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90章 你只能戴绿帽子

第190章 你只能戴绿帽子

 
    梁志宏跌跌撞撞的跑回自己家,见到妻子梁喜春正送两名乡亲出门,连忙放慢脚步,用袖子擦干净下巴上的血迹,紧闭着嘴,脸上堆起笑容,频频点头招呼,就是不说话。

    待那两名乡亲走远一些,他一把抓住妻子的手匆匆回了屋,拎起行李箱就开始往里面塞东西。

    “快!这里不能呆了,我们赶紧走!”

    梁喜春被他给弄懵了,上前抢过箱子,皱眉道:“梁志宏,你又犯什么神经病?咱们回来一趟容易吗?这啥事儿都还没办成呢,怎么能……啊!你的嘴怎么了?怎么在流血?”

    “是那个姓萧的支教老师打的,”梁志宏眼中闪烁着恐惧和怨恨交织的光芒,说,“而且,他好像也猜出了咱们是干啥的,这会儿说不定已经报警了,咱们还是赶紧跑吧!”

    梁喜春闻言,眉头皱的更紧了,微微思索片刻,见丈夫又开始收拾东西,不由气急,抬腿就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骂道:“你个怂货,出了事就知道跑,长点脑子好不好?这大山里根本就没有手机信号,他上哪儿报警去?

    还有,这深更半夜的,咱们俩走山路都不一定安全,他一个城里来的弱秀才,敢单枪匹马的就往山里钻吗?

    你个傻佬!就算他要报警,也得等到天亮,到时候咱们照样可以大摇大摆的离开,说不定比他还要更快到达镇上呢!”

    梁志宏想了想,就觉得媳妇儿说的很有道理,咧嘴刚要笑,又惊惶道:“那他要是告诉村民们呢?”

    梁喜春眼中也闪过一丝慌乱,随即又不屑道:“他说了大家就会信吗?你可别忘了,咱们两个可是乡亲们看着长大的老实孩子,而他却是个外来人。

    到时候,咱们只要咬定了他是因为咱们要带走给他做绣活的劳力而血口喷人,再把绣活在城里的价钱讲的贵一些,说他其实是在赚乡亲们的血汗钱,你说乡亲们会相信谁?”

    梁志宏越听眼睛越亮,到最后更是心花怒放的抱住梁喜春就狠狠亲了一口,说:“我媳妇儿就是厉害,简直就是诸葛亮在世啊!”

    “去去去!夸人都夸得这么老土,满嘴是血,恶心死了,滚远点!”梁喜春不耐烦的推开他,鄙夷道,“你跟着张老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咋就学不到一点人家的水平呢?怪不得人家能当上大老板,而你却只能戴绿帽子。”

    被媳妇儿这么说了,梁志宏非但没有一点生气,反而快速的倒水漱了下口,又凑了上去,腆着脸道:“瞧你说的,也就张老板那样的大富翁才配得上冰雪聪明的媳妇儿你嘛!我要是那么厉害了,哪里还能轮得到他?”

    梁喜春闻言越发的得意了,看向丈夫的眼神自然也更加的鄙夷,抬起下巴,趾高气扬的走到床边坐下,双臂抱在丰硕的胸前,又神情凝重道:“咱们这次回来,可是张老板特意交代的,十万现金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给了咱们,咱们可不能对不起人家的信任啊!”

    “是,是,”梁志宏捞起妻子一条腿放在自己腿上,一边狗腿子似的捏着,一边点头附和道,“咱们今天一下午就说服了三家人把闺女和儿媳妇送出去,剩下能看能用的也没几家了,估计明天摆平了那个姓萧的,很快就能搞定。”

    梁喜春沉吟片刻,道:“对了,你刚刚不是忽悠郑云苓那个哑巴去了吗?怎么会跟那姓萧的起了冲突?”

    “别提了,”梁志宏恨恨的吐了口唾沫,说,“他娘的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好鸟,居然已经把郑云苓那个小贱人给占了,老子去的时候,正赶上他们吃饭。”

    “该!”梁喜春踹了丈夫一脚,幸灾乐祸道,“让你惦记不该惦记的,那姓萧的怎么没打死你?”

    梁志宏被踹的身子歪了一下,重新又抱住媳妇儿的腿,苦着脸说:“老婆啊!你也得为我想想嘛!

    在岭南的时候,你天天都跟张老板在一起,有的时候在车后座上就胡天胡地,好歹也考虑一下在前面开车的我的感受呀!那些小姐又不肯白给我干,我有需要都只能自己解决,你看了就不心疼么?”

    梁喜春斜乜他一眼,冷冷道:“自己没本事,连几个出来卖的野鸡都摆不平,你还有脸怪我?”

    “没有没有,”梁志宏谄笑道,“我知道媳妇儿你大度,也疼我,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我受苦不管的。”

    对于丈夫的讨好,梁喜春显然十分受用,哼了一声,就说:“别废话了,把你到了那哑巴家发生的事情,还有那姓萧的说了什么,都跟我讲一讲。”

    “哎!”梁志宏点点头,当下就把当时的情况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梁喜春听完一怔,问:“你确定他是慢慢的走向你,而且你跑了之后也没有要追的意思?”

    梁志宏回想了一下,点头:“确定!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他走得很慢,还晃晃的,好像多牛逼似的,我爬起来跑的时候专门回头看了一眼,他一动都没动。”

    梁喜春眯起眼,沉思良久,嘴角就慢慢的翘了起来,然后抬腿又踹了丈夫一脚,骂道:“你个猪兜,得亏老娘谨慎,要不然就要被你给坑死了!”

    梁志宏一脸茫然,问:“我……我咋了?”

    “咋了?”梁喜春伸出手指点着他的脑门,说,“那姓萧的根本就没想报警,也没想告发咱们,你却怂的要连夜逃跑,蠢成了这样,你还好意思问咋了?”

    梁志宏吃惊的瞪大眼:“你咋知道他不打算告发我们的?”

    “痴线!”梁喜春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一个一下子就能把你打飞的人,会那么容易就让你跑掉,也不过来追?”

    梁志宏眨巴眨巴眼,拍手道:“对呀!为什么呢?”

    “因为他就像你说的那样:根本就不是个好鸟!”梁喜春笃定的说,“虽然还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我们身份的,但他没有第一时间就告发我们,还对你高高拿起轻轻放下,这就足以说明:他也是个贪财的,就想利用这件事敲诈勒索咱们一下。”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