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206章 神医之名要让贤

第206章 神医之名要让贤

 
    萧晋笑着说:“别忘了,您说的这四个人,可都是常年呆在城里的,自然也都是在城里学坏的。

    咱们村里的乡亲唯一的毛病就是贪点财,那也是因为穷怕了,别的不说,光是出门没人会锁院门这一件事,搁古代就叫‘夜不闭户’,这可是地方官的大政绩,已经足以让您在梁氏祖先的牌位前挺直脊梁了。”

    梁庆有凄凉的叹息一声,摇摇头,说:“萧老师,你不用安慰我,我就算是再老糊涂,也知道城里就算再脏再坏,也不可能更改一个人的本性,他们是从根儿上就烂掉了呀!

    要是他们没离开过村子,确实干不出这些坏事,但那也只是因为山里没有让他们干那种坏事的条件和机会罢了。”

    不管梁庆有的思想有多么的老旧和封建,单就凭这两句话,萧晋就敢说,他绝对比那些上过大学的所谓村官们强得多。

    村长不同于体制内的其它官僚,它的职责是管理一个国家和社会的最底层百姓,其实根本就不需要有多么高的文化知识和所谓的觉悟,只要能做到“明事理”这三个字,其治下的村民就一定会是幸福的。

    至于那些经济发展、国家富强之类的问题,那是大领导们才应该操心的事情,村长要是操心太多,就特别容易养出梁茂才和梁喜春那样的人物来。

    又安慰了梁庆有几句,最后再让他安排一个人去青山镇接要来的警察,萧晋就回到祠堂继续给孩子们上课了。

    中午在郑云苓家吃过饭,他牵着贺兰艳敏回屋,刚要像前两天那样当怪蜀黍哄人家脱衣服,却见这女孩儿很坚定的摇了摇头,说:“哥哥朋友会摔倒。”

    萧晋一呆,紧接着心里就暖的一塌糊涂,没想到这姑娘竟然还记得昨天他头晕的事情。

    一个卖身吸毒不惜坑害亲人的烂人,在封闭心智回归童真之后,竟然会如此的心地纯净,可见,“人之初性本善”这句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艳敏,你……”

    “叫我敏敏,”贺兰艳敏打断道,“哥哥都是这么叫我的。”

    是嘛?我怎么没听鲛叫过?话说,就他那生人勿近的冷酷样子,喊出“敏敏”这样的叠词来,是不是也太违和了点?嗯,回头一定要让他当面叫一次听听,看有多恶心。

    心里这样想着,他在床边坐下来,轻抚着贺兰艳敏的头顶,微笑道:“好,敏敏,你想错了,哥哥朋友昨天晕倒不是因为给你治病。”

    贺兰艳敏不解的歪着脑袋问:“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因为梁二丫不听话,哥哥朋友惩罚她累着了。”萧晋胡邹道。

    贺兰艳敏露出恍然的表情,然后又抓住了他的手,小心翼翼道:“丫丫妹妹很可爱的,手凉凉的,可舒服了,哥哥朋友你能不能……能不能不要惩罚她了呀!”

    “丫丫?”萧晋眉头一挑,“你怎么知道她很可爱的?”

    “她昨天晚上来找我玩了,还给我带了很好喝的蘑菇汤。”贺兰艳敏笑着说道。

    “嗯,是的,昨天晚饭后,二丫确实过来跟艳敏在一起待了一会儿。”旁边郑云苓把手机上的一行字递给萧晋看。

    萧晋皱了皱眉,将手指搭在了贺兰艳敏的手腕上。片刻后,他的脸上就露出了非常意外的表情来。

    郑云苓见状担心的在手机上输入道:“怎么了?艳敏她没事儿吧?!”

    “何止没事?”萧晋苦笑道,“云苓,我都觉得咱俩的‘神医’名头快要让贤了呢!”

    郑云苓一呆,随即就瞪大了眼,里面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

    “我也觉得很荒谬,但事实摆在眼前,敏敏的身体确实比昨天好了许多。”

    萧晋摇摇头,说:“原本觉得二丫她莫名拥有了真气这件事就已经很神奇了,没想到她的真气竟然似乎就是毒素的克星,最起码,单就治疗敏敏而言,我要是不配合针灸和推拿的话,肯定没有她的速度快。”

    郑云苓呆怔了好一会儿,忽然表情又担忧起来,在手机上噼里啪啦的输入道:“那孩子的身体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萧晋想了想,说:“应该没问题,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昨天光顾着探查她的内息了,还没有正儿八经的给她检查过身体,等下午放了学,我就给她好好看看。”

    接下来,在向贺兰艳敏保证了不会再惩罚梁二丫之后,女孩儿才乖乖脱掉衣服,让他完成了今天的祛毒程序。

    收拾好东西净了手,萧晋这才发现不对劲,就问郑云苓道:“对了,吃饭的时候,陆熙柔还在呢,这会儿跑哪儿去了?”

    郑云苓用下巴指了指厢房的方向。

    “咦?竟然老早就回了屋,今天这姑娘倒是挺乖嘛!”

    嘴里嘟囔着,萧晋走到厢房门前,一推门才发现,里面竟然闩上了。

    轻轻踢了一脚门,他大声道:“喂!陆熙柔,柳白竹,你们俩躲里面干嘛呢?开门!”

    房门开了,柳白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眼中威胁的意味非常明显。

    萧晋懒得理这个充气娃娃,直接挤开她走进去,却发现陆熙柔居然躺在床上,被子盖的严严实实,只剩下一个脑袋在外面,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满满的都是羞怯,倒像是在抛媚眼。

    “你们搞什么鬼呢?”萧晋问,“不会是两个远离亲人的灵魂忽然找到了彼此慰藉的方法吧?!我是不是该对你们说声恭喜?”

    “去你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陆熙柔白他一眼,就又对柳白竹道:“白竹姐,麻烦你在外面等着我。”

    柳白竹又用充满威胁的目光瞪了萧晋一眼,然后就关门走了出去。

    萧晋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女孩儿被子下身体的轮廓,似笑非笑道:“怎么,这是不想让我看见你脱衣服,所以就自己老早的脱光等着了?”

    陆熙柔小脸一红,不满的冲他皱皱鼻尖,噘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非得说出来吗?”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