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285章 东风与西风
    梁二丫的内息是毒素克星,正好对症陆熙柔和贺兰艳敏,有她在,就算不能完全的替代治疗,起码也可以让萧晋更加的轻松从容一些。

    比如,以后他再去城里,梁二丫就可以临时帮他为陆熙柔祛毒,就不用再带上那个姑娘爬山路,更不需要再每两天都得赶回来一趟了。

    另外还有,寒泉甘露是否真的有解毒的功效?必须抓紧时间验证了,如果结果是肯定的话,双管齐下,绝对能大大的加快陆熙柔和贺兰艳敏的痊愈速度。

    思维再延伸开来,寒泉甘露有养颜、延寿和排毒的功效,这在中医保健上可是大有所为。

    萧晋越想越激动,恨不得这就去村后的院子做实验,但他也知道,饭得一口一口的吃,生物科技公司还没有正式启动,前期的宣传最好只以化妆品和伤药为主,如果产品太多,很容易分散受众的注意力,影响宣传效果。

    长出口气,压下内心的躁动,他转过身,笑着对小哑巴说:“云苓,你真是我的福星,怎么办?我觉得我快要离不开你了。”

    郑云苓俏脸一红,低下头犹豫片刻,刚要鼓起勇气在手机上输入“我不会离开”这五个字,就听萧晋又道:“好了,天不早了,你快去休息吧!我去给熙柔治疗。”

    看着萧晋走向厢房的背影,小哑巴柔肠百结,却也只能一声叹息。

    进了厢房,陆熙柔果然已经钻进了被窝,盖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个脑袋在外面,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长发乌云一般披散在枕上。

    如果她脸上的表情再娇羞一些的话,就很像一位等待丈夫的新嫁娘了,只可惜,这姑娘的适应能力很强,或者说脸皮比较厚,被萧晋看光光那么多次,尽管还有些扭捏,却已经不像最初那么羞涩了。

    “怎么这么久?人家都快睡着了。”

    听听,这像是一个要被男人看光光的女孩子应该说的话吗?

    萧晋无语的撇撇嘴,在女孩儿的娇呼声中,一把掀开她的被子,然后才道:“想睡就睡,反正小爷儿也没心思把你怎么样。”

    陆熙柔一听这话就怒了,瞪眼道:“你什么意思?是嫌本姑娘的身体没有魅力吗?”

    萧晋淡淡一笑,一边将摆放治疗用具的炕桌搬过来,一边打击道:“胸脯没有二两肉,屁股撑死也就两三斤,除了皮肤白点,你还有啥?好意思提‘魅力’两个字么?”

    “你……”陆熙柔大怒,下意识的就要起身,忽然想起了什么,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就阴阳怪气的说:“是嘛!我才知道,原来我的身体在你的眼中如此不值一提,既然如此,当模特的事情就算了,也免得人家自取其辱。”

    “别啊!”萧晋立马就凑了过去,厚着脸皮嬉笑道,“跟你开个玩笑,咋就当真了呢?”

    陆熙柔得意的翻个白眼:“我的身材我清楚,胸脯确实没有二两重。”

    “瞎说!要我看,一个起码半斤。”

    “是嘛?那两个加一块儿岂不是快要比我的屁股大了?”

    “哪有?五分之一都不到。”

    陆熙柔再忍不住“扑哧”一笑,嗔道:“你这个家伙,脸皮之厚,天下无敌。”

    萧晋毫无骨气的跟着笑:“这么说,你是答应做我的模特了?”

    陆熙柔又端起了架子:“看本姑娘的心情吧!哪天心情好,说不定就答应了。”

    萧晋嘴角一勾,也不继续纠缠,拿起银针就开始为女孩儿治疗起来。因为,以他对女人的经验来看,陆熙柔说的话其实就等于是已经答应了。

    男人和女人相处,用《红楼梦》里的话说,无非不是东风压了西风,就是西风压了东风。

    当然,这不能蛮干,得有点小心思和小技巧,所以,别看萧晋总是在女人面前表现的毫无尊严,实则不过是欲擒故纵罢了。先委屈一些并不算什么,反正既能哄了女人开心,又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何乐而不为呢?

    也不知是真的对萧晋完全放了心,还是心情愉悦的缘故,当萧晋治疗完毕的时候,陆熙柔竟然也酣睡了过去。

    无语的摇摇头,他帮女孩儿盖好被子,走出厢房,对守在外面的柳白竹说:“熙柔已经睡了,你进去的时候动作轻点。”

    柳白竹一语不发的转身进屋,却发现陆熙柔眼睛睁的大大的,正望着房梁出神。

    她眉头一蹙,不明白萧晋为什么要撒这样的慌,刚打算出去问个清楚,就听陆熙柔轻声说道:“白竹姐,你别误会,我刚才是装睡,萧晋不知道。”

    柳白竹愣了愣,问:“为什么装睡?”

    “我不知道,”陆熙柔摇摇头,眼睛还是一眨不眨的看着房梁,“我今天不像前些日子那样害羞了,可心却跳得很厉害,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被他看光了我都不怕,却有些不敢听他事后跟我说治疗的效果如何。”

    柳白竹沉默片刻,难得说了句安慰人的话:“放心,你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

    陆熙柔闻言,安静了许久才呢喃般的说:“或许……这正是我所担心的。”

    萧晋回到家,周沛芹迎上来担忧的问:“今天怎么这么久?是熙柔和艳敏的病情有什么变化吗?”

    萧晋下意识的瞟了梁玉香一眼,见那女人的脸色微微有些泛红,就笑着说:“没事,路上碰到了一只大白猫,逗了一会儿。”

    梁玉香闻言表情就开始慌乱,周沛芹却没有多想,只是宠溺的白了萧晋一眼,一边帮他脱外套一边说道:“猫可能是二婶子家的,你也是,这么大个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

    “哎呀!今天有点累,”梁玉香忽然伸了个懒腰,收拾了东西起身笑道,“沛芹,你们两口子小别胜新婚,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们亲热了。”

    周沛芹红着脸轻啐一口:“你这个死婆娘,家里没了男人管着,说话是越来越把不住门了。”

    梁玉香哈哈一笑,端着绣活筐子就往外走,路过萧晋身边时,还抛了个媚眼:“萧老师,再见!”

    “嗯,玉香姐,明天见。”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