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77章 他不就是个大混蛋吗

第177章 他不就是个大混蛋吗

 
    什么是有灵性的女人?赵彩云这样的就是。

    人长的并不如何美艳,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也没有见识过世间繁华,偏偏就能无师自通,只凭一句话、一个眼神、一颦一笑,就足以勾魂。

    要不是旁边还有陆熙柔和郑云苓在,萧晋一定会被她这句充满了生活气息、却又韵味儿十足的话给勾的热血沸腾。

    “你不让我给爸爸打电话,”陆熙柔忽然开口,“就是因为有这个马县长为你平事儿?”

    萧晋点头,反问道:“怎么?难不成你这位大小姐还要因为他包庇我而开展一场反腐倡廉运动么?”

    陆熙柔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

    经过这次的事件,她对萧晋算是终于有了一点清晰的了解:这个家伙不是好人,但也算不上坏蛋,说话做事张狂,极容易给人冲动和低劣的假象,实则他所有的举动都不是无的放矢。

    对贺兰鲛恶言恶语,那是因为他有双方独特的羁绊做依仗;现在对张东玺出手狠辣,自然也是因为天石县县长的存在。

    说不定,他打张东玺打的这么狠根本就不是为了出气,而是借题发挥,至于背后的真正目的,那就要等那位马县长到了之后才能知晓了。

    电话打完不到五分钟,院外面忽然就响起了手机铃声,紧接着就听有人小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杂乱的脚步声就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的声音是越来越远。

    柳白竹侧耳静听了片刻,回头说:“小姐,他们确实走了。”

    此时此刻,之前全程听完萧晋电话、还认为他是在虚张声势的张东玺就彻底死了心,脸色变得比之前被打断双臂时还要难看百倍。

    萧晋不是亡命徒,却比亡命徒更加可怕,因为他不但有钱,还有势!

    华夏和西方不同,那里有钱就是大爷,要是足够有钱,指着总统首相的鼻子骂都没人会把你怎么样,而华夏是官本位体制,如果你有钱无势,随便一个基层的小鬼就能整的你死去活来。

    这也是张东玺明知道萧晋开着百万级豪车也敢嚣张的原因。

    现在,他知道自己踢到了铁板,还是一块能跟县长表哥称兄道弟的大铁板,手指胳膊肯定是白断了,乌纱帽能不能保得住都得两说。

    就在这时,挎了个菜篮子的赵彩云走到大门口刚要开门,外面原本已经消失的杂乱脚步声忽然又响了起来,如丧考妣的张东玺立刻精神一震,可还没等他真正的兴奋起来,就听大门再次被咣咣砸向,然后顾龙的憨粗声音就传了进来。

    “萧兄弟,你还在不在?张东玺那个王八蛋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赵彩云打开门,顾龙刚要冲进来,一看她的样子不由又愣住了,探头瞅瞅院子里的状态,便裂开大嘴笑了起来:“哈哈哈!狗日的张东玺,我就知道他不能拿萧兄弟你怎么样!”

    萧晋迎上去,掏出烟给他和他身后的几人挨个发了一根,笑道:“确实,打扰大哥你休息了。”

    “哎!这话就见外了,”顾龙摆摆手,冷不丁打了个酒嗝,就又讪讪的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嘿嘿!上午多喝了点,差点误了事儿,要不是有人跟我说派出所那帮孙子来彩云这里了,我都不知道张东玺那王八蛋在找她的麻烦。”

    “没事没事,”萧晋笑着拍拍他的胳膊,说,“满青山镇谁不知道顾大哥仗义?就连张东玺自己刚才都说,是趁着你喝醉的功夫才敢跑过来的。”

    顾龙又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忽然看清了地上张东玺的样子,脸色一变,就肃容低声问:“兄弟,你怎么下手这么狠啊?哎对了,派出所的那帮孙子呢?他们没找你麻烦?”

    “已经解决了,大哥不用担心。”萧晋说。

    顾龙一呆:“解决了?怎么解决的?”

    “他张东玺只不过是个小小镇长而已,有什么好怕的?萧晋直接给县长打了个电话,什么都解决了。”赵彩云在旁边与有荣焉道。

    “县长?兄弟你还认识县长?”顾龙瞪大了眼,他身后的那几个小弟看着萧晋也是一脸的崇拜。

    萧晋知道赵彩云是故意这么说的,瞟了女人一眼,淡笑道:“在龙朔的时候碰上了,聊了几句,算是有点交情。”

    “哈哈!”顾龙看上去比赵彩云还高兴,用力的拍着萧晋的肩膀说,“我就知道你是个人物,没想到现在连县长都认识了,哈哈哈……以后兄弟们可就都指着你混了哦!”

    “咱们兄弟之间就别说这个了,有我的,就肯定有兄弟们的。”

    “那好!”顾龙又看看气质完全不同于乡下人的陆熙柔和柳白竹,就道:“你还有客人,那哥哥就不打扰你了,以后有事儿打电话,别什么都自己干,哥哥也不能让你白叫不是?”

    有陆熙柔在,待会儿马建新也会来,顾龙确实不大适合留在这里,于是萧晋也没有挽留,点点头道:“好的,我记住了,下午我就会赶回山里,等下次来的时候再找哥哥喝酒。”

    送走了顾龙,萧晋回过头,见陆熙柔她们都还站着,不由笑道:“进屋坐呗!客气啥?云苓,你又不是没来过,彩云不在,你就当女主人替我招待一下陆大小姐吧!”

    郑云苓小脸微微一红,就拉着陆熙柔的手进了堂屋。

    陆熙柔眼尖,到屋里坐下就问:“云苓姐,萧晋不是山里的支教老师吗?怎么在这里还有个家?”

    郑云苓给她和柳白竹各倒了杯水,然后用手机回答道:这里不是他家,是彩云姐家。

    “对了,”陆熙柔眨眨眼,“记得之前萧晋介绍彩云姐的时候,说是他的姘头,这是啥意思啊?”

    郑云苓撇了撇嘴,打字:你别听那家伙胡说,他从来都没个正形。

    “那他俩到底是啥关系?”

    郑云苓沉默片刻,就表情黯淡的在手机上输入道:不清楚,我只知道,彩云姐是他的女人,而且,还不是唯一的一个。

    陆熙柔吃了一惊,下意识的骂道:“那他不就是个大混蛋吗?”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