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204章 姐妹情深的典范

第204章 姐妹情深的典范

 
    事实证明,女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只要有足够的动力逼迫,她们的世界就没有不可能,这也是为什么世界上男性自杀率普遍比女性更高的原因——基因决定了她们更能承受压力。

    在死亡的威胁之下,梁喜春,这个连小学都没有上过的女人,仅仅只用了十几分钟,就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她先是让梁志宏用手机给她拍了一张背光、看上去微微有些模糊的照片,然后通过修图软件将照片上自己的几个明显特征都做了淡化处理,又在眼角、鼻翼和下巴等处稍稍修改了一下。

    整个过程用了不到十分钟,那张照片上的女人就成了一个跟她有七八分像、但又没她好看的另外一个人。

    萧晋不用问就知道,那个张德本死去的姐姐,百分百就长这样。

    接下来,梁喜春把那张照片给张德本发了过去,什么都没说,完事儿后就那么等着。过了没有五分钟,张德本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到了这一步,萧晋就知道,梁喜春等于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电话的内容就简单了,梁喜春告诉张德本,她在另外一个村子走亲戚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照片上的那个女人,本来想直接骗出去的,可人家刚嫁过来没多久,压根儿就没有出去打工的打算。

    多方打听之下,她听说那个女人的丈夫好赌,就安排了一场局,让那人欠了高利贷十几万,然后她才现身,提出了用媳妇儿换赌债的建议。

    最后,那人虽然被说服了,但却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狮子大开口要一百万。

    经过了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价码定在了六十五万。

    关于这个钱数,在发照片之前,梁喜春就跟萧晋商量过了,以她编造的这个谎言中的丈夫的角色定位来看,一百万只能是要价,不能是最终,否则,就会显得她这个办事人太无能,从而也就不符合她一向在张德本心目中的精明形象,从而加大了穿帮的风险。

    而且,张德本愿不愿意为了自己心中的一个少年时期的形象付出一百万还要另说。

    六十五万就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价格了,既没有多到让人望而却步,又恰到好处的勾的人不甘心放弃,这也能在潜意识中促使张德本做出决定。

    另外,她还向萧晋建议,既然他想要让张德本过来,那就不要再画蛇添足的让他转账了,由他拿着钱当面交易,也可以让谎言的可信度大大增加。

    大不了等他来了把他给控制住,反正龙朔也不是他的势力范围,到时候还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绝了!要不是这个女人干的事情太缺德,萧晋都想把她留在身边了,他还真就缺一个能帮他查疑补缺又心狠手辣的帮手,鲛那样的太死板,只适合当个保镖打手。

    办完了事儿,再次把两人弄昏,他去院子里用凉水冲了把身子,然后将那间屋子的门给锁上,就出了院门回家。

    反正院子的房子差不多已经快要修整完了,来帮忙干活的又都是憨厚老实的汉子,锁了门的房间没人会进,不用担心梁喜春两口子被人发现。

    周沛芹还没有睡,听到院门响,就起身迎了出来。

    “怎么还没睡?”萧晋拥住她,问。

    “也不知道玉香是怎么回事,走也不说一声,东西不拿,门也不关。”周沛芹道,“我看时间还早,索性就帮她干点活。”

    你帮她干活,她帮你干男人,简直就是姐妹情深的典范啊!

    心里这样不要脸的想着,萧晋干笑一声,说:“我就在村子里,又不是找不到家,以后到点就休息,不用熬夜等我的。”

    周沛芹不置可否的摇摇头,然后柔声问:“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宵夜?”

    没问你去了哪儿,也没问为什么回来这么晚,如此柔情,对于刚刚干了亏心事的男人来说,绝对杀伤力巨大。

    即便萧晋是个无耻到极点的人渣,在听了这句话之后,也没办法再像刚刚那样用狼心狗肺的吐糟来缓解内心真实的愧疚了。

    心中叹息一声,低头亲亲小寡妇的脸蛋,他嬉笑着说:“肚子不饿,肚子下面饿了,想吃你。”

    “你就没别的事儿!”轻啐一口,周沛芹推开他,转身走向厨房,又道:“之前云苓来过,她跟我说了你中午险些晕倒的事情,所以,今天晚上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睡觉,否则,我可就真去里屋跟小月睡了。”

    可怜的女人,她在这儿宁愿自己忍着也要心疼男人的身体,却不知她的男人在不到一个小时前才在别的女人身上狠狠的消耗了好几次

    萧晋嘴角抽搐了一下,忽然就体会到了什么叫无地自容。

    “来,把这碗药喝了,”说话间,周沛芹就从厨房端出一个冒着热气的碗来,说,“这是云苓送来的补气汤药,我一直都热着,现在温度刚刚好。”

    萧晋接过碗,“咣当”一下就倒进嘴里,然后将碗随手往厨房里一丢,就拦腰抱起周沛芹,大踏步的向屋里走去。

    “云苓那是大惊小怪了,你看我的样子像是要晕倒了么?不信,咱们就大战三百回合,看看最后谁赢谁输。”

    男人弥补愧疚的方式通常就只有两种,要么就拼命的买,要么就拼命的干。前者证明我只爱你,后者证明我只爱上你。

    穷山沟里没有能让萧晋花钱的地方,所以他只能咬着牙委屈自己兄弟继续加班了。

    当然,他也不是铁打的,今天这样的消耗量,已经不是两碗汤药再睡一觉就可以解决得了的,而且,后两天除了要为贺兰艳敏和陆熙柔治疗,还要去见那个张德本,为了以防万一,他必须有一个各方面都处于最佳状态的精神和身体。

    于是,在小寡妇疲惫的睡熟之后,他又悄悄的爬了起来,跳到院子里的小磨盘上盘膝坐下,五心朝天,闭眼进入內视状态,将体内剩余不多的内息全都分散到身体的几处大**,开始了已经停滞许久的修炼。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