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223章 惊天价码
    孩子的脸,女人的心,都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善变的事物,无论你有多么的了解她们,都不可能事先预料到她们下一刻是会哭,还是会笑。

    躺在床上,萧晋轻轻的抱着赵彩云,犹豫良久,还是决定问清楚。人与人之间,特别是男人和女人之间,最忌讳沟通不畅,有事不说清楚,就代表误会与隔阂已经在敲门了。

    “臭婆娘,我没有透视眼,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所以,如果你心里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说出来,我喜欢的是那个在床上会把我骂的狗血淋头的赵彩云,可不是一个幽幽怨怨的小怨妇。”

    “我没事,你别多想。”赵彩云沉默了片刻,吸吸鼻子,轻声说,“就是一早接到你的电话,听见你说今晚会在这里过夜,我有些高兴的过了头,犯了矫情,过会儿就好,不用在意的。”

    哈?这算什么理由?难不成高兴过了头就是郁闷?

    萧晋百思不得其解,就捧起赵彩云的脸,很认真的看着她问:“只是三四天没见而已,为什么这次会这样?明明以前一个星期不见都没事的。”

    “就知道你根本听不明白。”赵彩云叹息一声,提醒道,“今天可是咱们认识以来,你第一次在我这里过夜。”

    萧晋一呆,终于恍然大悟。

    之前每次与赵彩云相处,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开始是办了事就走,后面两次更是只能摸上几把,说句不好听的,赵彩云家对他来说就像个窑子似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张爱玲说过:通往女人灵魂的通道是那啥;两人之间即便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在经过几次和谐无比的不可描述之后,难免心中就会刻印上彼此的影子。

    萧晋对赵彩云是有些喜欢的,但也仅仅只是喜欢而已,身体的成分更多一些,而赵彩云今天的表现却证明了,她根本做不到像第一次所说的那样洒脱。

    萧晋对她来说,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个男人的符号了,他已经住进了她的心里,甚至已经不满足于两人在开始时商定的那种交易关系了。

    沉默许久,萧晋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抱着赵彩云的手臂更紧了些。

    两人就这么紧紧相拥着睡着了,直到天色完全的黑了下来,才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几乎同时睁开了眼。

    “胳膊是不是酸了?”赵彩云轻轻地问。

    萧晋没好气的说:“知道酸了你还枕着?”

    赵彩云嘴角翘起,挪动一下身子,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说:“我喜欢被你抱着睡的感觉。”

    “那就继续,想睡多久就睡多久,只要你不起来,我就是饿死在床上也不会动。”

    赵彩云扑哧一笑,张嘴在他胸膛上咬了一口,然后便坐起身,嗔道:“就知道吃,像猪一样。”

    女人穿好衣服出去做饭了,萧晋拿起手机,发现上面有一个未接,竟然是鲛在半个小时前打来的。

    这才过去了不到七个小时,难道他就已经让张德本完全屈服了?

    抱着这样的疑问,萧晋给鲛发了条信息,让他到赵彩云家里来见面。

    赵彩云刚刚做好晚饭,鲛就到了,萧晋本想邀请他坐下来一起吃,可一靠近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不由郁闷的摇摇头,让赵彩云先吃着,自己则跟鲛站在院子里说话。

    “办完事好歹换身衣服嘛!这么大的味儿,你自己闻着就不恶心?”

    鲛低头嗅嗅衣服,说:“比以前好闻。”

    萧晋无语的翻个白眼,心说跟你在獒场当狗的时候比起来,血腥味确实更好闻。

    懒得再纠结鲛的形象问题,他又问道:“张德本都招了吗?”

    “招了。”鲛点头说。

    萧晋气结,瞪着眼怒道:“你要是再跟挤牙膏似的两个字两个字的跟我说话,信不信我揍你?”

    鲛不吭声,但意思很明显——他一点都不在乎挨揍。

    萧晋心脏病都快气出来了,只能换种方式威胁道:“你还想不想敏敏恢复健康了?”

    鲛的神色终于不再那么冰冷,看着他的眼睛重复道:“敏敏?”

    “是的,”萧晋说,“她管我叫‘哥哥朋友’,所以对我非常信任,来之前刚刚批准我这么称呼她的。”

    鲛的嘴角动了一下,似乎是想笑一笑,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张德本把所有能说的都说了出来,”他主动道,“包括他的私人个公司账户、组织运作模式、大本营、核心人物名单、全国各地的手下以及集团账簿的藏匿地点。”

    萧晋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因为很明显,张德本能够靠走私贩卖人口发家,就必定不是那种随便吓一吓就能搞定的软蛋,所以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鲛竟然只用了不到七个小时就问出了这么多的信息。

    “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一共从他身上抽出了二十七根骨头。”

    “抽?”

    “对,”鲛淡淡的说,“比如用刀划开指尖,在剥开皮肉,然后用钳子捏住指骨,一点点的硬拔出来。”

    萧晋闻言倒吸一口凉气,然后便钦佩无比的拍了拍鲛的肩膀,说:“要论变态,你是我大哥。”

    鲛没吭声。

    “能确定张德本说的是实话吗?”萧晋又问。

    “应该可以,”鲛回答说,“我分别问过了张德本的两个手下,除了他们不知道的,其他的都对上了号。”

    “嗯,那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萧晋点点头,沉吟片刻,就神色肃然道:“辛苦你了,不过,接下来还要再辛苦你连夜赶回龙朔,按照我们事先计划好的,把张德本的招供透露给梁喜春。”

    “明白。”鲛转身就走。

    “等等,”萧晋又叫住他,道:“差点忘了问你,张德本为了活命,开出了多少价码?”

    “十亿。”鲛面无表情的说。

    “十……卧槽!这么多钱的流动,百分百会引起警方的注意,老子还怎么偷偷摸摸的让他转过来?”

    “你可以不要。”

    “放屁!老子现在正缺钱呢!他没开出这个价码也就罢了,既然说了十亿,那就必须得是十亿,否则老子就把他身上剩下的一百七十九根骨头都一根根的抽出来!”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