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72章 你是不是有病

第172章 你是不是有病

 
    “姓萧的!”田新桐瞪起眼,抬腿就踹,萧晋赶紧躲到郑云苓的身后。

    绕着小哑巴追了两圈,田新桐见那货滑的跟鱼一样,根本就碰不到,不由又大声道:“有种你别躲着啊!出来!”

    萧晋从郑云苓肩后探出头,一脸大义凛然的说:“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出来就不出来!”

    这话把所有人都逗乐了,梁翠翠知道哥哥这样是为了让自己开心一点,便连忙收起心中的郁结,也跟着笑了起来。

    清脆的声音吸引了不少附近同样也在等车的学生,女人们的目光或好奇或嫉妒,男生们则清一色的都是惊艳,有大胆的还立刻就吹起了口哨。

    萧晋眯眼瞅瞅那几个男生,就对田新桐说:“记住这几个家伙,敢接近翠翠的,一律打成猪头!”

    田新桐难得没跟他顶嘴,咬牙点头道:“就这几个歪瓜裂枣,敢喜欢翠翠都是亵渎,姑奶奶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这时,三辆硕大的保姆车缓缓开了过来,瞅那架势,知道的是凌光中学在接学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大腕明星的排场呢!

    终于到了要分别的时刻,梁翠翠一忍再忍,还是让一颗晶莹的泪珠划过脸庞。女孩儿一头扎进萧晋的怀里,瓮声瓮气的说:“哥哥,我会想你的。”

    萧晋心里软得一塌糊涂,拥着女孩儿说:“想我就给我打电话,偶尔也可以发点自拍或者漂亮女同学的照片给我,要是再有点不小心的走光照什么的,嘿嘿嘿,就更好了,哥哥会为你二十四小时开机的。”

    这话一出来,什么气氛都没了,梁翠翠离开他的怀抱,又去抱了抱郑云苓,然后不满的撅着小嘴看了他一眼,就转身上了校车。

    “喂!某人要点脸成吗?”三辆校车刚走,田新桐就开始抨击惦记女高中生走光照的某人,“居然还想看女学生的照片,麻烦你先照照镜子,把自己脸上那些褶子拉平了再说好吗?”

    “咋了?我不管女学生要,难道管你要?”

    “呸!我才……等等,姓萧的,你什么意思?是说姑奶奶长得丑,不配给你发照片吗?”

    “这可是你说的。”

    “你……姑奶奶跟你拼了……姓萧的,有种你把车门打开!”

    “男子汉大丈夫,说不打开就不打开!”

    郑云苓看着跟萧晋隔着车窗斗嘴的田新桐,无声的叹了口气,默默拉开副驾驶坐了上去。

    例行把小女警给气的暴跳如雷之后,萧晋就开车来到了市委大院。这一次,站岗的武警没有直接放行,而是在萧晋往陆翰学家打过电话得到确认之后,才抬起档杆。

    陆翰学已经去上班了,负责接待他们的是昨天下午紧急从娘家赶回来的陆熙柔的母亲。

    陆母是一名相貌端庄温婉的中年妇女,除了有一些身份所带来的贵气之外,没有一点架子,一见萧晋就不停地说着感谢的话,说到心酸动情处,还掉了一把眼泪。

    萧晋除了一遍遍的保证会治好陆熙柔之外,大半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客厅的第三个人身上。

    那人独自坐在沙发一角,面无表情,腰背挺直,像雕塑一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凌厉的军人气势。

    当然,萧晋对此人产生好奇不是因为这些,而是因为他认识这个人,昨天在诗咏国际才刚刚见过面,赫然正是那位陪着猪一头一起去谈判的女兵——柳白竹。

    陆翰学给女儿找的保镖就是这位,由此可见,陆翰学跟军方的董家必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柳小姐,你好!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好不容易让陆母上楼去看看陆熙柔抹药抹的怎么样了,萧晋就走到柳白竹的面前,笑着伸出手道。

    柳白竹没有跟他握手,而是“啪”的一声起身敬了个礼,生硬道:“萧先生,我只是负责陆小姐人身安全的保镖,你当我不存在就好!”

    萧晋挑挑眉,问:“我很好奇,什么时候国家军人可以给私人做保镖了?”

    柳白竹看都不看他一眼,依然公式化的回答道:“我已经退伍,现在只是利矛安保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员。”

    “利矛安保?”萧晋意外的看着这个比大部分军人都要更像军人的姑娘,又问,“既然是安保,那主业应该是防守,叫什么盾才合适,怎么起了个攻击性这么强的‘利矛’当名字?”

    “这个我不清楚,您需要去问我们经理。”

    短短几句话,萧晋对于柳白竹的性格已经有所了解,很明显,那个拥有这种几乎被训练成机器一样的职员的利矛安保公司,根本就不可能是单纯意义上的安保公司。

    不过,这些都与他无关,耸了耸肩便不再说话。

    又过了一会儿,郑云苓、陆母和终于抹完药膏的陆熙柔就一起下了楼。

    昨天那个穿一袭白裙、像林妹妹一样的女孩儿,今天裹得很严实,一身标准的高端登山服饰,不但遮阳,还防水。

    至于行李,则装了满满两个大箱子,萧晋很想告诉陆熙柔的母亲这是去治病,不是野营,餐具什么的没必要带,但见老太太拉着闺女的手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就识相的闭上了嘴。

    在大门口折腾了十几分钟,他才得以在陆母依依不舍的目光下开车离开了市委大院,只是他不知道,在马路对面的一辆面包车里,一台相机刚刚对着他和他的车连拍下了数张照片。

    回到酒店,鲛已经抱着他的妹妹等在台阶之下。

    高大的身材、冷峻的面容、飘逸的长发,再加上怀里瘦小的女人,这种形象站在人来人往的酒店大门前,简直就是一坨新鲜出炉的屎,让路过的去开房或开完房的女人们各种行注目礼,恨不得真变成苍蝇扑上去。

    当然,这是萧晋心里的想法,而在那些女人的眼里,集英俊、冷酷和温柔于一身的鲛,肯定是另外一种更美好的东西。

    “你是不是有病?”把车停在鲛的面前,萧晋降下车窗就骂,“这么享受被人关注,那要不要老子找个少爷俱乐部把你送进去啊?”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