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98章 无耻和肮脏
    “你就说你想要多少吧!”梁喜春似乎不太想跟萧晋周旋,再一次直截了当道。

    萧晋伸出一只手掌,不说话。

    “五万?”

    萧晋又将手掌翻了一下。

    梁喜春双眼一眯,干笑道:“萧老师是在开玩笑吧?!十万块,这荒郊野岭的,你让我上哪儿去给你弄去?”

    萧晋老神在在的靠着桌子,摸出一支烟点上,悠然的吐着眼圈说:“我不介意等到明天这个时候,来回一趟青山镇,怎么都够了。”

    梁喜春定定的看了萧晋一会儿,忽然叹了口气,表情就变得凄苦起来。“萧老师,不瞒您说,我和志宏回来干这种事情,也是有苦衷的。”

    “哦?什么苦衷?说来听听。”

    “我俩是五年前去的岭南,没有文化,也没什么能力,想赚大钱,就只能舍了这张脸,所以,我就去当了小姐,而志宏也成了一个少爷……哦,少爷就是……”

    “我懂,”萧晋打断道,“你继续。”

    “也对,忘了萧老师本身就是大城市里的人。”梁喜春不好意思的笑笑,就接着讲道:“我吧!当小姐迎来送往的虽然恶心,但好歹收入还不错,偶尔碰上大方的客人,一晚上就能挣上万块。

    可志宏就不一样了,那些富婆虽然都舍得花钱,可一个个的比男人都狠多了,往往他接上一个大活,就能丢掉半条命去,回来后至少也得休息上十天半个月的。”

    说到这里,也不知是想到了伤心处,还是装的,梁喜春的眼眶都红了,低头抹抹眼角,才继续说道:“也是怪我,不该给他出主意让他去干长线,可我也是为了他的身体着想啊!

    后来,他不知道从哪儿就认识了一个老公在外面包二奶的小富婆,那女的对他挺好,也肯为了他花钱,当时我还挺高兴的,想着我们终于可以早一点攒够钱,好在岭南买个大房子了,谁知……谁知没过多久,他们就被那个女人的老公给发现了。”

    不得不说,梁喜春很有讲故事的天分,明明说的是一对不要脸的夫妇为了钱出卖灵魂,却被她讲的声情并茂、可怜兮兮,就跟选秀节目的参赛感言似的,再配合上恰到好处的几滴眼泪,简直了。

    萧晋这会儿脸上就是一副被打动了的表情,伸手进兜本想去摸手绢,忽然想起陆熙柔才拿它擦过香汗,不由就有些不舍得,眼角一瞥,便将枕巾扯过来递过去,自己也顺势坐在了梁喜春的身边。

    “擦擦吧!这个还是新的,没人用过。”

    “谢谢!”梁喜春用枕巾擦了擦泪水,又接着讲述道:“那个女人的老公是混黑的,在岭南有七八家夜总会,当时他抓住志宏,就逼着我陪他睡了一个月。

    那一个月我受尽了折磨,却依然没能让他满意,最后在我们的苦苦哀求之下,他才答应,说只要我们给他的每家夜总会都找来一个新姑娘,就会放过我们。萧老师……”

    她一把抓住萧晋的手,哀切道:“我们……我们也是逼不得已啊!”

    “唉!你们确实挺可怜的。”萧晋一脸感同身受的反握住梁喜春的小手,又问:“那现在你们都已经离开岭南那么远了,为什么不干脆直接跑掉,还要听他的做什么?”

    “那是因为……因为……”说着说着,梁喜春的嘴唇又开始哆嗦,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我们这五年赚的所有辛苦钱,都被那个人拿去了呀!逃跑容易,可这五年受的苦,遭的罪,就全都成了白费,萧老师,换成你,你会甘心么?”

    “指定不能甘心!”萧晋斩钉截铁的说着,手臂也自然的将梁喜春揽在怀里,轻拍着她的后背又安慰道:“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梁喜春猫一般靠在萧晋的怀里,闭着眼,说:“萧老师,其实你是一个好人,我能感受的出来。”

    “所以?”

    “所以……”梁喜春抬起头,楚楚可怜的看着他说,“我和志宏身上现在还有三万块钱,都给你,你就行行好,放过我们吧!”

    萧晋面露犹豫:“这个……”

    梁喜春眼底厉芒一闪,就又红了脸,低头娇羞无限的说:“如果……如果萧老师不嫌嫂子身子已经脏了的话,在囚龙村的这些天里,嫂子愿意每天晚上都……都来找你……”

    尽管早就在形形色色的女人中间练就了一身不俗的演技,可此时此刻的萧晋还是忍不住有点想吐,野鸡他不是没有玩过,也从来都不觉得那些靠自己来赚钱的女人有什么可耻的地方,但梁喜春却让他真正明白了什么叫无耻和肮脏。

    人性一旦泯灭,就不能被称之为人了,连畜生都不如。

    想归这么想,他还是得忍着恶心,用手指抬起梁喜春的下巴,笑问:“真的?每晚都来?”

    “讨厌!人家都说得那么清楚了还问。”

    梁喜春轻轻打了他一下,站起身,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就用勾人的目光看着萧晋,手指轻扯衣领,声音里带着**说道:“都怪你,害嫂子哭了一鼻子,都哭热了呢!”

    “热就把衣服脱了呗!”萧晋嘿嘿笑道,“反正这床上的被子也是新的,要是再冷了,也不怕。”

    梁喜春妩媚的白他一眼,款款的踏着猫步走过来,俯身用指尖点点他的额头,嗔道:“嫂子要收回刚才说的话,你才不是好人,你就是个大坏蛋!”

    “坏就对了,”萧晋忽然伸臂抱住梁喜春,并将她压在床上,说,“我要是不坏的话,怎么能让嫂子主动来找我呢?”

    梁喜春上衣的扣子不知何时又打开了好几颗,她双臂勾住萧晋的脖颈,一边将他的脸往胸口拉,一边双眼迷离道:“嫂子身上出了不少的汗,你来闻闻是香的……还是臭的?”

    萧晋神色一凛,心中便冷笑起来:原来是想下药,你妹的,早说啊!早说老子就不陪你演这么恶心的戏了。

    “嫂子身上的汗倒是不臭,就是不知道这些汗……是不是真从嫂子身体里冒出来的汗呢?”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