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231章 愤怒和绝望
    第二天一大早,董雅洁带着俩熊猫眼起床的时候,萧晋已经惬意的坐在餐厅里吃早餐了,赵彩云从厨房端着托盘出来,看见了她,就有些尴尬的说:“董姐,真不好意思,他嚷嚷着饿,非要我给他做饭,我没办法,所以……”

    “有啥不好意思的?”萧晋打断道,“都不是外人,只是用了下厨房而已,再说给她也做了呢,一起床就有热腾腾的饭菜吃,她好意思有意见么?”

    董雅洁头疼的揉揉太阳**,对赵彩云说:“妹子不用客气,有这个混蛋在,你做出啥我都不会在意的。”

    赵彩云歉意的笑笑,把粥碗和吐司放在她的面前,说:“董姐的冰箱有点空,我寻思着出去买点菜,萧晋不让,所以早饭就这些了。”

    董雅洁闻言微微一怔,随即表情就慢慢的黯淡下去,叹息一声说:“以前都是菁菁负责买菜做饭的,没想到这一转眼,冰箱里的东西就已经吃完了。”

    “大早晨的,整那么伤感干嘛?”萧晋很恶劣的翻个白眼,在董雅洁愤怒的目光中含了一口热粥咕哝道:“有这功夫,你还不如好好的想一喜,自己到底是真的喜欢方菁菁,还是只是不舍得放弃那么一个好姑娘。”

    董雅洁身体僵住,沉默不语。

    吃过饭,萧晋就带着赵彩云离开了董雅洁住所。虽然转过天来他还得再回龙朔,但因为村里有两个病人的缘故,所以他只能开车回家。

    中午在青山镇稍作停留,他就于下午四点左右回到了囚龙村。

    推开院门,家里竟然没有人,他就有些奇怪。因为这个时间点,即便周沛芹在外做活还没回来,梁小月也该放学回家做作业了。

    等了一会儿,母女俩依然没个影子,他想了想,就出门朝祠堂走去。

    他不担心周沛芹的安全,因为自从那晚阴差阳错的跟梁玉香成就了好事之后,他就严令周沛芹出门必须随身携带着卫星电话。

    现在小寡妇没有打电话过来,村子里也是一片祥和,那就代表没什么意外发生。

    来到祠堂,果然,陆熙柔还在带着孩子们做游戏。孩子们不回家,在别人家做活的周沛芹就不知道已经放学,自然不会回家给梁小月做饭。

    “这都几点了?”虽然萧晋平日里对学生也都很温柔,但男老师在孩子们的眼里还是比较有威严的,所以他的声音稍稍严厉一些,刚刚还欢声笑语的祠堂小广场顿时就变得鸦雀无声。

    “天都快黑了,该吃晚饭了知不知道?赶紧收拾书包回家去,谁的动作慢,我就罚他背课文。”

    话音未落,就像捅了马蜂窝似的,孩子们立马就朝祠堂疯跑。乖巧爱学习不代表就喜欢背课文,上过学的都知道。

    “哎哎,慢点慢点!别跑那么快!”

    陆熙柔喊了几嗓子,见没人听自己的,不由就气鼓鼓的走到萧晋面前,怒道:“你太过分了,居然逼着孩子们乱跑,要是有人磕着碰着、或者摔着被踩了怎么办?”

    “这里是囚龙村,所以,别拿你城里的那套来污染我的学生。”

    萧晋笑眯眯的用手指沾去女孩儿鼻尖上的一滴汗珠,说:“孩子的天性本就跳脱,最难以忍受和最不该忍受的,就是各种各样的规矩。

    城里学校的管理者根本就没有把育人这件事放在首位,自己没起好引导作用,出了事就只会不停制定规则来限制和束缚孩子们天性,难道你就没有发现,现如今的华夏教育,越来越像是流水线生产模式了么?”

    陆熙柔知道这货能扯,但没想到丫直接就给扯到孩子天性和国家教育制度上去了,发了好一会儿呆才恼怒道:“你……你强词夺理!就算你不愿意制定规矩来束缚孩子们,但也不该鼓励他们不注意安全呀!”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努嘴示意了一下已经空荡荡的祠堂,说:“你瞧,有一个受伤的么?”

    “这次没有,不代表下次就没有!”陆熙柔仿佛跟他较上劲了。

    萧晋就无奈的叹口气,道:“对不起!我晚回来了半天,失信于陆大小姐,请您原谅。”

    陆熙柔脸上那种一心为孩子着想的良师模样立刻就消失了,伸出两根青葱玉指,脆生生的说:“两个人情。”

    “不是吧?!就只是晚了半天而已,酬劳就要加倍,你这也太黑了!”萧晋瞪眼道,“再说了,你知不知道我后天还得去龙朔?就是为了给你和敏敏治病,才专程赶回来的呀!”

    “那我不管,”陆熙柔双手背在身后,得意道,“你为了我和艳敏而受累,我很感动,但这并不能抵消你说话不算的罪孽。”

    “罪孽你妹!”萧晋扭头就走,心说自己当初怎么会觉得她像林黛玉呢?简直就是瞎了眼啊!

    “两个人情,说定了哦!”陆熙柔还不放心的跳着脚喊。

    萧晋头都不回的竖了个中指,换来了女孩儿嘎嘣脆的一声“呸”。

    再次回到家,周沛芹就已经开始在厨房里忙活了,萧晋走过去从背后拥住小寡妇,在她的长发中深吸口气,问:“沛芹姐,昨天晚上想我了吗?”

    如今的周沛芹尽管还是很羞涩,但已经不像最开始时那么的胆小了,只见她闭眼惬意的靠在男人的怀里,满脸温馨和幸福的点点头,小声道:“嗯。”

    只是一个音节的字眼,就让萧晋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恨不得以后出门都把周沛芹塞裤腰里,再也不分开。

    男人,就是这么没出息。

    晚饭后,梁玉香照例过来陪周沛芹做绣活,萧晋在辅导完梁小月的功课之后,就斜靠在堂屋的床上摆弄手机,时不时的抬头分别跟两个女人眉来眼去一番,看似惬意,但没人知道,此时他的手机屏幕上却是满屏的杀气。

    张德本死了,被鲛一刀割喉,死的非常痛快,但据鲛在信息中说,最后凝固在他脸上的的表情,只有极度的愤怒和绝望。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