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350章 到以身相许的地步了吗

第350章 到以身相许的地步了吗

 
    把车停好,田新桐带着一脸胜利的骄傲之色走到萧晋面前,轻蔑道:“屁大点儿的胆子,还敢拦姑奶奶的车,现在知道‘自取其辱’四个字怎么写了吗?”

    “又这么晚下班,吃饭了没有?”

    简简单单的一句问候,让田新桐所有的嚣张瞬间烟消云散,可爱的噘了噘嘴巴,说:“我们当警察的,本来就没有特别固定的上下班时间,姑……我早就习惯了。”

    “那快上去吧!”萧晋继续柔声道,“今晚是翠翠下厨,她还专门留了一条你最爱吃鱼。”

    田新桐一愣,眼中就闪过一丝失落,问:“你这是要走啊?”

    “是呀!等你半天也不回来,只好走喽!”萧晋瞎话张嘴就来。

    “等我?你找我有事?”

    “没事,就是想你了。”

    田新桐的心立刻就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起来,小脸也开始发烫,为避免被萧晋发现,连忙转身就走。“好听的还是留着说给瑶瑶听吧,姑奶奶不吃你这一套!”

    萧晋笑笑,喊了声:“桐桐。”

    “干嘛?”

    田新桐转过身,就见一个黄色的小东西飞了过来,忙伸手接住,发现是一个小巧精致的亮黄色瓷瓶,不由诧异道:“这是什么?”

    “那是我亲手调制的药膏,”萧晋一边打开车门一边说道,“能驻颜美白祛疤,每天都坚持抹的话,能让你十年后还和现在一模一样。”

    “这么神奇?”田新桐不信,“你是在吹牛吧?!”

    “信不信由你。”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发动了引擎。

    “哎!你等等,”田新桐又道,“这么一小瓶,肯定用不了十年吧!”

    萧晋差点儿一脑袋砸方向盘上,“姑娘,你当那是七娃的宝葫芦么?那么一小瓶,就是不用,十年的时间,光挥发也能挥发完啊!真不知道你这智商是怎么当上警察的,走后门了吧?”

    其实,田新桐刚刚只是心中不舍没话找话,问完了自己也发现很蠢,现在又被萧晋毫不留情面的取笑,登时就红了脸,恼羞成怒的冲过去。

    “姓萧的,你又找打是不是?给老娘下来!”

    萧晋哈哈一笑,一脚油门就扬长而去。

    等他的车尾灯消失在停车场拐角,小女警脸上的怒容就变成了笑意,低头看着掌心的瓷瓶,忽然觉得明黄色非常的漂亮,自己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在外面跑了一天,萧晋也累了,离开揽山公寓后没再去别的地方浪,而是直接回了东瞰华庭的别墅。

    好好冲了个澡,他刚打算休息,门铃却响了。

    来的是苏巧沁,手里还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是几样点心和一个玻璃瓶子,瓶子里装着略微有些浑浊的浅黄色液体。

    女人未说话先脸红,将托盘放在茶几上,道:“萧先生,这是我做的一些家乡的点心,还有自酿的桂花酒,你尝尝。”

    萧晋诧异的拿起那瓶浅黄色液体,打开盖一闻,果然一股浓郁桂花香味就飘了出来,忍不住喝了一口,只觉酸甜醇厚,满口清香,不由笑着赞叹道:“没想到巧沁你不但人长得漂亮,手也这么巧,谁要是娶了你,那可算是有口福了。”

    苏巧沁的脸色更红,偷偷瞟了他一眼,又赶紧低下头:“哪有你说的那么好?这些都是小的时候我外婆教我的,记得当时没少被她骂呢!”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又接着道:“要是萧先生你真的喜欢,我……我以后可以经常为你做。”

    萧晋闻言眼中光芒一闪,嘴角就勾了起来,示意沙发道:“坐下说吧!正好我也有点事想跟你谈。”

    苏巧沁在沙发一角坐下,问:“萧先生要跟我谈什么?”

    “咱们不是说好了都直呼对方名字的吗?你怎么又开始叫我萧先生了?”

    苏巧沁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我总觉得,直接喊你萧晋听上去很不尊敬的样子。”

    萧晋哑然失笑:“我又不是什么老学究,你没事儿那么尊敬我干嘛?”

    “你救过我两次,还帮我治病,在我心里就是我的大恩人,怎么可以不尊敬?”苏巧沁说的非常认真。

    “大恩人?有多恩?”萧晋下意识的就调戏道,“到以身相许的地步了吗?”

    苏巧沁又红了脸,低头不吭声了。

    “那看来是还没到,我需要继续努力啊!”

    又玩笑一句,他也不等苏巧沁的反应,话风一转,就问:“巧沁,看你平时那么努力的样子,令尊留下的这家公司,对你来说一定很重要吧?!”

    苏巧沁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愣了愣,表情就黯淡了下去,沉默片刻,说:“其实,母亲去世之后不久,我爸就把我送到了外婆家,直到外公和外婆都去世才把我接回来,而那个时候,我都已经大二了。”

    说到这里,她凄然一笑,指着自己拿来的桂花酒问萧晋道:“我可以喝一点吗?”

    “当然可以,这本来就是你酿的嘛!”萧晋忙拿来两个杯子,为她和自己各倒了半杯。

    “谢谢!”苏巧沁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动作很豪迈,反正萧晋是知道了为啥她那么容易喝醉了。

    “在那十几年里,他除了给我寄钱之外,从来都没有管过我,也没有去看过我,虽然后来再见之后,我能感觉到他已经不恨我了,可毕竟我们分开了十几年,彼此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亲情可言,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尴尬。”

    又喝一大口酒,她接着说道:“后来,我干脆放假都出去打工,有两年甚至过年都没有回来,再之后,我研究生毕业,他让我去他的公司工作,我进了设计部,却从来都没有参与过一次设计,反倒常常被他带着出差、开会……”

    说着,她又想喝酒,发现杯子空了,索性自己拿过酒瓶满满的倒上,喝过之后才红着眼眶继续道:“我知道他那样是在培养我,是想弥补对我的亏欠,可是……那个时候的我不懂事,我就是恨他,故意不听他的,还经常气他。

    有时候,他会被我气的在办公室里砸东西,却从来都没跟我瞪过眼。当时我的心里还非常的快意,只觉得是他欠我的,活该!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昏倒了,我才知道,他……他得了癌症,而且还是晚期……”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