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292章 最美丽纯洁的存在

第292章 最美丽纯洁的存在

 
    “云苓,记录一下:我现在腹痛已经有些减轻,心跳速度在降低,血压也有快要平稳的迹象,只是气血还有点紊乱,证明‘寒泉甘露’确实有排毒之功效,但仅仅是‘排’,而非‘解’,只能作为养生保健和药引配伍来用。”

    郑云苓快速的在手机上面打着字,一弄完立刻就站起身,将旁边的一大碗汤药灌进萧晋的嘴里。

    喝完了苦涩无比的汤药,萧晋虚脱般的向后仰倒在躺椅上,看着头顶的房梁苦笑道:“我现在真的有点佩服华夏中医的先贤们了,当年的他们更不会有什么科学仪器来做实验,只能以身试药,神农尝百草的典故,说的就是他们所有人啊!”

    眼前多了个手机屏幕,上面写着:别说话了,好好休息一下,短短四个小时里,你已经试过了三种剧毒,对身体的伤害太大了。

    萧晋转过头,看看一脸担忧的小哑巴,安慰道:“我没事,不信你给我把把脉。

    寒泉甘露虽然不能直接当解毒剂来使,但它对人体的保护和调节功效是非常强大,长期饮用的话,百病不侵、延年益寿是百分百可以确定的,我现在都怀疑,二丫的身体很可能已经可以无视任何剧毒了。”

    郑云苓摇摇头,打字道:不管怎样,那些终究都是毒,小心点总没错。

    “好好好,听你的,”萧晋笑道,“我好好休息,接下来,就麻烦郑大神医把咱们一下午的成果给整理一下吧!”

    郑云苓抿唇一笑,伸出手像奖励听话的孩子一样拍了拍他的脑袋。

    萧晋被拍愣了,怔怔望着对照手机记录开始专心写字的小哑巴,心里本能的涌出某种渴望,却又被他给强行压了下去。

    经历过失语、丧母、丧父、丧夫这些人生惨剧,郑云苓还能保持一颗热爱一切的赤子之心,简直完美的犹如奇迹一般,自己又算是什么东西,凭什么对人家有非分之想?

    萧晋,你配不上人家的。

    心里叹息一声,他闭上了眼,可过了一会儿又睁开,忍不住开口唤道:“那个……云苓?”

    郑云苓转过脸来,用疑问的目光看他。

    萧晋迟疑了片刻,问:“能跟我讲讲你的未婚夫吗?他能让你如此的念念不忘,并为他守节,一定是个非常优秀的人吧?!”

    郑云苓闻言呆了呆,神色就慢慢黯淡了下去。萧晋仔细看了看,就觉得有点意外,因为小哑巴的脸上并没有悲伤,有的只是微微的自怜和苦涩。

    约莫半分钟后,郑云苓忽然摇了摇头,对他微微一笑,在手机上输入道:“你猜错了,他只是个很普通的农民,初中毕业,没文化也没什么能拿的出手的手艺,而且,我总共才只见过他三次面,一次是相亲,一次是他来我家,一次……就是定亲那天。

    我一点都不了解他,更谈不上爱,只是爹说他是个好人,而我又不想再拖累家里,才答应了这门亲事的。”

    萧晋看着手机屏幕惊讶极了,他怎么都没想到,郑云苓和她的未婚夫之间竟然会是这种情况,只见过三次面,那基本上还算是陌生人啊!

    虽然对死人有点不敬,但他还是忍不住的想:幸亏那家伙死了,要不然,郑云苓如今的生活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郑云苓把手机拿回去,继续输入道:“外面的人都说我是克夫的命,我爹气的一病不起,可还是有很多男人到我家里来,紧接着他们的父母亲戚也会跟来,拉走他们,再指着我家的大门骂我害人。

    我实在不堪其扰,这才把头发盘起来,让外人以为我要一辈子守节守寡,断了那些人的念想。”

    写到这里,小哑巴抬头看了萧晋一眼,嘴角自嘲一笑,就低头接着打字道:“现在知道了吧?!我为了能让自己摆脱麻烦,不惜利用死去的未婚夫,不但无情,而且卑鄙,根本就不是你所认为的那么好。”

    萧晋看后默然不语,他能够清晰的想象到那些贪恋郑云苓姿色的男人都有着怎样的嘴脸,更能想象得到那些不去教训自家子侄却来辱骂一对可怜父女的农妇们会是如何的恶心和丑陋。

    华夏的农村就是这样,他们淳朴和善良起来,会让你觉得世间的美好也不过如此;可一旦他们无知和愚昧起来,也会让你恨不得把他们当成人间的毒瘤。

    他们能有多善良,就会有多恶毒,二者看似矛盾,却是最真实的现状。

    深吸口气,萧晋伸臂握住郑云苓冰冷的小手,无比认真和真诚的看着她的双眸说:“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比你更加干净的姑娘,但我可以确定,你是我目前的人生所见过的人中,最美丽最纯洁的存在!

    你命运多舛,却不自艾不自怜;受尽欺辱,心中却从没有过怨恨。坚强、自信、善良、正直!

    为了自保利用一下未婚夫的名头怎么了?你没有伤害任何人,也没有影响到任何人,更没有对不起他!相反,在我看来,你这么做反倒维护了他的名声,让外人知道,他虽然死了,却比这世界上大多数的男人都值!

    更何况,如果这样就能被说成无情和卑鄙的话,那这世上的其他人就全都该死了,因为没人能在你的面前自认问心无愧!”

    郑云苓听完这番话的时候,已是泪流满面,过了一会儿更是放声大哭,仿佛要将这么多年憋在心里的委屈都一次性发泄出来一样。

    萧晋始料未及,手足无措的坐起身,刚犹豫着要不要给这姑娘一个安慰性质的拥抱,小哑巴就猛地把他给砸回到躺椅上——用她自己的身体砸的。

    萧晋有点儿麻爪,双臂支棱着,半天才慢慢放在郑云苓的肩头,怜惜的轻拍着,心里却忍不住的想:这是第二次了吧?!上一次抱她还是在龙朔,打雷下雨的那一晚。

    话说,这姑娘是不是对我也太放心了点儿?我虽然很少会自作多情,可总这么投怀送抱的话,难免也是会有那么一点点想法的呀!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