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303章 我要你亲我
    这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就是不符合常理的事情,因为人生经验或者逻辑对它都没有丝毫的作用,碰上了只能麻爪,起码当时很难迅速想出应对的办法。

    这就是萧晋总喜欢不按规则出牌的原因,在敌方的措手不及之中,他才能获得更大的利益。

    然而,他再怎么喜欢跳出规则,那也只是偶然为之,平日里勉强还是可以称之为一个正常人的,可梁二丫却不是这样,这丫头压根儿就没有正常的时候,换句话说,不正常才是她的正常。

    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关键是年龄太小了,萧晋还不能用变态来应对她的不正常,所以每次跟这丫头相处,他都会头疼,甚至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发憷。

    “那个……二丫啊!”在女孩儿面前蹲下身,他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正常一些,“那是大人才能玩的游戏,你现在还不能玩。”

    “我见过你跟小月玩。”

    发愁的萧晋忽然眼前一亮,笑道:“那是因为我是小月的爹啊!小孩子只能跟自己的父母玩,要是你也认我当爹的话,就能跟我玩儿了。”

    梁二丫显然不是这么好糊弄的,闻言想了想,就问:“小月长大了还能跟你玩儿吗?”

    “呃……”萧晋满头大汗,“不能,绝对不能!”

    “那我不要。”

    嘶!这丫头什么意思啊?难不成她还没打消那个荒唐的念头?

    萧晋觉得牙有点疼,无奈,只好摆出老师的架子,板起脸道:“人家别的孩子都乖乖的在做操,你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总不听老师的话、不参加大家的集体活动呢?”

    梁二丫似乎一点都不害怕他发脾气,面无表情的瞅了他片刻,扭头就朝做操的孩子们走去,嘴里还淡淡的说着:“刚才小月没看见你跟陆老师玩的游戏,我去跟她说一……”

    萧晋吓得慌忙把小丫头给拉回来抱在怀里,愁眉苦脸的哀求道:“小祖宗,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啊?”

    “我要你像亲陆老师那样亲我。”梁二丫说。

    “不行!”萧晋一脸严肃的拒绝道,“老师不能对你那么做。”

    “那我去找小月玩。”梁二丫作势又要走,还有意无意的加码道,“或许沛芹姨和玉香姨也想知道。”

    萧晋欲哭无泪:“梁二丫,你……等等,玉香姨?为什么要告诉玉香姨?”

    梁二丫冷冷的看着他说:“玉香姨的身上有你的味道,和沛芹姨身上的一样。”

    萧晋傻了眼,揪揪小丫头的脸皮,又拽拽耳朵,心说都是真的,这丫头也不是妖怪呀!怎么总有这种奇奇怪怪的能力?凭味道就能闻出我跟哪个女人有一腿,这也太变态了吧?!

    实在难以置信,于是他又试探着问:“呃……那你就没有从你云苓姐和陆老师身上闻到我的味道吗?”

    “有,”梁二丫点点头,又道:“但和沛芹姨、玉香姨她们身上的不一样。”

    萧晋无话可说,小丫头就是这么神奇,他除了捏着鼻子认栽,还能咋样?总不能为这点儿破事儿就杀人灭口吧!

    “二丫乖,咱换个要求好不好?”硬的不行,那就只能继续来软的,他温声软语的商量道,“你看,下午老师就会去城里,回来的时候给你带几件漂亮的新衣服,怎么样?”

    “我去找小月……”

    “那你说,只要不让老师亲你,不管你想要什么,老师都答应。”

    梁二丫微微低垂下眼皮,说:“你亲过我的。”

    “老师错了!”萧晋赶紧道,“那个时候老师是激动的昏了头,只觉得你是个小孩子,所以就没有想那么多,老师向你道歉,你千万不要在意。”

    梁二丫忽然用力挣开他抱着自己的手臂,深深看他一眼,转身就走。

    这次她去的方向是教室,所以萧晋没有再拦她,而且,他也有点不敢拦,因为小丫头刚刚那最后一眼虽然还是没什么情绪,可他偏偏就感觉里面充满了一个孩子绝对不该有的幽怨。

    难道……这丫头不正常,所以也不能把她的年龄当成真实的心理年龄?可是,就算她再早熟,也只才在这世上活了十二年啊!在旁人的眼里,她就是个孩子嘛!

    头疼的捏捏鼻梁,他也只能长叹一声,摇摇头颓然的离开了祠堂。

    教室里,陆熙柔站在窗前,看看萧晋的背影,再转头瞅瞅像个木雕娃娃一样坐在最后一排的梁二丫,表情惊讶了片刻,眼中就开始闪现恶作剧般的光芒。

    走到小丫头的面前坐下,她笑眯眯的问:“二丫,你……是不是喜欢你们萧老师啊?”

    梁二丫眼睛眯了一下,薄唇微启:“这跟你无关。”

    虽然陆熙柔知道梁二丫的性格,但正儿八经谈话这还是头一次,所以被噎得够呛,眉毛高高挑了一会儿才微笑说:“确实跟我无关,但我现在怎么着也算是你的老师,学生有困难,身为师长,理应无条件帮助一下的嘛!”

    梁二丫淡淡的看着她,眼睛里没有一点感情,却看得她一阵心虚,下意识的就移开了视线。

    “我还是个孩子,年龄不够,你能怎么帮我?”

    “让你现在就跟他在一起,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陆熙柔嘴角邪邪一翘,说,“要只是让他不再这么排斥你,就没那么困难了。”

    离开祠堂,萧晋先去郑云苓家拿了三个小瓷瓶,然后回到村后院子分别刷上了青色、黄色和粉色三种颜色,在太阳下稍稍晾干之后,就都装上了最顶级的“玉颜金肌霜”。

    拿着瓷瓶回到家时,周沛芹正在扫地,萧晋看她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就知道她还在担心,不过是在利用干家务来掩饰罢了。

    把瓷瓶装进包里,又收拾了两件换洗衣物,萧晋才牵着小寡妇的手坐到床边,指着自己的背包问她:“你觉得这像是要去坐监狱的人该拿的东西吗?”

    周沛芹把身子轻轻的依偎进他的怀里,眼眶微红地说:“我知道,可……可我这心里就是安静不下来,他们毕竟是警察,要是欺负你、让你吃苦头,怎么办?”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