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232章 人力有穷时
    任谁被骗走了半生的积蓄都会感到愤怒和绝望,更何况张德本还以为自己能够活下来呢?

    只是这世界上没人会知道,当他在看到鲛手里那把寒光闪闪的刀子时,心里有没有忏悔自己的罪孽。

    第二天,在萧晋为孩子们上课的时候,田新桐从龙朔市局刑警大队队长的办公室走了出来。

    “严队长,请留步,”

    一脸横肉的严队长笑起来的时候也不像个好人:“还要你专程跑这一趟,麻烦你了,田新桐同志。”

    “这是我应该做的,”田新桐摇摇头,“如果以后还有什么问题的话,严队长不用客气,随时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好!”严队长点头,正要再说些什么,忽然一个手下小跑过来,汇报说:“头儿,外面来了个律师。”

    没有警察会喜欢律师,特别是刑警,所以严队长闻言眉头一蹙,就训斥道:“你第一天参加工作吗?只是来个律师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该怎么办怎么办,按照程序走。”

    “不是的,”那手下看了田新桐一眼,分辨道,“那个律师指名要见梁喜春。”

    “什么?”严队长声音都提高了好几度,不相信的问:“你确定他要见的是梁喜春,没有听错?”

    “我发誓绝对没有听错!”那手下斩钉截铁道,“当时我也纳闷,还专门问了他好几遍呢!”

    严队长怔住,随即脸色就黑了下来,对田新桐歉意的说声“失陪”,就匆匆的跟着手下离开了。

    田新桐蹙眉站在原地,直到严队长的背影消失在走廊拐角,才掏出手机,找到萧晋的号码刚要摁,却又犹豫起来。

    许久之后,她忽然自嘲一笑,摇摇头收起手机离开了市局。

    因为梁喜春可能会牵扯到国际人口走私贩卖的大案,所以关于她和梁志宏的抓捕详情是被严格保密的,除了囚龙村人和参与抓捕的严队长三人以及田新桐之外,就只有几个市局领导知道这件事。

    事关重大,警方不可能会允许梁喜春向外界打电话,也就是说,那个律师来的非常的莫名其妙,他是怎么知道梁喜春在市局里的呢?有人泄密?

    首先,囚龙村的村民可以排除,因为以那里的闭塞和贫穷程度而言,就算有人想帮梁喜春,也不可能会知道找律师,更何况,华夏不是西方,律师在很多时候就是个摆设而已。

    其次,抓捕梁喜春的严队长三人会泄密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像国际人口走私贩卖这样的大案子,一旦告破,他们必将前途无量,完全没有理由自毁前程。

    至于市局的领导,那就更不可能了,这年头当官想捞钱门路多得是,没人会傻到跟那样一个罪大恶极的组织扯上关系。

    而田新桐自己当然知道自己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这件事,所以,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萧晋。

    毕竟那天晚上她喝了萧晋送来的汤药睡着了,在那期间,已经足以萧晋做很多事了。

    只是,人明明就是萧晋报警抓的,他又有什么理由帮助梁喜春呢?

    就是这种解释不清楚的前后矛盾,让田新桐最终放弃了打那个电话,因为她有点担心自己毫无证据的怀疑,会让萧晋不悦,从而影响到两人之间的关系。

    当然,对于这一点,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中午,郑云苓家的一间厢房房门紧锁,萧晋就坐在外面的门槛上,听着屋内的惨叫和摔东西的声音,脸色铁青。

    今天是必须放开对贺兰艳敏大脑经脉封闭的日子,女孩儿体内积蓄一周的毒瘾同时爆发出来,所产生的痛苦会是平常的数倍。

    然而,这却是没办法的事情,即便是他也无能为力。

    郑云苓知道一点艳敏和鲛的事情,所以只是一脸焦急和担忧的站在院子里等待,陆熙柔却被吓坏了,一个劲儿的问萧晋发生了什么事,见他只是抽烟不说话,还好几次试图冲进房里去,都被柳白竹给拦下了。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里终于慢慢的安静下来,萧晋马上冲进去,将早就捏在指尖的几枚银针分别快速地刺进贺兰艳敏的几处大**,然后才轻柔的将已经遍体鳞伤的女孩儿抱起放在床上。

    郑云苓很快就送来了伤药,陆熙柔也跟了进来,一看见贺兰艳敏的惨状,眼泪就开始扑簌簌的往下掉。

    “这就是吸毒的下场!”萧晋为贺兰艳敏涂抹伤药的动作十分轻柔,说出的话却冰冷无比,“陆熙柔,你的家世和背景会让你很容易就接触到这种来自地狱的东西,而你又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好奇性子,所以,我希望你能引以为戒,永远永远都不要轻易尝试它。”

    陆熙柔咬着下唇,开口问:“艳敏她……到底经历过什么事?”

    “这和你无关。”

    只说了这五个字,萧晋就帮贺兰艳敏盖好被子,离开了房间。

    他很愤怒,也很烦躁,但这些却不是因为对贺兰艳敏的疼惜,而是因为他面对贺兰艳敏遭遇时的无能为力。

    虽说“人力有穷时”是任何人都明白的道理,但他却极不喜欢这种感觉。

    医术还要磨练!心境还要磨练!人生还要磨练!

    此时此刻,他无比的痛恨以前浑浑噩噩的自己。

    整整一个下午,萧晋的脸上都没有在露出丝毫的笑容,即便是在给学生们上课的时候也是一脸严肃的表情,吓得孩子们一个个都正襟危坐,生怕一个不小心惹了老师生气,从而成为开学以来第一个被揍的倒霉蛋。

    要是那样的话,回家绝对还会挨第二顿揍,而且百分百比老师揍的更狠。

    当晚,拥着小寡妇滑嫩的身子躺在床上时,萧晋身上那股子戾气才开始有了转淡的迹象。

    周沛芹什么都没问,只是用力的抱着他,尽自己所有的可能来给予他能给的温暖。

    夜凉如水,当青山和村子都陷入了沉睡的时候,萧晋默默做完一个决定,才转身用着周沛芹闭眼睡去。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