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85章 请相信我的操守

第185章 请相信我的操守

 
    一般人所以为的针灸,就是通过银针刺入人体**位来调理经络平衡,从而达到治疗目的的方法。

    这个解释没有错,但不完整,确切的讲,它只是解释了针灸一半的概念。

    所谓针灸,其实并不是一种医疗手段的名称,而是针法和灸法的统称。也就是说,针和灸是分开来的,“针”就是一般人都知道的针刺,而“灸”,顾名思义,就是灼烧了。

    当然,直接烧灼皮肤会产生剧痛,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了,所以现如今一般意义上的“灸”,更多的是点燃一种名为艾草叶的中药材来熏烤。

    简而言之,“灸”就是通过燃烧艾叶所产生的热量来活血通络的。

    至于拔罐,一般人都是知道的,而陆熙柔因为中毒时间太长,毒素已经遍布全身,所以,单纯一种两种很难祛除,必须这三种方式同时进行才勉强可以。

    郑云苓早就把所需要的银针、艾绒、火罐和酒精灯都摆放在了一个小炕桌上,陆熙柔见东西满满登登的摆了一桌子,心里就有些打怯,弱弱地问:“会不会很疼啊?”

    萧晋净了手,捏起一枚银针,冷冷地瞟着她说:“你是不是想让我为解开你的声带**位而后悔啊?”

    “没有没有,”陆熙柔赶紧摇头,可怜巴巴地说,“我就是有点害怕。”

    “害怕就不治了么?”

    陆熙柔表情一苦,就把小脸埋进了枕巾里,颤抖着声音说:“那……那你可要快一点啊!我从小就最受不了疼了。”

    萧晋笑笑,出手如风,眨眼的功夫就在女孩儿后背的几处大**上刺入了数枚银针,然后依次一边轻轻提拉捻着,一边吓唬道:“那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了,针刺因为**位不同,感觉也会不同,有的就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下,有的却比西医打针还要疼得多。

    而且待会儿还要点火熏烫,所以,我个人建议你最好嘴里咬个东西,感受能好一点。”

    “啊?”陆熙柔转过脸来,声音都带上了哭腔,恳求道:“萧晋,你……你待会儿轻一点好不好?”

    “不好!”萧晋摇头道,“大坏蛋和臭流氓一般都很喜欢把姑娘们弄疼,我也不例外。”

    “别啊!刚才我是太激动了,口不择言,你千万别往心里去!”陆熙柔赶紧没节操的说好话,“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你是一个大好人!”

    萧晋斜着眼看她:“真的?”

    “真的真的,比珍珠还真!”陆熙柔一脸庄重的说道,“昨晚云苓姐跟我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天绣、山菌、还有梁翠翠,囚龙村民跟你非亲非故,而你却愿意为他们的福祉而奔波,我对此真的很钦佩。

    如果这都不算是好人的话,那什么才算?”

    萧晋笑笑,将已经被团成了一个个小绒球的艾绒分别穿在陆熙柔后背的那些银针尾端,随意道:“如果不是因为有求于我,这些话估计打死你都不会对我说出来吧?!”

    陆熙柔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本来嘛!你这个家伙心肠虽好,但个性太恶劣了,我干嘛要平白无故的夸你?”

    “嗯,还不错,说的是实话。”

    “那你倒是答不答应轻一点啊?”

    说着,陆熙柔转过头,却见萧晋手上拿着一个打火机正要打火,不由奇怪的又问:“先拔罐么?”

    “不,”萧晋打着火机,然后挨个点燃那些穿在针尾的艾绒,“已经针完了,现在在灸,下一步才是拔罐。”

    “针完啦?”陆熙柔不敢置信的用力扭过头,待看见肩头一枚银针上正在冒烟的绒球后,才知道自己又被这个家伙给耍了。

    “明明可以直接告诉我,偏偏要这么做,你这人真讨厌!”

    “不讨厌的话,还怎么听你的真心话?”

    说着,萧晋用镊子夹起一团被酒精浸湿的棉球,轻轻的在陆熙柔的背、腰、尾椎和两条腿的大腿内侧分别各擦拭了几下。

    酒精很凉,陆熙柔被刺激的哆嗦一下,又不解的问:“拔火罐还要擦酒精的吗?”

    “你要拔的不是普通火罐,而是刺络拔罐,也叫刺血拔罐。”丢掉棉球,萧晋又从银针包里捏起一枚三棱针,“顾名思义,就是要在你身上刺几个小的出血点,然后再用火罐来拔,用真空吸力将你体内的毒素吸出来。”

    说着,不等陆熙柔反应过来,他手里的三棱针就落了下去,眨眼间就在酒精擦过的那几个部位都各刺出了数个小的渗血点。

    因为这次是要出血,所以难免会有一点疼痛,虽然并不怎么强烈,陆熙柔还是本能的轻叫了几声,特别是在萧晋刺中双腿内侧时,或许是因为离关键地方太近的缘故,她的身体还轻轻颤抖了几下。

    接下来,萧晋将特意买来的玻璃罐一一的用火燎过之后扣在陆熙柔的身上,待只剩下大腿内侧时,却发现这姑娘又把腿给夹的紧紧的,连塞一根手指头的缝隙都没有。

    “喂!你故意的是吧!明知道这里要拔罐,还并的这么紧?知不知道,如果女孩子没有股下三角区,就说明要么是大腿不够细,要么就是屁股不够大,总之就是身材很不好,懂吗?”

    陆熙柔这会儿哪里还会在乎身材问题?死死的把脸埋进枕巾里,瓮声瓮气的哀求道:“非……非要拔那里吗?不拔行不行?”

    萧晋翻个白眼,问:“你是医生?我是医生?”

    “可是……可是那样的话,就全都……全都被你看到了呀!”

    女孩儿说话的时候,身体颤抖的厉害,而且似乎还隐隐泛起了一点玫红色,显然是已经羞涩到了极点。

    萧晋见了,就叹口气,声音放轻柔道:“熙柔,我承认我不是什么好人,也承认你的身体对我有着很大的吸引力,如果换一种情况,你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肯定会忍不住对你做坏事。

    但是,我现在正在为你治病,也就是说,此刻的我就只有一种身份,那就是大夫!而我,是绝对不会玷污这个身份的。

    所以,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但请不要担心我的操守,我萧晋没有对女人用强的习惯,就算有,也不会发生在行医的过程中。”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