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342章 一厢情愿
    贾雨娇不是那种什么事儿都憋在心里、只会幽幽怨怨的小女人,见萧晋跟自己说话阴阳怪气的,登时就怒了,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对陈康安说声“失陪一下”,就拽着滋儿哇乱叫的萧晋推开书柜暗门去了里屋。

    陈康安看的目瞪口呆,心中迅速得出一个结论:萧晋与贾雨娇之间关系的亲密程度,超乎想象。

    董初瑶也就罢了,毕竟年轻,有救命之恩的加持在,喜欢上萧晋还算合理,可贾雨娇就不应该了呀!传说中**实则守身如玉的黑寡妇,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栽在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手里?

    那个姓萧的到底是何方神圣?作为一个外来者,他凭什么能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就混的风生水起?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从脑海里跳出来,陈康安百思不得其解,目光一瞥,看见像根木桩子一样站在对面沙发后的贺兰鲛,就眯了眯眼,和声开口问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贺兰鲛转眼看向他,回答:“贺兰鲛。”

    鲛的目光很冷,但不是冷酷的冷,而是毫无人气儿的那种冷,被他看着,陈康安就觉得像是正在被一个死人盯着似的,头皮一阵发麻。

    “贺兰鲛?”陈康安强自保持着镇定说,“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听上去很有气势。”

    贺兰鲛不会谦虚,更不会道谢,所以陈康安的客套话没有得到一丁点的反馈。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贺兰鲛的表情,觉得他不像是会跟人闲聊的那种人,稍一迟疑,就直接问道:“我身边的那些事情,都是你做的?”

    贺兰鲛点头:“是我。”

    “很精彩!”陈康安由衷的夸赞道,“每一次都刚好发生在我的身边,既给予我心理上最大的冲击,又让我安然无恙,无论执行力还是身手,都堪称精妙,如果我没想错的话,这应该比直接杀了我要难上许多。”

    贺兰鲛一点都不客气:“是的。”

    陈康安脸皮抽搐了一下,赶紧呵呵笑了笑,说:“这倒也是一次令人难忘的经历。诶对了,上次我在山里见到萧先生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人,贺兰先生为他工作多久了?”

    贺兰鲛想了想,回答道:“不到半个月。”

    陈康安眼睛一亮,当机立断道:“那不知道贺兰先生介不介意透露一下您的薪资酬劳呢?”

    贺兰鲛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说:“具体的我不知道,但老板目前交给我随意支配的钱有五十万。”

    陈康安闻言的第一反应是吃惊,接着心下就有些了然:怪不得我拿五十万出来,萧晋会生那么大的气,感情他的手下就是这种价码,换了我我也会不爽。不过,他出手如此大气,是本性就视钱财如粪土?还是家世背景深厚到不可估量呢?

    “贺兰先生称呼萧先生为老板,是因为萧先生是生意人?不知他的产业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贺兰鲛依然面无表情的说,“我叫他老板,是因为他不让我叫主人。”

    陈康安心里一咯噔,就感觉后背有冷汗渗了出来。

    他家里资产几十亿,虽然在真正有钱人的圈子里属于中下等阶层,但也算豪富了,可即便是这样,他陈家也没资格拥有一个甘愿为奴的下人。

    在这个世界上,金钱几乎可以买到任何东西,包括亲情、爱情和友情在内,唯一无法买到的,就是心甘情愿。

    女人为了爱情,或许会甘愿成为一个男人的奴隶,但男人与男人之间的臣服和统治,却需要极大的人格魅力,以及无法言说的气质底蕴,而后者,则只能来自家族的教育。

    贺兰鲛的身手具体如何,陈康安不知道,但他通过昨晚到今天中午那十几个小时的亲身经历,也能猜出一个模糊的大概。

    萧晋何德何能,可以得到这样一位高手的跟随和效忠?

    救命恩人都能说害就害,足以说明陈康安天性凉薄,根本就不懂什么叫“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所以,他只能一厢情愿的想到一种答案,就是萧晋来自一个至少富贵过了三代、已经形成了一定底蕴的豪门大家。

    在他看来,只有这种身份地位的人,才有资格驱使精英高手如同走狗一般。

    这么一想,邓睿明跟萧晋比起来,简直连个屁都不算啊!

    陈康安下意识的望向办公桌后的大书柜,平日里沉稳睿智的眼睛里光芒闪烁,似乎正在权衡着什么。

    “臭小子,你到底想要怎样?”

    一进屋,贾雨娇就咆哮起来,让萧晋很有种恶人先告状的感觉,转过身刚要再讽刺几句,却愣住了,因为他发现,女人的眼眶有点泛红。

    “我知道这次的事情我做的很不地道,很对不起你!”贾雨娇愤怒中带着委屈的说,“你心里有气,想找我撒,那就尽管来撒,我贾雨娇虽然是个女人,但也知道挨打要立正的道理!可你什么意思?阴阳怪气,指桑骂槐,像个娘们儿似的,你还是个男人吗?”

    萧晋被骂的有点懵,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苦笑着摇摇头,说:“雨娇姐,知道自己对不起人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你是我长这么大见着的头一个。”

    “老娘就是这样!”贾雨娇霸气道,“我做错了事情,你要罚就罚,但老娘绝不会认!”

    萧晋嘴角邪邪一翘,问:“怎么罚你都可以么?”

    贾雨娇一看他那坏坏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没想好事儿,有心拒绝,可不知怎的,张开口却说:“当然你不能太过分,毕竟老娘又没害你,只是没帮你而已。”

    “放心,我有分寸。”

    说着,萧晋摩挲着下巴上的胡茬,眼珠子像扫描仪似的,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的仔细看了贾雨娇一遍,然后问:“你今天穿的是丝袜?还是裤袜?”

    贾雨娇被他看得心虚,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戒备道:“是丝袜,你、你想干嘛?”

    “既然是丝袜,那就好办了。”萧晋打了个响指,转身在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笑望着贾雨娇道:“我对你的惩罚就是:站在我的面前,当着我的面,把你身上现在穿着的胖次给我。”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