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289章 不如自杀
    梁小月立刻就挣扎起来,周沛芹还不想放开她,犹豫道:“萧晋你……”

    萧晋眉头一蹙,她就叹息一声,放开了女儿。

    梁小月爬到萧晋怀里就哇哇的大哭:“爹爹……我偷偷听云苓姨和娘说你喝了药……你为什么要喝药啊……是不是不想要小月了……”

    萧晋看了郑云苓和周沛芹一眼,抱起小丫头亲亲她哭花了的小脸,说:“我们家小月这么乖巧可爱,爹爹怎么可能不想要你?爹爹当时是在配药,口渴了不小心拿错了碗。

    爹爹也是个马虎的大笨蛋,小月可不要学爹爹哦!以后记住了,要进嘴里的东西,一定得仔细确认之后才可以。”

    梁小月猛点头,抽泣着说:“我以后再也不乱吃东西了。”

    “乖!”萧晋欣慰的将小丫头的脑袋放在心口,只觉得骄傲极了,什么事都能顺便教育孩子,自己简直就是个天生的好父亲。

    孩子会相信他拿错了碗,大人肯定是不会相信的,郑云苓噼里啪啦的在手机上打了一行字,然后就把屏幕杵到了他的眼前。

    上面写着:你到底在干什么?

    萧晋不好意思的讪讪一笑,说:“我正在验证一种解毒药,明明事先已经在老鼠身上试过的,没想到人体的适应时间比耗子长这么多,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

    后面的陆熙柔闻言,娇躯一震,脸色苍白,眼泪瞬间就夺眶而出,而郑云苓的表情却变得愤怒起来,又用手机打字道:你要验证解毒药,所以就给自己喝下那么多剧毒?

    “对啊!我手里又没有什么高精尖的科学仪器,只能用最笨的办法来进行人体实验啊!毕竟那是剧毒,总不能学那些岛国王八去外面随便抓人……”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打断了萧晋的话,也把他打懵了。

    只见郑云苓浑身发抖的望着他,美目中夹杂着怒火、疼惜和浓浓的失望。

    她没有再打字,可萧晋却看懂了她心中所想,微微一笑,目光一一看过床边的大小女人,真诚的歉意道:“对不起!我有些太急功近利、太自私了,忽略了你们的感受,对不起!”

    郑云苓流出泪来,又马上擦掉,转身出去端了碗药进来,扶着他喝了下去。

    喝完,他吧嗒一下嘴里的滋味儿,就腆着脸对小哑巴恭维道:“这祛毒药配的可比我高明多了,云苓你果然厉害!”

    郑云苓一巴掌把他的脑门拍回到枕头上。

    他哈哈一笑,将身上的梁小月抱到床里,然后又依次看了下屋里的女人,贱贱的说:“我怀里还有一个空位,谁来?”

    可以看得出来,除了柳白竹之外,无论周沛芹还是梁玉香、甚至陆熙柔都想,只不过她们都心有顾忌,却被贺兰艳敏给抢了先。

    “哥哥朋友,你是生病了吗?”贺兰艳敏瞪着因为太瘦而显得特别大的双眼,萌萌的问,“那要不要脱了衣服,让敏敏跟你玩扎针游戏?”

    “咳咳咳咳……”萧晋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那什么,是谁发现我晕倒的?”咳完,他决定无视贺兰艳敏,问众女道。

    “是、是我。”陆熙柔弱弱地开口说,“给孩子们上完课,我想着你说的实验,就去村后院子找你,发现你竟然昏倒在屋子里,还口吐白沫,差点没把我吓死,赶紧就让大山大哥他们把你抬到了云苓姐这里。”

    “这么说,”萧晋头疼道,“全村人都知道我喝药自杀了?”

    “那倒没有,因为你当时的样子跟癫痫比较像,所以村民们都说你得了羊角风。”

    萧晋欲哭无泪:“还特么不如喝药自杀呢!”

    因为他中毒太深,虽然现在已经解了,但身体的部分机能还处在麻痹状态,于是,郑云苓建议让他在这儿住上一晚。

    周沛芹对此自然没什么异议,在伺候萧晋吃过晚饭、再三确定他没有了大碍之后,就带着担忧的心情领着梁小月离开了。

    梁玉香有很多的话想说,更想像周沛芹那样抱着萧晋诉说关心和心痛,但她不敢,只能强忍着,用符合她身份的口气说:“萧老师,好好休息吧!以后长点心,可不能再这么吓人了。”

    萧晋自然能听出她的意思,温柔一笑,说:“放心,我就算是真要死,也一定会调理好玉香姐你的身体、让你能生出孩子后再死的。”

    “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又瞎说不吉利的话!”梁玉香忍住鼻子里的酸意,摆摆手转身道,“走了,赶紧好起来,我……我和村民们都还指望着你呢!”

    待她离开,郑云苓也牵着贺兰艳敏回房去喝她每天都要喝的药了,梁二丫这才走到床边,向往常一样把自己的小手放进萧晋的掌心,口气依然冷漠的说:“二丫可以帮你。”

    “嗯,谢谢你!”萧晋笑着握握小丫头的手,说,“不过,老师体内的毒素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明天一早就好,你不用担心。”

    梁二丫点点头,抽回手转身就走,干脆冷酷的令人发指,萧晋甚至都开始觉得自己刚刚从她眼中隐约看到的关心是幻觉。

    “白竹姐,你先回屋休息吧!我马上就来。”

    听了陆熙柔的话,柳白竹又看了萧晋一眼,就转身走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萧晋笑望着眼睛红红的女孩儿,说:“我以为我出了事,你就算不弹冠相庆,也会暗自窃喜,没想到竟然会为我掉泪,我是不是该礼貌性的受宠若惊一下?”

    “我没心思跟你开玩笑。”陆熙柔语气生硬的说。

    “那你专程留下来,想干什么?”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

    “你今天中毒,真的是因为以身试药?”

    “不然呢?你不会相信我是真的拿错碗了吧?!”

    陆熙柔咬着嘴唇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扭头就走:“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晚安!”

    萧晋一脸的莫名其妙,心说这姑娘留下来居然只是为了问一句废话,不会是脑子也有病吧?!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