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250章 令人悲伤的故事

第250章 令人悲伤的故事

 
    “你怎么知道?”苏巧沁又瞪大了眼,圆圆的,很可爱。

    萧晋笑笑,说:“心理疾病一般都是后天形成的,你一遇到重要的事情就会紧张焦虑,很明显是曾经在一件寄予厚望的事情上受到过打击,从而留下了阴影。”

    苏巧沁的小嘴也惊讶的张开了,由衷的说道:“萧先生,你真的好厉害!”

    这就厉害了?小爷儿还有更厉害的呢,你要不要试试?

    心里转着龌龊的念头,萧晋脸上却是一片道貌岸然,摇摇头,道:“说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对你的影响这么大?”

    苏巧沁沉默片刻,表情就慢慢变的伤感起来。

    萧晋也不着急,一边继续捻动着银针针尾,一边盯着人家吊带下的轮廓研究。

    “在我十岁那年,我妈妈得了重病,每天都要输很多次药,所以身边必须一直都有人照顾。”

    不知过了多久,苏巧沁终于开口打破沉默,只是话语的一开始,就定下了一个注定悲伤的结局。萧晋心有不忍,本打算制止,可转念一想,她一个人生活,可能很孤独,倾诉一下心中的郁结,或许并不是什么坏事。

    “那个时候我爸爸的事业刚刚起步,正是最忙最关键的时候,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苏巧沁继续说道,“他想暂时停下照顾我妈,但我妈却要他好好工作,争取早点给我打造一个衣食无忧的未来。”

    苏巧沁的眼眶红红的,声音忧伤,表情茫然且无助,似乎已经穿越时空回到了记忆所处的时间,变成了那个面对母亲病倒而不知所措的十岁小女孩儿。

    “后来,爸爸就让我奶奶代他看护妈妈,我晚上也住在病房里,而他则有时间就往医院跑一趟。”有泪从苏巧沁的腮边滑落,她依然一动不动,就那么怔怔的望着前方继续说着。

    “奶奶不喜欢我,也不喜欢妈妈,她想要个孙子,而我妈却因为生病,不得不将刚刚怀上三个月的弟弟拿掉了。医院里其实没有多少事情,只需要注意着一瓶液输完要马上更换另一瓶,另外再搀扶妈妈去厕所就可以了。

    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奶奶都不愿意做,在医院里一整天一整天的不给我妈好脸色,骂她是扫把星,拖累了她们苏家,还经常故意不给妈妈买饭。

    当时的我还不太懂这些,妈妈也不跟我说,每次我放学去了,她都会很开心的跟我讲那天都发生了什么事、同房的病友说了什么笑话之类的。那个时候,我还天真的以为她心情真的很好,很快就能痊愈出院了。”

    苏巧沁忽然停了下来,大颗大颗的泪珠也开始从眼眶里溢出,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将小可爱的衣襟给湿了一大片。

    萧晋很想帮她擦一下,又觉得自己这么做太禽兽,只好作罢。

    “有一天晚上,”无声的哭泣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苏巧沁才接着说道,“奶奶把我叫醒,说她累了,要睡一会儿,让我替她看着妈妈的吊瓶。我就把床让给她,搬个凳子坐在妈妈床边,盯着点滴里的液体看,却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女人的身体颤抖起来,表情也变得无比惊恐,眼泪越发的汹涌了。刚刚拔完针的萧晋正犹豫着要不要给她一个拥抱,手臂刚伸过去,就被苏巧沁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然后便扑进了他的怀里。

    “后来,我听见了妈妈叫我的声音,睁开眼就看见妈妈输液的管子里已经快一半都是红色的血,当时我吓坏了,忙爬到凳子上去够吊瓶。

    吊瓶有两个,两个都连接着管子,管子上都带着一个夹子似的开关,是护士一早就弄好的,一瓶输完了,就把它管子上的夹子关掉,然后再打开另外一瓶的夹子就好。

    这些我都做过很多遍了,明明很熟练,可那晚却不知道怎么了,死活打不开新瓶子上的夹子。

    我哭着喊奶奶,可她却连眼睛都不睁,还骂我吵到她睡觉,我一着急,就蹬倒了脚下的凳子,整个人都摔在妈妈身上,挂吊瓶的架子也砸在了妈妈的床头。

    我吓得哇哇大哭,妈妈还安慰我,让我去找值班的护士,我大哭着跑出去,跑了半天根本见不到一个人影,然后又往回跑,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找错了去过无数遍的护士站的方向……”

    苏巧沁死死的抱着萧晋,手臂用力到让他呼吸都有些困难,但他却没有挣开,只是轻轻抚摸着女人的后背,给予她一点微不足道的温柔和温暖。

    “……等我找到护士回到病房时,妈妈已经快要不行了,奶奶倒是没有在睡觉,而是一上来就狠狠扇了我一巴掌,骂我是讨命鬼、丧门星。

    原来,输液架子倒下的时候,把妈妈的氧气管给压掉了。

    当时的我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到底搞砸了多大的事情,只知道妈妈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要打我女儿!”

    说到这里,苏巧沁终于不再是那种憋着的无声落泪,而是嚎啕大哭,像个伤心的孩子一样,紧紧的抱着萧晋,数息之间就湿透了他衣服的前襟。

    不知过了多久,苏巧沁的哭声才慢慢变成了抽泣,但她似乎还没有要起来的意思,这就让萧晋有点儿受不了了。

    不是他太冷血没有同情心,而是之前被苏巧沁抱住的时候没做好准备,身体姿势不对,这半天一动不动的僵着,腰都开始发酸了。

    “那个……苏小姐,”他犹豫着出声道,“这件事不是你的错,看护病人本来就是护士的职责,她们输了液不管,却把事儿交给病人家属,本身就属于失职。另外,你的奶奶罪责更大,她不但辜负了你父亲的信任,也完全丢掉了一个长辈应有的责任。

    那个时候的你才十岁,本身就是一个需要人照顾的孩子呀!哪能把那么大的事情交给你去做呢?”

    苏巧沁从他怀里抬起头,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可是……我妈妈确实是因为我的失误才去世的呀!”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