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63章 冤鬼缠身
    陆翰学就只有陆熙柔这一个女儿,从小就视若掌上明珠一般,自从闺女得了这个怪病,他头发都白了不少,妻子更是与他一直冷战,现在见到萧晋在把脉之后的表现这么反常,他却不惊反喜,实在是因为以前不管是看中医还是看西医,得到的结果都是没有结果。

    现在终于出现一个有特殊反应的,就可能代表着女儿有了痊愈的希望,这让他如何能不激动?

    有意思的是,他这个当爹的像是听到了喜讯,可完全不相干的萧晋却面色阴沉,仿佛得知了最不该得知的噩耗似的。

    他紧皱着眉,完全没有要回答陆翰学的意思,只是低头沉思着什么。

    陆翰学也不敢打扰他,焦急的在旁边等待,田新桐和郑云苓也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四只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激动和期待,反倒是当事人陆熙柔要淡定许多。

    她微微歪头打量着萧晋,目光里满是探寻的意味,很是好奇这个年纪并不比自己大多少的年轻人,到底有着怎样的底气和自信,竟敢来为被几乎全世界的皮肤病专家判了死刑的自己治病。

    “陆书记,令嫒的这个病有多久了?”足足过了五分钟,萧晋才从沉思中醒来,开口问道。

    陆翰学一点都不介意他无视了自己的问题,回忆了下,答道:“熙柔第一次发病,好像是在去年清明的时候。”

    “那就是已经至少一年半的时间了!”

    萧晋点点头,然后犹豫片刻,就站起身,对陆翰学说:“陆书记,请借一步说话。”

    陆翰学一怔,随即便点头道:“好,请这边走,我们去书房谈。”

    “你的结论也是没救吗?”陆熙柔忽然轻轻的开口,语气平淡,就像是在问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

    萧晋转头看她,反问:“你已经听过那么多的‘没救’了,我有必要因此而避着你么?”

    陆熙柔眨了眨小扇子一般的长睫毛,说:“除了没救,那就是有救,这似乎就更没有必要避着我了吧?!”

    “当然,”萧晋淡淡一笑,说,“所以,我要跟陆书记谈论的并不是你的病情。”

    “诶?那是什么?”

    “要是能告诉你,那干嘛还要避着你?”

    陆熙柔一滞,无话可说,腮帮微鼓,似乎有点小生气。

    萧晋才不在乎这个,转回身示意一下陆翰学,就跟在他的身后离开了客厅。

    来到书房,陆翰学关上门,道:“萧先生,不瞒你说,这一年多来,我已经听过太多太多令人绝望的话了,所以,不管你的结论是什么,都请你不要有什么顾虑,尽管讲出来就好。”

    萧晋点点头,道:“那我就直说了:陆书记,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你有没有收到过什么威胁的信息?”

    陆翰学一怔,皱眉道:“萧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请您先回答我的问题。”

    陆翰学深深看了他一眼,摇头说:“没有。”

    “那您之前有没有得罪过中医界的人?”

    陆翰学还是摇头:“在熙柔患病之前,我都很少去看中医。”

    萧晋微微眯了眯眼,说:“恕我直言,如果陆书记您没有对我撒谎的话,那我就要劝您好好的回忆一下,您是不是有一个特别仇恨您、除了让您痛不欲生之外什么都不想要的、而且还能接触到传统高明中医的仇人了。”

    陆翰学被他这个包含了三个耸人听闻的定语的长句子给弄懵了,蹙紧眉沉思良久,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一把抓住萧晋的双肩,沉声问道:“萧先生,告诉我,你问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想来,陆书记应该已经猜到答案了,”萧晋说道,“没错,您的女儿并没有生病,而是被人下了毒,一种阴损毒辣、非传统名医不可能知道的毒。”

    陆翰学踉跄了一下,一屁股坐在身后的椅子上,面色满是不敢置信和痛苦。

    萧晋不再继续说什么,掏出之前陆翰学给他的那支烟点上,静静的等待陆翰学醒过神来。

    “那个毒……有名字吗?”不知过了多久,陆翰学声音低沉的问。

    “它叫‘冤鬼缠身’!”萧晋在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摁灭烟蒂,说,“据我看过的一本医书记载,这种邪毒的医术是东汉末年‘黄巾军’领袖张角首创,专门用来忽悠哄骗民众加入他所建立的太平道。

    凡中此毒者,都只能在夜晚活动,就像被冤鬼吸走了魂魄,痛苦时间长达两年,只要得不到解药,最终都会全身溃烂而死。

    在张角造反失败之后,这邪方就流落到了民间,数千年来,每每有人要揭竿而起的时候,都会再次出现。按理说,知道它的人应该很多,但奇怪的是,那个方子却从来都没有过文字记载,我也只是见过它的中毒症状描述和解毒方法而已。”

    陆翰学猛地抬起头:“你能解?”

    “能!”萧晋点头,“但令嫒中毒的时间太长,毒素早已侵入她除了大脑之外的全身上下,光是解毒方子已经不足以救她,必须每天配合针、灸和罐,数管齐下,估计一个月的时间就差不多了。”

    “真的?”陆翰学站起身,激动道,“真的一个月就能好?”

    萧晋吧嗒了一下嘴,说:“最多不超过四十天吧!”

    “好!好!好!”陆翰学连说了三个好,紧紧握住萧晋的双手,“萧先生,谢谢你!我……我欠你一个人情!”

    萧晋一听这话,心中顿时大喜。因为,虽然他没混过官场,却知道在官场的潜规则中,官员可以满嘴官话、胡话、假话、甚至浑话,唯独不能轻易许诺。

    收了钱却不办事的一般都没有好下场,同理,许了诺,欠了情,就必须还。

    说到底,这还是个人情社会,当官的可以弃义,却不能背信,否则,他将寸步难行。

    因此,陆翰学一句“我欠你一个人情”说的虽然轻巧,但若拿到龙朔的政府体制内,绝对是名符其实的一字千金。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