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219章 何乐而不为
    帕萨特与严队长他们的尼桑越野车擦肩而过,什么都没有发生。

    张德本不会知道那辆越野车里就坐着把他骗来的女人,而严队长自然也不会知道,帕萨特中的人至少也能让他官升三级。

    只有萧晋知道,所以,他站在青山镇主街的街尾,同时眺望着慢慢靠近和越来越远的两辆车,心中有种说不出的舒畅。

    居高临下俯瞰他人命运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更何况他马上还会插手其中?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种情况来自于他利用信息不平等的手段,不是绝对碾压一切的实力。

    而这,就是他和易家最大的差距。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呀!

    “阿乐,有没有看到喜春?”帕萨特里,张德本仔细看着窗外,出声问道。

    他约莫四五十岁的年纪,有着岭南人典型的凹陷下颌骨,厚嘴唇,一双小眼眼窝深陷,不时会透露出点点精光。

    “还没有,老板。”

    名叫阿乐的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身材精瘦,右脸颊有两道十字型的刀疤,面无表情时都带着一股凶意,一看就知是个狠角色。

    在前面负责开车的是一个比张德本年纪小不了几岁的中年人,大方脸,身材壮硕,相貌表情比起张德本和阿乐来要柔和的多,如果以貌取人的话,这车里的三个人中,只有他像个好人。

    “老板,我还是觉得我们不该来这儿。”开车那人一边注意着路的两边,一边谨慎说道,“这镇子虽然离县城不是很远,但周围都是大山,环境对我们来说太陌生了。

    再说,毕竟阿嫂只是发来了一张照片,六十五万也不是多大的钱数,直接转过来就好,我们在龙朔等消息也是一样吧!”

    张德本闻言扯了扯嘴角,不屑道:“喜春只是我的一个女人而已,而阿强你和阿乐却都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平日里让你们叫她阿嫂,只不过是哄她开心罢了,做不得数的,她还没资格真让你们把她当成阿嫂。”

    “那……”名叫阿强的中年司机又犹豫道,“既然老板您并不信任他,我们来这里岂不是更没必要了?”

    “不。”张德本摇摇头,沉声说道,“你们不了解喜春,她是个非常贪财的女人,为了钱,她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但同时她也是个胆子很小的女人,就像一只敏感警觉的小兽,一旦闻到危险的味道,立刻就会躲得远远的。

    也就是说,如果这次她让我把钱给她转过来,那几乎就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她是在骗我。但是,她在电话里提都没有提转账的事情,只是问我愿不愿意过来亲自看一眼真人。

    这样一来,那张照片的可信度就比较高了,毕竟,以她的细胆,就算敢骗我的钱,也绝对不敢当面骗我的钱。”

    阿强闻言,神色并没有释然,而是沉吟片刻,又开口说道:“老板您说的是,或许是我想得有点多,不过,请您理解,我们跟龙朔这边没有任何的生意往来,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我很担心单凭自己和阿乐两个人没办法护住老板你的周全。”

    “我当然知道你是在为我着想,都几十年的兄弟了,阿强你没必要还这么小心翼翼的啦!”

    张德本呵呵一笑,然后又正色说道:“我们确实跟龙朔没有生意往来,人生地不熟也不假,可这也同样代表了我们在这里没有任何利益方面的仇人,而且,我来这里也只是办点个人私事,不算强龙过江,龙朔江湖上的人完全没有理由针对我什么。

    另外,你和阿乐的身手即便在岭南也是能排的上号的,我不相信龙朔这样一个安稳的内陆地区会有很多比你们还要强大的人,所以,就算发生了什么意外,有你们两个在,我也一定不会有事的。”

    他的这种想法完全没错,毕竟他在岭南也是有名有号的人物,身份地位都在那儿摆着,有资格有胆量找他麻烦的人,和他的差距必然不会太大,因此,按照江湖规矩和习惯,他如此低调的来到龙朔,确实不应该有什么危险才对。

    然而,那只是正常情况,而现在的龙朔,却多了一个行事风格完全不正常的家伙。

    不混江湖的人,只要不是跟江湖人有仇,没谁会去想着招惹这样的大麻烦,可萧晋不同,对于成功的迫切希望,让他不愿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够缩短时间的可能。

    为此,他可以做到不惧任何事、任何人,张德本再危险,终究只是一只人人喊打的豺狗,跟易家比起来,连道饭前开胃菜都不算。

    再说了,在他看来,贩卖人口这样的事情,是仅次于贩毒的重罪,张德本已经不足以被称之为人了,收拾掉也算替天行道,顺便还能赚点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终于,帕萨特开到了青山镇主街的尾端,张德本的眉头也微微蹙了起来,看看前方的连绵大山,他掏出手机,打算给梁喜春打个电话。

    “老板,”刚要拨号,阿乐忽然眯眼看着车窗外开口道,“那个人一直在看着我们。”

    张德本顺着他的视线望出去,就见路边的一个水泥台子上蹲着一个人,手里夹着香烟,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这边,眼神中有些疑惑踟蹰,似乎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过来。

    “去看看。”沉吟片刻,张德本吩咐道。

    阿乐推门下车,径直走到那人身前,用蹩脚的普通话问道:“先生,请问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那人听了他的话,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起身笑道:“说话大舌头,你们是从岭南来的吧?!”

    阿乐瞬间就全神戒备起来,脸上不动声色道:“岭南人怎么了?”

    那人嘿嘿一笑,丢掉烟卷,搓着手指说:“我就是在这里等岭南人的,不知你可是张德本、张老板?”

    阿乐微微一怔,四下看了一遍,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就回过头,对着车里点了下头。

    接下来,下车的却不是张德本,而是阿强。

    “梁喜春在哪里?”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