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35章 以气运针
    萧晋这话一出来,钱老头想跟他拼命的心都有了。

    好么,刚才以为儿子要一辈子当个白痴,老头儿难受的眼泪都下来了,不过想着那总比每天都痛不欲生的好,所以心里对他还是很感激的。

    但是,他说人家瞎激动,让老头儿一下子又有了希望,现在,他又告诉人家,人家的儿子不但要当一辈子的白痴,还得每七天再经历一次痛不欲生,这他妈的还不如刚才呢!

    有你这么耍人的吗?不就是当初得罪过你么?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钱老头心中大骂,一口气儿堵在胸腔里,弯腰剧烈的咳嗽起来,眼看着就像是马上要撒手人寰的似的。

    贾雨娇也有点看不下去,抬腿就踢了萧晋一脚,瞪眼道:“我们是找你来治病的,不是来听你讲病理的,赶紧给老娘直说:你到底有没有办法治好文远?”

    “当然有啊!”萧晋一脸的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说不能治了?”

    “什么?”钱老头立马就把剩下的咳嗽给憋了回去,一把抓住他的手,激动道,“萧先生,文远他……他还有救?”

    “多新鲜,”萧晋翻个白眼,说,“要没救的话,小爷儿早走了,还跟你说那么多废话干嘛?”

    钱老头激动的脸都红了,一个劲儿的哆嗦,竟高兴地说不出话来。

    旁边贾雨娇又着急了,作势欲踢的笑骂道:“你也知道你废话多?”

    “好吧好吧!我这次一口气说完总行了吧?!”萧晋笑嘻嘻的躲开她的秀腿,道,“钱文远体内毒素积攒太多,现在直接戒断,不但无法治本,还会给他带来巨大的戒断反应。

    所以,我的初步想法是先用药物将他身体里的毒素排出来,等戒毒的生理反应不那么强烈了之后,再进行系统的戒断和根治。”

    “那……那……”

    钱老头开心的要疯了,抖着声音“那”了半天也没能把话问出来,只好焦急的去看贾雨娇。

    “那你最开始的时候说文远生活不能自理是怎么回事?”贾雨娇替老头问道。

    “这是我为老钱着想啊!”萧晋道,“他那么紧张他儿子,要是让他每天眼睁睁看着钱文远承受巨大的痛苦,估计不等钱文远戒毒成功,他就要先去阎王爷那儿报到了。

    因此,我说可以暂时先用针封住他大脑的一部分气血运行,隔断毒瘾发作对他的影响,可以让他不再痛苦,副作用就是会变成会尿床尿裤子的痴呆。

    但是,这个方法是有期限的,七天之后就必须解开气血封路,也就是说,在第八天的时候,钱文远还是要痛苦一天的,希望老钱能做好心理准备,别到时候给吓着。

    等第九天的时候,我会再次为他施针。就这样,每八天算是一个疗程,等什么时候毒素排的差不多了,钱文远才不用继续当白痴。

    这样说,你们听明白了吗?”

    “噗通”一声,钱老头就跪了下去,吓得萧晋和贾雨娇连忙把他搀扶起来。

    “萧先生……”老头儿就像个帕金森患者一样,流着眼泪颤声说道,“惭愧啊!元大哥走的那天,我那么卑鄙无礼的对待你,你不但不计前嫌,还如此的为我着想,我……我真想狠狠的抽自己几个嘴巴子!

    萧先生,你是我老钱家的大恩人呀!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才好,你就让我给你磕几个头吧!那样我心里还能好受一些。”

    “别!”萧晋很认真的拒绝道,“老头儿,你的年纪都快是我的三倍了,让你磕头,以后下雨我都不敢出门了,怕被雷劈!

    另外,你也不用有那么大的负担,我进门之前不是说过了么?这事儿是元老临走之前要我做的,要说恩情,也是他老人家对你的恩情,我也就是个跑腿儿办事的。”

    “话不能这么说,”钱老头连连摇头,“丁是丁卯是卯,我欠元大哥的,等回头到了下面自会还给他,现在真正做事的是你,你就是老头子的恩人,如果你不让我做点什么的话,我心难安呀!”

    嘿!死老头儿没完了还。萧晋一阵头疼,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就问道:“对了,我记得元老说过你从他那里拿走了一本医书?”

    “对!《神气药经》,是我拿的。”钱老头点头道。

    “这本书,我没有听说过,”萧晋说,“如果你真想感谢我的话,就把它送给我吧!”

    “好!好!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拿!”

    钱老头说完就要走,萧晋赶紧叫住他,说:“不急,如果书就在这里的话,等我忙完这边再一起过去也不迟。”

    “哦,对对,你看我,都高兴糊涂了,”钱老头干笑道,“那就麻烦萧先生先为犬子施针吧!”

    待萧晋用银针封住了钱文远脑后的几处气血运行,又把他唤醒之后,钱老头仔细验证了一下,发现儿子只是对外界的反应变慢,并没有其它什么不妥的地方,顿时就彻底的放下心来,对萧晋的医术和高风亮节更是大加赞赏。

    随后,老头儿让下人好好的照顾儿子,自己则将萧晋和贾雨娇带到了书房,从书架中拿出一本线装的薄书,说:“这本书是元大哥从古玩市场淘来的。

    据他所说,其中除了一些治病方子还算别致之外,剩下的就都是莫名其妙胡说八道了,还说什么针灸从来都是以针运气,哪里有以气运针的?所以就丢在了书房里。我也是记得他曾提过里面有个治癫狂的药方不错,以毒攻毒,还不伤人体,这才把它偷出来的。”

    对贾雨娇讪讪笑了笑,他把书递给萧晋,又接着道:“元大哥把自己住了大半辈子的宅院留给了你,里面的东西自然也都是你的,所以,这只能算是物归原主。

    萧先生,您是有大本事的人,对于一些身外俗物自然不屑一顾,可老头我活了一辈子,一直都是个俗人,因此,请您务必让我表示一点谢意,权当是可怜可怜我年纪大了,让我能心安一些。”

    要不是殴打老人不太好,萧晋这会儿肯定已经忍不住动手了,因为钱老头想怎么表示谢意,他一点都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老头刚刚所说的“以气运针”四个字,因为“阴阳灵枢针”中最为精妙的针法,就是以气运针!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