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97章 想男人了
    借着院里微弱的灯光,萧晋上下打量着梁喜春。

    平心而论,这个女人还是蛮漂亮的,个子不高,却是标准的葫芦形身材,欧派的规模虽然不如梁玉香,但也不算小,起码跟周沛芹是不相上下的,只可惜,她身上的风尘气太重了,让她的容貌看上去有点廉价。

    “谢意我心领了,歉意就算了,反正我也没吃亏,都是乡里乡亲的,喜春嫂子就不用这么客气了。”

    梁喜春眼角抽搐了一下,心说这小子居然还要拿乔,看来胃口绝对不会小!

    “那怎么行?刚才都说了,您是我们村的大恩人,冒犯了您可不是一般的小罪过,所以,您就看在嫂子一片诚心的份儿上,试着接受下呗!”

    说着,她的身子就往前凑了凑,丰硕的欧派不露痕迹的挤在萧晋的胳膊上,眼睛还眨了两下,媚气十足。

    “这个……”萧晋脸上适时露出一副猪哥相,眼珠子瞄着梁喜春来之前特意打开的衣领,嘿嘿笑道:“既然嫂子都这么说了,那……跟我来吧!”

    说完,他就跨出门槛,带上院门,当先朝着村后那个中草药的院子走去。

    梁玉香在屋里看见萧晋竟然走了,扭头瞅瞅依然还在专注的绣着花的周沛芹,开口道:“哎!看见了没?你男人跟着梁喜春走了。”

    “看见了。”周沛芹头都不抬的说。

    梁玉香诧异极了:“你就不担心?”

    “担心什么?”周沛芹茫然的抬起脸,然后才明白过来她的意思,便微微一笑,说:“他呀!性子倔得很,要真想做什么,没人能阻止得了,我就是担心也没什么用,倒不如不管不问,还能过的轻松一些。”

    梁玉香被她这种“超前”的思想给惊的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不可思议的问:“难道你就不怕他被哪里来的狐狸精把魂儿给勾去?”

    周沛芹又笑了笑,低头继续做活。

    “有本事的男人身边从来都不会缺少狐狸精,他要是能被勾去,早就不会在这里了。另外,话说回来,他本来就是老天爷赏给我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收回去,我不趁着现在好好享受,非要像个泼妇一样跟他闹,那不是没脑子么?”

    梁玉香彻底没了话说,可心里一想起萧晋跟梁喜春在一起的画面就极度的不爽,忍不住又撇嘴道:“你倒是个心宽的,要是换了我,摊上个这么好的男人,就算不把他拴在裤腰带上,也得每天把他给榨的干干净净的,任什么狐狸精来了,都得乖乖的喝老娘的刷锅水。”

    “呀!你个浪蹄子,还真是什么都敢往外说!”周沛芹啐了一口,红着脸瞅瞅里屋的房门,低声取笑道:“咋了?想男人了?”

    梁玉香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就点了点头,酸溜溜地说:“我可不像你每天都有人变着花样的伺候,说句不要脸的话,老娘现在看见擀面杖腿肚子都有点想打颤。”

    “噗!”周沛芹忍不住大笑起来,梁玉香也跟着笑,只是心里却恨恨的骂着:都怪那个小混蛋总是提起擀面杖,害的老娘现在连面饼都不敢烙了。

    这边两个思春的妇人在说着荤话,那边萧晋则已经带着梁喜春来到了村后。

    今晚天上云比较多,没有月光,村里也没什么路灯,外面几乎就是伸手不见五指。

    萧晋的卫星电话没有手电筒功能,但屏幕的亮光也足以让人看清道路了,可不知梁喜春是真胆小还是怎么,起先说是害怕,牵住了萧晋的手,后来又嫌路不好走,几乎整个上半身都挂在了他的胳膊上。

    一路走来挤挤挨挨、磨磨蹭蹭,先不说萧晋作何感想,反正触感确实不错。

    来到种草药的院子前,萧晋拿出钥匙打开院门,带着梁喜春走了进去。

    梁喜春很是意外,就问:“萧老师也在这个院子里住吗?”

    “不,我懂点中医,所以就找老族长要了这几间院子打通,专门用来种草药。”

    萧晋说着,蹲下身在门槛底摸了一下,然后甩了一下手,像是把什么东西给扔出去了似的。

    梁喜春一听他说懂中医,心里就是一咯噔,所以压根儿就没心思去在乎他扔出去了什么。

    那个药确实无色无味,应该……不会被他发现吧?!

    犹豫片刻,她还是一咬牙,选择继续按计划行事。

    萧晋带着她走到一间厢房前,推开房门,伸手进去摸到门边的灯绳拉了一下,电灯随之亮起,于是便道:“有话就在这儿说吧!这个时间,一般不会有人来这间院子。”

    梁喜春走进屋里,一眼看见桌子上的茶壶就是一喜,之后又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四周,见屋子明显是刚刚翻新好的,除了茶壶等生活用品之外,床上连被褥都有。

    “谁住在这里?”

    这是间用来住人的厢房,没有待客的用途,所以屋子里只有一把凳子,但梁喜春却坐在了床上。

    “刚整修好,目前还没人住,”萧晋在凳子上坐下,说,“等所有的房子都修完了,不出意外的话,我就会搬进来。”

    梁喜春愣住,问:“你不打算在沛芹姐家住了吗?”

    萧晋目光饶有兴趣的看了看她,不答反问:“喜春嫂子,你是来跟我闲唠家常的么?”

    梁喜春神色一僵,随即便深吸口气,沉声道:“萧老师,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找你的目的,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所以,干脆一些,你就直接说出你的条件吧!”

    “还是嫂子上道!”萧晋不咸不淡的夸了一句,然后说:“以服装厂招工为由,把人骗到岭南当鸡,这已经构成了拐卖妇女儿童罪,而且还是其中最严重的一种,量刑起码十年起,对此,不知嫂子心里可清楚?”

    梁喜春冷冷一笑,说:“萧老师,你这就没意思了吧?!要报警你早就报了。”

    萧晋点点头,道:“确实,我没有报警的打算,不过,要是嫂子的诚意让人很失望的话,我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哦!”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