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48章 不好意思,我还活着

第148章 不好意思,我还活着

 
    萧晋之前看的非常清楚,在他说可以帮钱文远戒毒的时候,鲛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

    高手过招,容不得半分大意。

    鲛的神智本就处在躁狂的状态,猛地一听萧晋可以帮人戒毒,想起爱人,心神顿时大乱,面对急攻而来的萧晋,一时间竟忘记了反攻,只是凭着本能阻挡。

    萧晋瞅准机会,将之前从坑上围栏掰断的一截铁丝深深的刺进鲛的后脑。

    或许是被疼痛刺激到了,鲛仰天一声嘶吼,双臂大张,猛地一把将萧晋抱住,同时一个头槌朝着他的额头撞去。

    萧晋身体挣脱不开,只能努力把头后仰,避开了额头和鼻子,嘴巴和下巴却遭了殃。

    “咔吧”一声,他的下巴直接脱了臼,嘴唇也被牙齿磕破了,鲜血顿时就从合不拢的嘴里流淌出来,看上去相当可怖,就像是受了多么严重的内伤似的。

    而鲛撞了一下好像还不过瘾,抬起头眼看就要再撞第二下,萧晋登时也怒了,右膝猛地抬起,狠狠撞在鲛的小腹上,同时将第二根铁丝刺入了他耳下的一处大**。

    萧晋这一下怒而出手是用了真气的,小腹又是人体比较脆弱的地方,因此,剧痛和内伤让鲛狂喷出一口鲜血,一点没糟践,全都喷在了萧晋的头脸上。

    萧晋这个郁闷啊!心中大骂:要不是老子看你满脑袋的毛都绿了,非弄死你不可!

    而这时,鲛似乎已经被重伤激发出了全部的凶性,完全进入疯狂模式,竟张开血呼拉叉的大嘴一口咬在了萧晋的肩膀上,生生撕下一块肉来。

    “卧槽!”

    萧晋一声痛呼,左手将第三根铁丝刺进鲛的脑袋的同时,右拳重重的击打在他的肋下。

    鲛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大吼一声,仰天向后一倒,就带着萧晋摔在地上。

    接下来,两人再没了一丁点功夫高手的样子,死死的抱在一起在地上打滚,你一拳我一口的,又打又咬,像两个闹矛盾的小孩子。

    不一会儿,他们头脸上的鲜血就被灰尘和泥土覆盖,看上去越发的凄惨和狼狈了。

    对此,薛良骥非常满意,视线隔着铁丝围栏落在萧晋的身上,里面满是复仇所带来的狠毒快意。

    至于躲得远远的周沛芹,虽然看不见坑里的画面,但听着里面那激烈的动静,还是吓得小脸煞白。她用力抱着女儿,捂住女儿的耳朵,自己也闭上了眼睛,身体瑟瑟发抖,口中念念有词。

    她在祈祷,祈祷满天神佛,只要让萧晋安全的活下来,她愿意用一切来交换。

    或许正好有一位神灵听见了她的乞求,大坑里忽然就安静了下来,她猛地睁开眼,一眨不眨的望向大坑的方向,连呼吸都忘记了。

    薛良骥也屏气凝神的盯着坑底。在那里,萧晋和鲛仍然紧紧的抱在一起,一动不动,好像都死了似的。

    薛良骥等了一会儿,终于没了耐心,就对不远处的两个手下吩咐道:“下去看看。”

    那俩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忐忑。下面那俩牛人刚才打架时的样子有多猛多狠,他们可是一点不落的全程看到尾,这要是下去了,万一俩人没死,自己岂不是要倒霉?

    可是,老大的命令又不能不听……

    他们正犹豫着,坑底忽然传出的一阵咳嗽声,让他们瞬间就松了一口气。

    “妈蛋的,这特么就是条疯狗,小爷儿出去非得打几针狂犬病疫苗不可。”

    听见这个声音,薛良骥的脸色立刻就黑成了锅底,不远处的周沛芹则是腿一软坐倒在地,抱着女儿泪流满面,喜极而泣。

    用力推开压在身上的鲛,萧晋喘着粗气爬起来,活动活动刚刚正好骨的下巴,对坑上的薛良骥裂开大嘴说:“真不好意思,我还活着。”

    薛良骥咬了一会儿牙,问:“鲛死了吗?”

    “你说呢?”萧晋伸脚踢了踢脸朝下趴在那儿的鲛,什么动静都没有。

    薛良骥的脸色越发难看了,又命令道:“去检查一下。”

    之前那俩人的表情顿时就又垮了,再次忽视一眼,都从后腰摸出一根甩棍,然后拉起地上的一块铁板,顺着露出来的石阶向下走去。

    不一会儿,他们便从坑壁上的一扇铁栅栏门里走了出来,警惕的用甩棍指指萧晋,喝道:“滚开一点!”

    萧晋耸了耸肩,向后退了四五步。

    那两人警戒心很强,一人去摸鲛的脉搏,另一人则始终盯着萧晋。

    片刻后,检查鲛的那人站起身,对薛良骥说:“大哥,鲛确实死了。”

    薛良骥大怒,一拳重重的击打在铁丝围栏上。

    萧晋心中冷笑,开口问道:“薛老板,我已经完成了你的要求,你是不是应该兑现承诺,放了我的女人和孩子了?

    “放?我当然会放的,”薛良骥望着他那张被鲜血和灰尘覆盖的脸,狞笑道,“等什么时候我的兄弟们玩够了,一定会放了她们的。”

    萧晋双眼一眯,沉声问:“薛老板,你耍我?”

    “没错!我就是在耍你!”薛良骥双手抓着铁丝网,目光像是要吃人一样,带着浓浓的恶毒和怨恨看着萧晋说,“你让我损失了那么多钱,还害得我下半辈子要靠轮椅才能走路,你是有多天真,能以为我真的会放过你?

    萧晋,我恨不得亲手将你碎尸万段!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立刻就杀掉你的,毕竟你的女人抓都抓来了,要是不用一下,那岂不是太可惜?都对不起老子翻山越岭跑到那个鸟不拉屎的村子去时消耗的体力!”

    萧晋闻言沉默片刻,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说:“那确实太可惜了,原本,我还打算着出去之后请你去吃曹婆婆肉饼呢!现在看来,你是没有这个口福了。”

    薛良骥听得莫名其妙,刚要开口,却猛地感觉后脑勺一凉,整个人瞬间就僵住了。

    脸上带着胎记的那人用枪抵住薛良骥的后脑,有些诧异和意外的看了萧晋一眼,脸上就闪过一丝狠戾,食指便扣在了扳机之上。

    砰!

    枪声在空旷的房子里回荡,震得所有人心头一颤。

    但是,薛良骥没有死,脸上有胎记那人持枪的手臂,却血流如注。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