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299章 你心虚了
    有人觉得,男女交往,要坦诚相待,如果亲密无间的人之间也需要耗费心机的话,那活的就太累了。

    对此,萧晋只有一句话:会这么想的人,活该当单身狗。

    生活本就是一场艰苦的修行,从来就没有轻松可言,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不管是亲情、爱情还是友情,心思和心机都必不可少。

    因为,“关系”是需要经营的,亲人之间需要时不时的走动来避免因距离而产生的疏远;友人之间需要共同的话题和偶尔的聚会来达成精神上的共识;而恋人之间,则需要不断的浪漫和爱意来维持对彼此的新鲜感。

    这些都是要花费心思和心机的。

    在萧晋看来,只要初衷不是欺骗和伤害,对待女人,甚至比对待敌人更需要无所不用其极。

    这就是他给辛冰打电话却不直接说正事儿,而是先把话题扯到贾雨娇身上的原因。

    说一千道一万,他与辛冰相识相知的时间还是太短,必须时不时的搞点事情来巩固一下。

    把自己遇到的麻烦简单说了一遍,他接着道:“这件事有市局领导的关注,来抓我的人肯定不会浪费时间,应该会带着我连夜赶回龙朔,所以,你最迟也要在明天天亮之前查清楚那个耗子的一切资料,拜托你了,冰冰。”

    “你说的,我们之间不需要人情,”辛冰道,“干嘛还跟我这么客气?”

    萧晋呵呵一笑:“是我不对,你快去做事吧!我会让我的人联系你,查完了之后,剩下的事情都交给他就好。”

    “为什么不让我直接帮你解决?”

    “不行!你马上就要成为一家知名企业的管理者了,必须是干净的。再说了,我虽然惹了点麻烦,但还没有惨到需要女人来替我办脏事儿的地步。”

    辛冰沉吟片刻,说:“好吧!我听你的。有什么事情记得及时通知我,你的手里还攥着我的未来,我……我不允许你出任何事情!”

    “明白!”

    挂断电话,萧晋马上又给贺兰鲛打了一个,然后看看手表,就快步走向了郑云苓家。

    这个时间点,几乎家家都在做早饭,袅袅炊烟在村庄的上空徘徊,不一会儿就消融在阳光之下。这一幕很美,萧晋很想看一辈子,所以,任何企图阻挠他的人,都将迎来他最惨烈的报复和打击。

    郑云苓也在厨房里做饭,院子里只有柳白竹在刷牙,看到他跨进门槛直奔陆熙柔所住的厢房,立刻就放下牙缸,抹抹嘴冲过去挡在了门前。

    “小姐还没有起床。”

    “那又怎么样?”萧晋笑道,“光身子都天天看,没起床怕啥?”

    柳白竹抿了抿唇,说:“小姐昨晚几乎一夜没有休息,天快亮时才合上眼,我不会让你这个时候去打扰她的。”

    萧晋一怔,就叹了口气,说:“那麻烦你等她醒了跟她说一声,我临时有点急事要离开,什么时候回来还不能确定,麻烦她替我代一下课。另外,治她病的药方我会交给云苓,你记得督促她每天早晚各喝一副。”

    “药方?”柳白竹眼睛猛然一亮,“小姐可以只喝药,不需要针灸和拔罐治疗了?”

    萧晋知道这个充气娃娃一样的姑娘如此激动是因为什么,点点头,说:“是的,只要带够药方中最重要的那味药材,你们随时都可以离开。”

    “咣当”一声,柳白竹身后的房门忽然被拉开了,陆熙柔眼睛肿的像金鱼一样,恨恨的看着萧晋问:“你就那么希望我走吗?”

    “怎么会?”萧晋笑道,“我巴不得你一辈子都留在这里呢!”

    “留在这里干嘛?”

    “替我教孩子们上课啊!”

    “你去死吧!”

    房门又“咣当”一声关上,萧晋耸耸肩,转身走到已经听到动静从厨房里走出来的郑云苓面前,递给了她一把钥匙。

    “这是配药室里我那个抽屉的钥匙,里面有我昨天晚上整理出来的记录,你有兴趣的话可以继续,但不许你学我以身试药,知道吗?要听话,没我在身边看着,会很危险的。”

    郑云苓从他的语气中感觉出了不对劲,掏出手机担忧的输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什么,”萧晋微笑说,“就是城里有点麻烦需要我过去处理一下,因为现在还无法确定回来的时间,所以才把钥匙给你的。别瞎想,我不是在交代后事。”

    郑云苓蹙了蹙眉,写道:别总说不吉利的话。

    “嗯嗯,以后不说了。”捏捏小哑巴挺翘的鼻尖,萧晋笑道,“好了,你继续忙吧!我待会儿还得去给孩子们上课,现在回家收拾一下,就不在你这里吃饭了。”

    说完,他转身离开,路过陆熙柔的厢房时,那房门忽然又打开了,女孩儿瞪他一眼,说:“你给我滚进来!”

    萧晋冲柳白竹摊了摊手,好像在说:这可是你家小姐让我进去的。

    估计柳白竹觉得他很无聊,直接就走到压水井旁继续刷牙,半点反应都没有。

    “把门关上!”

    刚跨进门槛,就听陆熙柔又生硬的命令道,萧晋撇撇嘴,回身乖乖的关上了房门。

    “陆大小姐,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陆熙柔深深的看着他的眼睛,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

    “你少拿忽悠云苓姐的那套来忽悠我!”陆熙柔不客气的打断道,“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你对白竹姐不可能那么客气。”

    萧晋挑了挑眉,笑问:“姑娘,说话这么笃定,你是觉得自己已经很了解我了吗?”

    陆熙柔冷笑:“不直接讽刺我,而是反问,这更加让我确定了我的猜测。萧晋,你心虚了!”

    萧晋扯了扯嘴角,忽然摇头叹息一声,说:“看破不说破,女孩子家家的,言辞太犀利的话,会把男人吓跑的。”

    “少废话!告诉我,你是不是遇到了麻烦?”

    “是。”

    “什么麻烦?”

    “有人告我伤人,抓我的警察中午就会到,不出意外的话,幕后主使是一个叫邓睿明的家伙。”

    “邓睿明?”陆熙柔一呆,随即就惊讶道,“邓兴安邓市长的儿子、邓睿明?”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