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325章 今晚还走吗
    这是在辛冰的家里,她自然不用穿什么正装,一身简单的白色纯棉家居服,轻薄透气,美观大方,看上去特别的温婉,但是,一口水喷上去,轻薄就变成了贴身,透气就成了透明,唯一不变的,是依然很美,也很大。

    可以清晰的看见,她今天穿的是一件明黄色的内衣,没有什么花哨的蕾丝或者刺绣,只是简单的罩杯包裹着两枚肉光致致的大球。

    “哎呀!对不住对不住!”萧晋歉意的说着,手忙脚乱的就扯了纸巾伸手去擦。

    辛冰可不是那种一遇事儿就会六神无主的弱女子,只是微微羞涩片刻,就发现了萧晋眼底的神色不对,一道凌厉的目光过去,便让他伸到胸前三公分处的手再也落不下去。

    “呵呵,”萧晋讪讪干笑一声,“要不……你自己来?”

    辛冰意味深长的瞥他一眼,没有接纸巾,而是起身就走向了卧室。

    萧晋靠在沙发背上,点燃一支烟,心想这个女人果然不是那么容易被攻略的,不过还好,能让她愿意下厨学做饭,算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开局,刚才的灵机一动还是有点太操之过急了。

    是的,刚刚他是故意把水喷在人家身上的,除了想吃豆腐之外,主要的目的就是想看看辛冰对自己的好感度到了什么位置。

    结果很明显,好感有,但还远没到可以让他为所欲为的地步。

    过了一会儿,卧室门打开了一条缝,辛冰探出头来,脸上带着微醺一般的酡红,咬着嘴唇问:“你今晚……还走吗?”

    萧晋一呆,心说这是要唱哪出儿?难不成小爷儿喷口水都有春药的功效?貌似……这套房子里好像就只有两间卧室啊!

    强抑住兴奋和惊喜,他波澜不惊的问:“如果不走的话,我睡哪儿?”

    辛冰伸出手指了指他屁股下的沙发。

    “那还是算了吧!”萧晋故作矜持道,“我不习惯睡没有女人的沙发。”

    “是嘛!”辛冰表情一变,什么微醺和羞涩都瞬间消失,淡淡的说,“厨房有两袋垃圾,麻烦你走的时候捎上,谢谢!另外,很晚了,我就不送你了,晚安!”

    说完,辛冰就缩回了卧室,还“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萧晋呆愣了好半天,才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这娘们儿报复起来也是够干脆的,看来,好感度还得再往下调一点点才行。

    下楼,丢掉垃圾,开车驶出大厦停车场的时候,他探头往上看了一眼,有一层的落地窗前好像站了一个人,只是距离太高,又没仔细数,所以他不知道那是不是二十八楼,更看不清那是不是辛冰。

    回到东瞰华庭的小楼时,手表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一点,他把车停好,瞅瞅旁边不远处的二十三号别墅,一片漆黑,不过苏巧沁的a4就停在外面。

    还好,那娘们儿还算听话,没有再大晚上的出去喝酒。

    说到喝酒,龙朔的富二代们最喜欢去一家名叫“曲幽”的会所。曲径通幽,听上去很暧昧,实际上这里却不提供任何色情服务,只有最好的酒、最好的dj、最好的享受和最好的服务。

    不过,全龙朔、乃至省城的富二代都喜欢来的地方,美女当然不可能少,二者相辅相成,根本就不需要专门的养小姐来勾人,这也是这里创办者的聪明之处,像那些什么天上人间之类的地方,终究还是落了下乘,不入流。

    此时此刻,会所最豪华的包厢内,邓睿明正在发火。

    “去找!接着去找!哪怕是把龙朔掘地三尺,也得给老子把那个王八蛋找出来!”

    手下战战兢兢的退了出去,邓大少似乎还意犹未尽,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甩手就砸碎在墙上,吓得沙发上的几个漂亮姑娘都蜷缩起身子,瑟瑟发抖。

    陈康安眼中闪过一丝不耐和鄙夷,拿出一沓钱递给怀里的女孩儿,然后就让她带着其他几个姑娘离开了包厢。

    “那姓萧的出来就出来了,反正咱们这次的目的本来就不是要把他丢进监狱里去,邓少你何必发这么大的火呢?”他拿出一个新的杯子重新为邓睿明倒上酒,口中劝道。

    “老子管他姓萧的死不死,老子怒的是耗子竟敢背叛我!”邓睿明指着自己的脸,瞪眼道,“这就是在打我的脸,你懂吗?老子的脸被人打的啪啪响,你让老子怎么不发火?”

    陈康安眼底的鄙夷之色更浓了。萧晋能在一天之内就策反了耗子,釜底抽薪之计使的简直堪称精妙,而且,他现在肯定也已经知道幕后的指使人就是你我,你居然还有心情纠结自己的面子,妈蛋的,你老爹要不是龙朔的一市之长,老子第一个弄死你!

    “耗子从小就跟半瞎眼的奶奶相依为命,”陈康安心里狠狠骂着,口中却淡淡说道,“我听说他非常的孝顺,萧晋肯定是让人控制了他的奶奶,才逼他临场翻供,背叛你的。”

    邓睿明一呆,随即就坐回沙发上,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道:“你他娘的这会儿说这些有个屁用?早干嘛去了,马后炮谁不会?”

    陈康安眼角抽搐一下,微低了下头,说:“这次是我的疏忽,错都在我,邓少你消消气,当务之急,咱们还是先商量下接下来该怎么对付萧晋吧!”

    邓睿明又瞪起了眼:“难道耗子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他敢背叛邓少您,就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才行,这件事您交给我去做,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

    除此之外,邓睿明也没有别的办法,闻言又骂骂咧咧了几句,就道:“根据市局传来的消息,那个萧晋似乎跟田新桐的关系匪浅,另外我还见过夏愔愔坐他的车,再加上董初瑶那个贱人,省厅的田厅长、夏凝海、董家,从这三方来看,那姓萧的背景似乎确实不浅!”

    陈康安沉思片刻,道:“看上去确实是这样,可有一点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他如果真的很有背景的话,为什么不选择更轻松的解决方式,而是费劲去策反耗子呢?”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