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82章 咱得当大爷
    男人一感动,就容易对女人鞠躬尽瘁,而这一“鞠躬”,就会累着腰。

    第二天早晨,被雨露充分滋润过的周沛芹容光焕发的去做饭了,萧晋却用了极大的毅力才从床上爬起来,腰部的骨头就像是生锈了似的,一动就咔吧咔吧的响。

    吃饭的时候,周沛芹见他哈欠连天的样子,小脸就红红的,把自己的荷包蛋夹到他的碗里,嗔道:“以后可不能……这么胡闹了,你每天都还要早起给孩子们上课呢!”

    萧晋想都不想就摇头道:“那可不行,诸葛武侯他老人家说过,‘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事儿就是死也不能断掉。”

    “呸!”周沛芹啐道,“人家诸葛亮说的是这个事儿吗?”

    萧晋厚着脸皮嘻嘻地笑:“一样一样,领会精神。”

    “反正我不答应,”周沛芹看了坐在对面的女儿一眼,说,“你的身体要紧,今晚我跟小月睡。”

    “啊?”梁小月的小圆脸立刻就皱了起来,犹豫道,“我也想跟娘一起睡,可娘你能不能别总搂得我那么紧啊?这些天我都被你憋醒好几次了。”

    紧抱着人睡觉是周沛芹和萧晋在一起后才养成的毛病,所以被懵懂的女儿一下子给捅出来,小脸顿时就红透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而一旁的萧晋却是无良大笑,抱着小丫头一连亲了好几口才作罢。

    吃完饭,萧晋去祠堂上课,村里的孩子们依然好学且懂事,让他无比欣慰的是,在他离开的这几天里,孩子们没有一个懈怠学业的,尽管作业完成水平有好有坏,却都能看得出来他们都极为的认真。

    一上午的课程平平淡淡过去,放学的时候,萧晋一点都不意外的发现梁二丫又留在教室里等他。

    小十天的时间过去了,对于这个小丫头的奇怪举动,他已经习惯了,反正孩子还没到情窦初开的年纪,只是错误的把亲切感跟成年人的世界给联系到一起而已,跟过家家差不多,并不是真的喜欢上他,所以也没什么好怕的。

    收拾好教具,他起身冲女孩儿招了招手,说:“走吧!老师带你去云苓姐家吃好吃的。”

    梁二丫还是那副三无少女样儿,走过来握住他的手,问:“你带回来的那三个女人是什么人?”

    萧晋满头黑线,抬手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对老师说话要用敬语!另外,小孩子要有礼貌,什么叫‘三个女人’?你应该问‘那三个姐姐是谁’才对。”

    梁二丫揉揉脑袋,抬着头看他不说话。

    无奈的叹息一声,萧晋回答说:“她们生病了,是来找老师看病的。”

    “看完病就会走吗?”

    “那是肯定的啊!人家又不是这村里的人,病好了当然会走。”

    梁二丫点点头,松开他的手就走向了自己家的方向。萧晋奇怪的问:“你不去云苓家吃好吃的么?”

    梁二丫头都不回的说:“昨天去挖了蘑菇,不吃会坏。”

    萧晋这才明白过来,那丫头竟然只是为了问一问那三个女人跟他是什么关系。

    这孩子的过家家……总觉得好恐怖耶!

    苦笑着摇摇头,他转身继续走向郑云苓家。

    到了地方一推开院门,就有熟悉的带有中药香气的味道扑鼻而来,院子里,陆熙柔坐在小方桌前,双手拿着一根鸡骨头,正毫无形象的吃着。

    柳白竹依然站在她的身后,而贺兰艳敏则像个幼儿园的乖孩子似的,明明馋的直舔嘴唇,却还是规规矩矩的坐在小板凳上,一动不动,看到他来了,就激动的直招手,口中唤道:“哥哥朋友、哥哥朋友,鸡!”

    探头看看还在厨房里忙活的郑云苓,萧晋就走到桌前,夹出一根鸡腿吹了吹,然后递给贺兰艳敏,这才斜眼鄙视着陆熙柔,说:“拜托!你好歹也是一方大员家的千金,这饭桌上的礼仪连一个弱智儿童都不如,不觉得丢人吗?”

    陆熙柔瞥他一眼,丢掉手里的骨头,又从盆里夹出一个鸡翅来,一边嘶哈嘶哈的啃着,一边说道:“我长这么大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炖鸡,你这家伙小心眼,肯定会跟我抢,所以我就趁你还没来,能多吃一点是一点,这可是经过云苓姐同意的。

    至于艳敏,我给她她不要,显然除了你这位‘哥哥朋友’之外,她谁都不相信。”

    错了,大错特错!这姑娘岂止是不像林妹妹,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啊!丫分明就是个毫无节操的二货加吃货嘛!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难道城市里就养不出一个真正娇娇怯怯温柔如水的姑娘来么?

    萧晋头疼的摇摇头,起身到厨房帮郑云苓端菜,“云苓啊!你可不能对外面那三位太客气,她们是来看病的,是求着咱的,凭啥你这么伺候她们呀?

    知道大城市里的医生为啥总挨打么?因为他们十个里起码有七八个都当自己是大爷一样,明明只是干着赚这份钱的工作而已,却以救世主自居,咱得跟他们学,你明白不?”

    郑云苓好笑又好气的白他一眼,将他推出了厨房。

    萧晋端着一盘野菜炒鸡蛋回到桌子前,坐下拿起一个馒头,边吃边问陆熙柔道:“今天的药喝了吗?”

    “喝了,”陆熙柔点点头,说,“我跟艳敏一起喝的。”

    “嗯,那你做好准备,待会儿吃完饭,回屋把衣服全脱了,我给你针灸。”

    “咳咳咳……”陆熙柔一口鸡汤呛进了嗓子眼,咳的小脸通红,好不容易喘匀了气,就瞪着溜圆的眼睛问:“全……全脱?”

    萧晋嘴角坏坏的翘着,说:“知足吧!得亏你需要艾灸的地方大都集中在背部,否则,说不定还得刮毛呢!”

    陆熙柔的小脸瞬间就被吓白了,定定的看了他好一会儿也分辨不出真假来,心里这才后知后觉的有点害怕:自己来到这深山老林里,就等于是主动爬上了萧晋的案板,任他宰割啊!

    扭头看看柳白竹,她哭丧着脸说:“白竹姐,你可一定要保护好我啊!”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