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316章 欠调教
    相比起张副处长的复杂心情,严建明此时的情绪就比较单一了,那就是惊喜,比听到升职加薪还要惊喜。

    奇迹发生了,郝景龙竟然真的翻供了,两天前来报警时的言之凿凿,变成了此时的睁眼瞎。萧晋就在玻璃的另一边笑的肆意张狂,郝景龙却选择性的失了明。

    此时此刻,严建明恨不得抱住郝景龙的脑袋重重亲上几口,他不在乎郝景龙翻了供会迎来怎样悲惨的结果,他只知道,萧晋没事,他就没事,反正行凶者还没找到,大领导们要求的公平公正还不简单么?

    看着表情愁苦中还夹杂着几分恐惧和忐忑的耗子,严建明深吸口气,最后一次郑重的确定道:“郝景龙先生,请你再仔细的辨认一下,并明确的告诉我,这里面真的没有打伤你的那个萧晋吗?”

    郝景龙转头又看了一眼玻璃那边的三号,暗叹口气,摇头说:“没有,这里面没有我说的那个萧晋。”

    “很好!”严建明大喝一声,就伸手摁下墙上的通话器按钮,对玻璃里面说:“你们可以离开了,谢谢!”

    六个人陆续走出指认室,外面有个女警示意他们把手里的牌子放进墙边的一个箱子里,萧晋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的三号,对女警说:“我能留下这个吗?”

    女警秀眉微微一蹙:“你留这个干嘛?”

    萧晋微微一笑,说:“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觉得新鲜,想留着它当做纪念。”

    虽然那只是一块塑料牌子,可毕竟也属于公家财产,那女警自然不会让他随便拿走,刚要开口拒绝,就一旁的男同事插嘴说:“可以,你可以带走它。”

    “谢谢。”点点头,萧晋就出去了。

    那女警觉得奇怪,就问同事道:“你干嘛让他拿走啊?一共就十个数,他拿走一个‘三’就凑不齐了,回头被领导发现了怎么办?”

    “不就是几块破塑料牌子嘛!”男警不以为意道,“又不值什么钱,回头你去后勤再拿一套就好啦!”

    “我当然知道它不值钱。”女警不满地说,“我问的是你为什么要平白无故的答应他、让他拿走?话说,那人是谁啊?”

    这女警是刚刚才调到刑警队做文职的大学生,长得倒也有几分姿色,在荷尔蒙旺盛的刑警队楼层,向来都是最受大家照顾和呵护的那个,男警还没女朋友,自然不敢惹她不开心。

    于是,他神神秘秘的看了看门口的方向,然后就凑近了低声道:“那人是谁,我不知道,但是我亲眼看见,他把半杯水连带着杯子一起砸到张副处长的脸上,而张副处长却连个屁都没放。”

    女警的眼睛蓦然睁大,把手抬到自己的鼻梁位置比了比,然后又双手拇指食指做眼镜状,不可思议的问:“就那……个张副处长?”

    没有被指认成行凶者,萧晋自然也就没了协助调查的义务,在严建明的连连抱歉声中走出市局大楼时,他回头看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觉得大楼楼门上的灯光暗了许多,国徽的样子都快看不清了。

    “姓萧的,你到底是怎么让那个耗子变成睁眼瞎的啊?”来到停车的地方,田新桐终于忍不住好奇问道。

    她是开车来的,而且董初瑶也在,她不能上萧晋的车,也不能非赖上去当个电灯泡,所以只能在这个时候问。

    “很简单啊!”萧晋笑着说,“我让人找到他,对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又给了他一点赔偿,然后他就被我的诚意给打动啦!”

    “打动你妹!”田新桐下意识的就想踹这贱货一脚,可看看旁边的董初瑶,只能瞪他一眼,说:“估计是晓之以威逼,动之以拳头吧?!”

    萧晋哈哈一笑,冲她挤挤眼,道:“这可是你说的,别人问起来我可不承认。”

    田新桐一怔,随即就明白过来,自己可能猜对了:萧晋真的是威胁了那个小混混。

    这时,萧晋已经开门上车,小女警咬了咬下唇,忽然伸手就拉住了要关上的车门,看着他的眼睛问:“你对那个郝景龙做了什么?”

    “这个很重要么?”萧晋无所谓的问。

    “很重要!”田新桐说,“萧晋,这一次是因为邓睿明要害你,事情比较复杂,我才会想要帮你的,所以,希望你能明白,我不喜欢看到你肆意的践踏法律。”

    见女孩儿说的郑重,萧晋就有些发愁,挠挠头皮,他问:“我不犯法,但拿犯法这事儿来吓唬人,行不行?”

    “啥意思?”

    “就比如,你总拿要把我打成猪头来要挟我就范、却不会真的把我打成猪头一样。”

    田新桐脸一红,就噘起嘴凶巴巴道:“谁说我不会真打你了?我……我那是在给你攒着呢!一旦哪天你把本姑奶奶给气急了,姑奶奶一定会把你打成猪头的。”

    “喂喂,田大警官,身为警务人员,知法犯法,这难道不算肆意践踏法律么?”

    “你……”跟萧晋斗嘴,田新桐就没赢过,每一次都会被气的想咬人,但今天有董初瑶在,她实在不好真对萧晋做什么,只好忍住火气,怒瞪他一眼,转身就走向了自己的高尔夫。

    “姓萧的,你最好给我老实点,要是哪天让我知道你严重犯了法,我一定会亲手抓捕你的!”

    “嗬!这个田小妞儿,还是欠调教啊!”

    苦笑着摇摇头,萧晋关上车门,扭头就看见董初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副驾驶,美丽的大眼睛里正嗖嗖的往外飞刀子。

    “呃……你、你不是在跟李战说话吗?啥时候上来的,怎么一定动静都没有?”萧晋干笑着问。

    “我要是有动静,还怎么听到你的心理话啊?”董初瑶似笑非笑道,“亲爱的狗蛋哥,你想怎么调教桐桐?跟人家说说呗,人家特别的好奇呢!”

    萧晋脑门上已经开始冒汗,强自镇定道:“你没听到她刚才说要亲手抓我嘛,这哪儿是身为好友该说的话?我……哦不,是咱们必须得让她明白:大义灭亲是一种丧尽天良的变态错误思想,亲亲相隐才是我华夏数千年文化的传统美德。”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