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205章 老族长的法眼

第205章 老族长的法眼

 
    第二天吃过早饭,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萧晋在厨房跟小寡妇例行的调笑之后,就精神饱满的出门去给孩子们上课。

    第二节课课间,他去了趟梁庆有家,进门的时候,毫无意外的又看见了老头在喝酒。

    “老族长,这还不到中午呢,怎么就喝上啦?”

    梁庆有伸手示意他坐下,然后滋溜一口小酒,舒坦的长出口气,这才笑呵呵的说:“憋了三四天了,好不容易今天能喝一点,我可等不及中午。”

    “不对啊!”萧晋意外道,“我记得回来的那天晚上就跟您说了,您的身子没什么大碍,每天只要不超过二两,喝一点还是没关系的呀!”

    梁庆有撇撇嘴,说:“不超过二两,那也算喝酒吗?但是你是大夫,老头子不能不听你的,所以啊!我就先憋着,把每天的二两酒都攒上,今天是第三天,就能喝六两啦!哈哈!要不是实在忍不住了,我还打算着憋五天,直接喝一斤呢!”

    对于老族长这种超凡脱俗的思维方式,萧晋彻底甘拜下风,直接把老头儿的儿媳妇喊出来,吩咐道:“秀兰嫂子,你把家里的酒都藏起来,每次老族长想喝了,你就给他倒二两,可以少,但决不能多,哪怕他憋了一个月不喝,也是二两,多一钱都不行,记住了吗?”

    梁秀兰就是个没主见的妇人,一听公公天天挂在嘴边夸的秀才发话了,当即就点头如鸡吃米,估计这会儿已经想要去找杆秤来称酒了。

    “哎哎,萧老师,通融、通融一下好不好?”老族长抓着萧晋的胳膊恳求道,“老头子活了快一辈子了,生平就好这一口,要是连酒都没得喝了,那活着还有什么劲儿啊!”

    萧晋沉默片刻,就点了点头,可还没等梁庆有高兴起来,就听他开口道:“二两可能有点多,秀兰嫂子,你……”

    “好吧好吧!二两就二两,”老头儿赶紧拦住,一脸郁闷道,“要是再减成一两,老头子就真没法活了。”

    萧晋笑笑,说:“知足吧!也就是因为你喝的都是咱们村自己酿的纯粮食酒,我才准许你每天整二两的,要是城里的那种勾兑酒,你想闻一下都不行。”

    梁庆有又滋溜了半杯酒,点头道:“你这话在理,也不知道城里人是怎么想的,明明比我们有钱,吃的喝的反倒不如我们了,我听收音机里说,还有饭店用猪都不吃的脏东西来熬油给人吃,啧啧啧!缺德啊!他们都不怕生孩子没屁眼么?”

    “我听过一句话,叫‘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萧晋道,“外面的世界太大太繁华了,人的心眼都被迷住了,只想着这辈子灯红酒绿,哪会管下一生是否为猪为狗?没了信仰,也就没了敬畏。

    而囚龙村囚住了咱们村的贫穷,也保住了村民们的纯洁和善良;周围这些大山隔绝了外面的财富,也隔绝了外面的污染;老族长,你可知道,城里的晚上已经小二十年都看不到星星了。”

    梁庆有捏起一粒花生米丢进嘴里,咀嚼了两下,道:“你是说,我千方百计的给孩子们找老师,以及你帮助我们致富,都是错的了?”

    萧晋摇摇头,说:“一失一得,一得一失,谁也说不上是对是错,但有一点我能确定,这世界上任何好人的贫穷,都是不对的。”

    梁庆有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冷哼了一声,说:“可惜啊!囚龙村也不全都是好人。”

    萧晋一愣,问:“您都知道了?”

    “志宏和喜春两口子回来才两天就说动了五个绣活劳力跟他们走,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知道?”

    “那……您对此是怎么看的?”

    “老头子不懂什么大道理,”梁庆有又灌了口酒,恨声道,“但是,老头子知道什么叫‘忘恩负义’!”

    萧晋长出口气,道:“听您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梁庆有斜乜他一眼,又嘿嘿一笑,说:“我这两天之所以一言不发,就是因为萧老师你也一言不发,从头到尾就只有沛芹那丫头在着急忙活。

    萧老师你是聪明人,就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完不成人家城里大老板的任务而无动于衷。”

    “老族长您笑话了,事实证明,我这点儿小聪明,不也没逃过您的法眼么?”

    能让城里来的秀才佩服,梁庆有登时便得意的哈哈大笑:“怎么,今天来找老头子,是有办法了?还是要收网了?”

    “您就不担心我让乡亲们吃亏?”萧晋问。

    “哼!”梁庆有把酒盅重重的撴在桌子上:“他们既然能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那不管发生什么都是活该。”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语气又放缓道:“不过,天绣的活计总还是需要他们的,我觉得,稍稍惩罚一下让他们长点记性就行,再怎么也不能耽误了正事不是?”

    萧晋点头说:“本来我也没打算把他们怎么样,就是想让他们跟着梁喜春两口子跑到青山镇再回来,担点惊受点累罢了。”

    “哦?”梁庆有问,“你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乖乖回来,跟老头子讲讲。”

    “办法很简单,报个警就行了。”

    接着,萧晋就将梁志宏和梁喜春的真实身份以及目的说了出来。

    梁庆有听的大怒,心爱的酒盅都被砸得粉碎,要不是萧晋拦着,他现在就要召集村民把那两口子给浸了猪笼。

    “您消消气,人我已经控制起来了,也报了警,在我看来,他们犯下的罪,直接弄死可就太便宜了,还不如丢进牢里受罪的好。”萧晋劝道。

    “嗯!你说的有道理,死确实太便宜他们了。”梁庆有愤愤的点点头,随即又仰天叹息一声,悲痛道:“原本我以为村里有德富和茂才那样的混蛋,已经是丢了先祖的脸,没想到现在又出了志宏和喜春这样的畜生,我……我真是愧对梁氏列祖列宗啊!”

    “哎呀!老族长,您把这罪名往自己身上揽,可就太没道理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