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200章 为什么来的是你

第200章 为什么来的是你

 
    收起银针,萧晋捏住梁喜春的无名指稍一用力,就在女人的惨叫声中取下了那枚戒指型的注射器。

    粗略一看,注射器的容量大概就是05个毫升,减去里面的残留,他判断出自己体内应该是被注射了大概03毫升左右。

    刚才梁喜春说过,这个药直接注射的话,药效会更加的强烈持久,05毫升可以持续两个小时,以此类推,03毫升的持续时间应该会在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之间。

    要不要试着用内息祛除一下呢?

    心里正犹豫着,忽然脑海里一阵恍惚,他心中大骇,再顾不上细想什么,探手就掐住梁喜春的喉咙,嘶声说道:“告诉我,这药会不会激发中毒者的暴力情绪?”

    梁喜春被憋的脸色涨红,拼命的眨眼才让萧晋松了些力道,慌忙咳嗽着说道:“咳咳咳……不、不会,我见过不少喝药的人,除了本身就有施虐倾向的之外,从没见过有人受过什么暴力伤害。”

    这时,内息对毒素的压制已经快要到了强弩之末,萧晋的眼前又是一阵天旋地转。当机立断,他拿出银针将梁喜春刺昏过去,又在梁志宏的身上也刺了一下,然后掏出电话就拨通了一个号码。

    绣完最后一针,周沛芹举起绣花绷子在灯泡下照了照,没有发现有什么瑕疵的地方,就抬头看看时间,想了想,起身对梁玉香道:“玉香,你先坐着,我去趟大山嫂子家。”

    梁玉香抬起头,诧异地问:“去她家干嘛?”

    周沛芹晃了晃手里的绣花绷子,说:“我的这部分活儿绣完了,接下来该大山嫂子接手,现在给她送过去。”

    “都这么晚了,用得着这么着急吗?”梁玉香撇撇嘴,说,“大山家的没了翠翠帮忙,肯定做的没你快,你明天早晨再给她也不迟。”

    周沛芹犹豫了下,摇摇头,说:“这会儿才八点多,早着呢,我还是给她送去吧!要不然,这一晚上都肯定睡不踏实。”

    “瞧你那言不由衷的样儿,”梁玉香取笑道,“有那么一个精壮的小伙子折腾你,老娘就不信你还有精力睡不着觉。”

    “三句不离荤话,你都快要成一个骚婆娘了。”周沛芹啐了一口,红着脸跨出门槛,“你先忙着,渴了自己倒水,等我回来再帮你绣一会儿。”

    “那你快点儿,要是你男人比你先回来,可就要便宜骚婆娘了。”梁玉香开了一句玩笑,周沛芹却理都不理她,径直就出了院门。

    “骚婆娘……都是那个小混蛋给害的!”轻声嘟囔一句,梁玉香继续低头做自己的绣活。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铃声响起,她被吓了一跳,循着声音四处看了看,才发现是从桌子抽屉里传出来的。

    拉开抽屉,里面躺着一部卫星电话,亮起来的屏幕上赫然显示着一个“萧”字。

    “这家伙,有什么话不能回来说,干嘛要打电话,有钱没处花了?”

    梁玉香有心不管,刚要把抽屉关上,忽然又想起之前萧晋所说的“男女情趣”,就有些不爽的撇撇嘴,拿起电话摁了接通键。

    “喂!你婆娘……”

    梁玉香酸溜溜的话刚刚出口,就被萧晋充满痛苦的声音打断:“快……快来村后的院子……救我……”

    后面“咔哒”一声,电话就断了。

    梁玉香吓的魂儿都要飞出来了,捧着电话“喂喂”了好几声,不见有任何回音,忙不迭的跑到院门外,却已经看不见周沛芹的身影。

    望了望大山家的方向,她用力咬了咬下唇,就转身朝村后跑去。

    萧晋在她的印象中,从来都是一副自信满满又坏坏的样子,仿佛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他一样,所以,电话里那种急迫又痛苦的声音,在她听来完全不亚于催命符,让她不敢有片刻的耽误。

    “反正周沛芹能做的自己也肯定能做!”她这样想。

    马不停蹄的来到村后的院子,梁玉香跨进门槛先是喊了一声,没有听到回应,见东头一间厢房里亮着灯,就跑过去推开了门。

    “萧晋,你怎……”

    萧晋就站在门口,脸色是赤红的,双眼中也布满血丝,犹如刚刚从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魔。梁玉香骇的险些惊叫出声,刚要开口询问,就被他一把抱住,紧接着双唇也被一张喷吐着热气的大嘴噙住。

    “唔……”

    梁玉香双眼蓦然睁大,瞳孔却缩小到了极点,想要挣扎,却感觉箍着自己的手臂犹如铁钳一般。

    看着萧晋那近在咫尺、充满了疯狂**的双眼,感受着他霸道无比的侵犯,梁玉香的大脑慢慢就变的空白起来,捶打他胸膛的拳头也越来越无力。

    最终,拳头落下,她闭上了眼。

    不一会儿,她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悲鸣,泪水滚滚而落。

    不知过了多久,当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时,梁玉香觉得自己好像刚刚死过了好几次,尽管浑身上下酸痛难当,可空虚心灵的极度满足感,还是让她恍惚间以为自己是做了一场梦,一场快乐到极点、不想醒来的梦。

    然而,这世界上没有不会醒的梦,也没有能够逃避掉的现实和痛苦。

    “为什么来的会是你?”萧晋的脸埋在她颈窝的长发里,声音仿佛来自天边。

    就像是一把刀扎在了心上,梁玉香强忍着撕裂般的心痛,咧嘴笑道:“怎么,姐伺候的你不满意?”

    萧晋摇摇头,叹息道:“说实话,来的是玉香姐你,我很高兴!但是,这种情况对你来说太不公平了,我不想让你因此而怨恨我。”

    这话让梁玉香好受了一些,可心上的疼痛减轻了,心里的委屈又紧接着涌了上来,张嘴狠狠的在他肩头咬了一口,她带着哭腔骂道:“混蛋!既然不想我恨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

    萧晋抬起头,拂去她脸上被汗水黏住的发丝,苦笑道:“所以我才会问为什么来的是你呀!”

    “你还有脸问?我当然是来救……”话说到这里,刚来时萧晋那恐怖的样子忽然掠过梁玉香的脑海,她愣怔片刻,问:“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