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256章 先整把保护伞

第256章 先整把保护伞

 
    玉颜金肌霜和孙思邈的关系,中医史料中是有记载的,所以华深药业能查到这个,萧晋一点都不奇怪,当初之所以没有另外再起一个名字,除了对药王他老人家的尊敬之外,也是想借用一下药王的名头,看上去比较唬人一些。

    “不是借用,”他摇头道,“据郑女士所说,她父亲当年行走四方的时候,曾经救过一个道士,那道士为答谢救命之恩,就送给了她父亲一个药方,正是药王孙思邈的玉颜金肌霜。之后,她的父亲又根据那个方子,延伸调配出了现在这种外伤药。”

    “是嘛!”李成济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光芒,惊叹道:“那郑云苓女士的父亲可足以堪称是一代中医名家啊!只可惜老人家竟然早早的就去世了,实在是令人扼腕呀!”

    萧晋陪着叹息一声,然后就道:“郑女士也说过,玉颜金肌霜就应该只是那个驻颜护肤品的名字,之所以把伤药膏也这么叫,一是因为它是玉颜金肌霜的衍生品;二则是因为她知道这个药膏肯定是要上交国家的,所以就没有专门取另外一个名字。”

    “哦?”李成济脸上露出了些许激动的神色,“郑女士打算将药膏秘方上交给国家?”

    “这是必然的吧?!”萧晋似笑非笑道,“那么重要的东西,要是不及时的上交国家,万一出个什么事,再被扣上个通敌卖国的大帽子,上哪儿喊冤去?”

    “萧先生真幽默。”李成济眼角抽搐了一下,呵呵干笑两声,又问:“那不知郑女士打算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把秘方上交国家呢?”

    “这个先不忙说,郑女士还有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要求?”

    “她说:伤药膏的方子她可以无条件的交给国家,但相应的,玉颜金肌霜和它的衍生品,只要是泄露出去也不会危害国家利益的,她希望能够不受任何限制和干涉的自由开发。”

    “这个……”李成济沉吟片刻,说:“这个请恕我没有直接答复的权限,不过,我个人觉得,如果确实不涉及国家利益的话,上面应该会同意。”

    “那就没问题了,”萧晋点头笑道,“只要上面给了答复,郑女士立刻就会将药方上交。”

    “太好了!郑女士如此深明大义,国家是绝对不会亏待她的。”李成济激动地说道。

    军方和华深之所以非要见一见药膏发明人,为的就是药方,毕竟事关国家和军方的利益,他们是绝不会允许被一个普通人给卡住脖子的。

    本以为索要药方会是非常的麻烦,但李成济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这么轻松的就办成了,光是这一件功劳,将来的升职就肯定没跑了。

    目的已经达成,接下来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李成济又像个领导一样关心问候了一下郑云苓的生活状态和身体情况,就在一片祥和愉快的氛围中离开了诗咏国际。

    剩下的有关药膏的生产、销售和利益分配的事情,是专业人士和诗咏国际之间的问题,带着政治任务的李成济才懒得在乎这些。

    一送走华深的代表,董雅洁的脸色就瞬间黑成了锅底,回到办公室不等门关上就对着萧晋咆哮道:“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干嘛呀?这么大声,是想震聋老子吗?”萧晋不满的掏掏耳朵,“有话就好好说,别动不动就这么大的火,怒伤肝,回头出了问题,还得老子受累给你治。”

    经他这么已提醒,董雅洁自然想起了那三次治病时的旖旎情景,心中的火气就稍稍减少了一些。

    “好!”她长出口气,表情凝重的看着萧晋的眼睛,说:“我好好的跟你谈,你最好也跟我摆正态度,要是再敢胡言乱语胡搅蛮缠,我可跟你没完!”

    “成,这屋里你胸最大,你说了算。”

    董雅洁被他这冷不丁的一句话差点儿给气笑了,忍不住伸手掐住他腰间的一块软肉,恼道:“你给我正经点!”

    “好好好!我正经,一定正经,你先松手,再掐肉就掉啦!”

    董雅洁松开手,刚要说话,却忽然发现被他这一捣乱,火气虽然还有,但是那些担忧和忐忑却不见了,心里变得安稳了许多。

    这个家伙……还真跟一般的男人不一样。

    再次长出口气,她走到沙发上坐下,摆出老师教训学生一样的姿势,说:“你先告诉我刚才都跟李成济谈了什么。”

    “还能谈什么?”萧晋反问道,“他的目的就是药方,目的达到了,自然就滚蛋了。”

    “你不是死活都不愿意把秘方上交国家的吗?”董雅洁讶异的问。

    “如果有肯能的话,我当然不会上交,”萧晋郁闷的叹口气,走到她对面坐下说,“但没办法,这里是华夏,所有的一切都是国家的,不交也得交。当初之所以跟你说那些,不过是想增加一点谈判的筹码而已。”

    “哦?那你用秘方都换来了什么好处?”

    “一个协议。除药膏之外,以后凡是不涉及国家利益的药品或其它产品,任何人和组织都不得干涉或阻挠我对它的自由支配权。”

    董雅洁眼睛猛然一亮,点头赞许道:“你小子行啊!不声不响的先给自己整了把保护伞,以后不管动了什么人的蛋糕,都有国家替你撑腰,这个好处换的值。”

    “不止这些,”萧晋贱贱一笑,说,“金肌草只有我有,他们拿到了方子也没办法把药膏研制出来,而金肌草的培育方子则与药膏的方子无关,且不危及国家利益,因此,这也就等于是我们又掌握了原料的独家供应权。”

    董雅洁闻言一怔,随即就摇头笑骂道:“你小子真是鬼精鬼精的,跟军方抖这小机灵,就不怕将来被穿小鞋吗?”

    “我这不是还有姐姐你呢嘛!”萧晋嘻嘻笑道,“以前让你把秘方拦下来确实有点难为你,但是,像原粮供应权这种小事,以姐姐的才能,还不是小菜一碟?”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