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60章 最毒妇人心
    “咋、咋了云苓,”萧晋被小哑巴盯的心虚,就问,“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郑云苓低头在手机上打字:你为什么非要桐桐来接你?

    “桐桐?嗬,你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这么好了吗?”

    郑云苓又打:别转移话题。

    “呃……”萧晋摸摸鼻子,讪讪道,“就是觉得她欺负起来挺好玩儿的,不过,既然你们已经是朋友了,那我以后保证不这么干了。”

    郑云苓摇摇头,打字:你喜欢她吗?

    萧晋看得一呆,好笑道:“这哪儿跟哪儿啊?怎么就扯到喜欢上面去了?”

    郑云苓很认真的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确定他不是撒谎,才低头又写道:不喜欢人家,就不要这样逗人家。

    萧晋这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不由哭笑不得道:“你想多啦!那姑娘最大的心愿就是把我打成猪头,怎么可能会喜欢上我嘛!”

    郑云苓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写:你不懂女人。

    萧晋用了很大的毅力才没让自己笑出来,心道我可爱的小哑巴呦!真要让你知道我以前女人多到可以当被子盖,估计你就不会这么说喽!

    当然,他不会傻到真把这种话讲出来,只是一脸虚心受教的猛点头。

    郑云苓能看出来这家伙的态度一点都不诚恳,却也没什么办法,在心里叹息一声,便转移话题,打字道:那个华深药业在董姐口中那么厉害,你为什么还非要赌气得罪人家?我本来就是哑巴,人家又没说错。

    “这不是错不错的问题,”萧晋很认真的看着她说,“郑大神医可是连我都得小心伺候的人物,那头猪算什么东西,竟敢轻视你,不让他付出足够的代价怎么行?”

    郑云苓甜蜜一笑,又写:那你骂骂他也就是了,何必要牵连到华深的身上?

    萧晋笑笑,说:“你应该知道,我是个小心眼的,那家伙侮辱你,骂两句哪够啊?不让他丢了前途和饭碗,这事儿就不可能算完。”

    郑云苓:得饶人处且饶人。

    “嗯!是人我肯定饶,但那家伙是头猪嘛!”

    郑云苓无语的白了他一眼,写:那你也没必要把话说得那么死呀!那个华深地位那么高,要是因此恨上了你,肯定会对你以后的发展有影响吧!

    “何止有影响?除非我真跑去国外,否则,华深绝对能让我一瓶药都卖不出去!”萧晋笑了笑,见郑云苓小脸都被吓白了,连忙接着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因为不出意外的话,这次跟我们合作的肯定就是华深没跑。”

    郑云苓大眼睛里满是不解。

    “其实,我很了解华深,”萧晋望着路上马路上穿梭不停的车流,说,“虽然它和其它国有控股企业一样有着这样那样的毛病,但它的掌舵人却是我一位非常佩服且尊敬的长辈,因此,如果伤药膏的特供版本交由华深来生产和销售,我是非常赞成的。

    只不过,所谓‘阎王好过,小鬼难缠’,我必须把事情闹得大一点,这样才能让伤药膏引起华深高层的注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随随便便一个小干部就能够决定它的生死。

    玉颜金肌霜和伤药膏对我来说都无比重要,我决不允许它们有任何不该有的闪失。

    另外……”

    说着,他转过脸,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另外,我这么做也不单单只是为了给你出气。华深有国家背景,实力雄厚,而我只是一个小小发明人,跟它合作,必然不会有太多的话语权,所以,我正好可以利用这次的事情争取到一点主动。

    说起来,我倒还应该跟那个‘猪一人’说声谢谢呢!”

    郑云苓听完愣了好长一会儿时间,才在手机上打字道:董姐都急成那个样子了,你为什么不把这些告诉她?

    “因为她和你不一样,”萧晋回答说,“你是我的朋友……不,你已经和我的亲人差不多了,我心里有什么话都可以毫无顾忌的告诉你,但是董雅洁不同。

    尽管我相信她不会害我,但她毕竟还是一个商人,是商人就要逐利,如果我把所有的底牌都告诉了她,那在将来与她的合作中必定会处处受到掣肘,相应的,我的计划进展也必然会变慢许多。

    而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浪费。”

    郑云苓抬头看着他,慢慢的,目光里就多了许多的疼惜,低头在手机上写道:我不喜欢你这个样子。

    萧晋看后叹息一声,说:“我也不喜欢。”

    接下来,两人之间就陷入了沉默,马路上车流形成的噪音忽然就变得大了起来,聒噪的让人难受。

    好在没过多久,田新桐的那辆小高尔夫就开了过来。

    女警官的态度一如既往的不好,只是笑着喊了声“云苓”,让她坐在副驾驶,自始至终看都没看萧晋一眼。

    萧晋也懒得在意,坐在后座上眼睛望向窗外的高楼大厦,甩掉脑海中不合时宜的软弱,开始想着这会儿辛冰和贾雨娇那两个心狠手辣的娘们儿是不是已经见了面。

    “嫂子,请你节哀啊!”骥途餐饮娱乐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内,贾雨娇递给辛冰一条手帕,劝慰道,“哥已经去了,这剩下的一大摊子还要靠你主持,你可不能哭坏了身子呀!”

    她眼眶微微泛着红肿,话也说的情真意切,如果萧晋在场,一定会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赞叹一声好演技。

    “哎!雨娇妹妹,你说的这些,我又何尝不明白呢?”辛冰接过手帕擦了擦眼泪,凄苦道,“就在刚刚,我才送走良骥的那三个手下,你是不知道,以往他们在良骥面前都像条狗似的,现在,良骥昨晚才刚走,他们……他们就差跟我拍桌子瞪眼了啊!”

    说着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真的就像是一个死了男人丢了主心骨的柔弱女人一样,哪里还有一点昨天要萧晋帮他杀老公的狠劲儿?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女人一般不毒,可一旦毒起来,男人拍马都追不上。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