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92章 神奇的二丫
    萧晋不知道这一晚周沛芹有没有睡着,反正他睡得是非常舒服,早上起来的时候,小寡妇已经不知去向,锅里有早餐在热着,绣活篮子却不见了,显然她是自觉没脸见女儿,早早的就避开去别人家干活了。

    带着梁小月一起刷牙洗脸又吃完早餐,又牵着小丫头一起去祠堂上学,他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适应“父亲”这个角色了,不由有些感慨,明明才只是二十郎当岁而已,就有岁月无痕之感,也不知是无病**,还是未老先衰。

    作为老师,学生太乖了有时候也不太好,每天都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上课虽然轻松,可没有几个坏孩子捣乱,总觉得少了点调剂,有点无聊。

    一上午的课程平淡的过去,收拾完教具,抬头又看到了安静等着他的梁二丫。

    就像是一个你明知道会发生却又不知道会什么时候发生的小意外一样,权当是无聊教学生活中的一点波澜,似乎也不错。

    这样想着,他就笑笑,起身走过去,也不说话,只是朝小丫头伸出了手。

    梁二丫很自然的把小手放在他的掌心,然后便被他牵着出了祠堂。

    “上次挖的蘑菇吃完了?”走在通往郑云苓家的路上,萧晋问。

    梁二丫点点头。

    萧晋又问:“蘑菇长得好吗?”

    “好,我多种了些。”梁二丫的语言风格依然简洁的令人发指。

    “乖!”萧晋揉揉她的小辫子,随口道:“老师要奖励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下次老师进城的时候买来送给你。”

    梁二丫像是早就有答案似的,直接抬起头就说:“手机。”

    萧晋怎么都没料到会听见如此“市俗”的回答,愣了愣,不确定的问:“你说的……是打电话的那个手机?”

    梁二丫一本正经的问:“还有别的手机吗?”

    “呃……老师能问一下,你为什么想要手机吗?毕竟咱们村里又不能打电话。”

    “你给沛芹婶婶买了,也给云苓姐买了,云苓姐还告诉我,梁翠翠也有。”

    萧晋顿时满头黑线。

    他给这些人买了,所以梁二丫就觉得她也得有,小丫头要的根本就不是手机,而是公平。

    只是这个“公平”是从哪儿来的,他不大敢往深处想,所以他并不打算给予梁二丫这个“公平”。

    “那个……二丫,手机很贵的,”他斟酌着词语说,“我给你沛芹婶婶买,是因为方便我外出的时候及时知道村里的事情;给你云苓姐买,是想让她写起字来不那么麻烦,而且,她将来可能也会经常去城里,早点熟悉手机是应该的。

    至于梁翠翠,她现在就在城里,必须要有手机啊!”

    “你不想给我?”梁二丫抬头看着他问。

    尽管女孩儿的双眼中并没有什么情绪,可萧晋还是觉得她像是在质问负心汉一样,莫名的心虚。

    “不是不想给你,只是觉得你用不上……”

    “撒谎!”

    “真的,城里十二岁的孩子就有手机的也没多少呀!二丫乖,等你长大了,或者去城里上学的时候,老师一定给你买,好不好?”

    梁二丫抿了抿唇,忽然松开他的手就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萧晋拉住她:“你干嘛去?”

    “我想吃蘑菇了,去后山挖。”

    嘿!这丫头也会耍小性子了,这似乎是好事,起码将来不会长成柳白竹那种充气娃娃样。

    好事就该鼓励,于是,萧晋哭笑不得的摇摇头,硬把小丫头给拽到身边,说:“好好好,老师下次进城的时候就给你买,但你必须听话,以后可不准再拿自己跟沛芹婶婶和云苓比了。”

    “为什么?”

    “因为……她们都是女人,而你还是个丫头。”

    梁二丫不吭声了,也不知道是听明白了还是什么。

    在郑云苓家吃完美味的午饭,萧晋照例先为贺兰艳敏排毒,只不过这次梁二丫坚持要在旁边看着,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又一次像个怪蜀黍一样哄得贺兰艳敏脱掉衣服之后,萧晋将她瘦弱的身体轻轻放在床上,先是用银针刺入她几处大**,然后开始运起内息温养她的身体。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虽然这才只是第三次治疗,但他还是觉得贺兰艳敏的脸色似乎有了那么一点点的红润。

    这给了他不少鼓励,内气的输入速度就微微加快了一些。

    不知过了多久,正当他要引导着内息在贺兰艳敏体内运行最后一个小周天的时候,忽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股冰冷凌厉的气息,瞬间就将他微弱的真气给冲的七零八落。

    他吓了一跳,睁开眼来,就看见梁二丫的一只手掌贴在贺兰艳敏的小腹上。

    “二丫,快住手!”

    他惊叫一声,慌忙抓住贺兰艳敏的手开始把脉,片刻后却惊奇的发现,那道冰冷的气息并没有对贺兰艳敏的经脉造成什么伤害,反倒还在净化她体内积存的毒素,尽管速度缓慢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但确确实实是在净化不假。

    萧晋惊呆了,放下贺兰艳敏的手腕,转眼看向依然面无表情的梁二丫。

    “二丫,你刚才在做什么?”

    梁二丫摇摇头,说:“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还要那么做?”

    “我看你在那样做。”

    萧晋闻言有点犯傻。要知道,他的真气可是实实在在的被爷爷用鞭子从小抽出来的,要是随随便便一个孩子看一眼就能释放出来,他觉得自己就可以一头撞死在梁玉香棉花一样的胸脯上了。

    从一个没有表情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出是真是假来,他想了想,就又问道:“你知道你输入进艳敏体内的东西是什么吗?”

    梁二丫还是摇头。

    “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感应到那个东西的?”

    梁二丫想了想,说:“两年前。”

    “从一开始就能操控它并释放出来吗?”

    梁二丫又摇了摇头,说:“去年夏天,蚊帐里有蚊子,我很困,就随便挥了挥手,第二天发现蚊子都死了,然后就开始练习,今年夏天,我已经不需要蚊帐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