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34章 金屋藏娇
    什么“水里火里”之类的话,萧晋是全然不信的。这年头,爹娘老子都不一定靠得住,指望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人为你赴汤蹈火?那是先秦时期才会出现的情况

    所以,他只是随便客套了几句,便跟着钱老头和贾雨娇走进了别墅。

    别墅不大,总共也就三层,装修的很精致,一看就知道不是钱老头住的地方。

    走进客厅,钱老头就张罗着让保姆去拿好茶,萧晋发现了他眼底的焦急,就开口道:“钱老,喝茶先不忙,令公子呢?”

    “什么屁公子啊!”钱老连连摆手道,“那孽畜就在楼上卧室呢!”

    很明显,老头儿的儿子十有**是已经毒瘾发作了,这才会着急忙慌的请贾雨娇过来帮忙。

    想到这里,萧晋就说:“那我还是先上去看看吧!令公子的症状如何还不清楚,我就算喝着好茶也亏心不是?”

    “哪里哪里,萧先生说笑了。”钱老头儿明显松了口气,客套了一下,就伸手道:“请随我来。”

    楼梯不宽,并排只能走两个人,钱老头在前面引路,萧晋和贾雨娇一起走在后面。

    “对了,雨娇姐姐,我还不知道你住在哪儿呢!”闻着身边女人的香气,他笑着说道。

    贾雨娇一脸警惕的看着他:“你问这个干嘛?”

    “喂!姐,你这样可就太伤人了呀!”萧晋郁闷道,“我就是问问你家在哪儿,又不是要半夜去爬窗户,你至于像看贼一眼的看我么?”

    贾雨娇白他一眼,说:“我看你不止像,分明就是一个贼,估计还是个专门偷人的贼。”

    萧晋嘿嘿贱笑,说:“放心吧!像雨娇姐姐这样的大美人儿,用来偷可就太没诚意了,大鸣大放的强抢才符合你的身份嘛!”

    “是么?”贾雨娇妩媚娇笑,“你打算怎么抢?”

    “怎么抢还没想好,”萧晋说,“不过,我倒是已经想好把你抢过来之后藏在什么地方了。”

    “什么地方?”

    “就像这里一样小楼里。”

    “为什么?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吗?”

    “特别倒没怎么特别,只是觉得这里装修的非常精致典雅,我一见就觉得这里应该住进一位同样精致的美女才合适,不是有个成语叫‘金屋藏娇’么?简直就是为雨娇姐姐量身打造的嘛!”

    贾雨娇闻言,心弦不由为之轻轻一颤,连忙假装转头看向楼里的装修,佯怒道:“好啊!原来你只想把姐姐当禁脔一样藏起来,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萧晋哈哈一笑,不再说什么,倒是领路的钱老头出声道:“这小楼不值什么钱,如果萧先生喜欢,回头我就让人把房本给您送去。”

    “钱老不用这么客气!”萧晋委婉的回绝道,“如果我真要送雨娇姐姐房子的话,还是得自己买,否则不就凸显不出我的诚意了么?”

    “这倒也是,”钱老头点头笑道,“我们雨娇可心高气傲的很,萧先生要是真有求凰的意思,可得多上点心哦!”

    说笑着,三人已经来到了三楼,钱老头走到一扇房门前,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门。

    人还没进去,就有一股骚臭的味道从里面飘了出来,钱老头的脸色立刻就变得很难看,大声呼喊下人,让他们过来帮儿子更换衣裤。

    “不用了,等我先看看再说。”

    萧晋说着,就抬步走进了房间。只见屋子里除了地上的一张床垫之外,没有任何家具。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被布条紧紧绑着,嘴里还塞着布,蜷缩在那里,一看见人,立刻就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挣扎起来,眼泪鼻涕齐流,满脸都是痛苦和哀求之色。

    钱老头心疼的走过来,问:“萧先生,要不要找人帮你按住他?”

    “不用。”萧晋在钱文远的面前蹲下,取出银针包,抽出一根抬手就刺进了他的头顶。

    钱文远身体僵硬了一下,随即便闭上眼不动了。

    尽管萧晋的自信手法给了钱老头极大的信心,可眼看着爱子昏迷过去,他的心还是跟着高高的提了起来。

    钱文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拉了一裤裆,床垫上也有很多黄色的脏印子,这种场面,对于有些洁癖的贾雨娇来说,简直就是折磨。

    她本不想跟进来,可不知怎的,心里忽然很想看看萧晋是如何利用中医为人戒毒的。

    要知道,毒瘾只能克服,不可能完全戒断,一旦沾上,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如果萧晋真的能够做到帮钱文远戒毒,那他的医术价值、他这个人的价值,就必须重新估量了。

    萧晋起身把房间的窗户完全打开,然后又回到钱文远的跟前,伸手开始为他把脉。

    钱文远的心跳很快,脉相却极为微弱,这很矛盾,却正说明了毒品已经快要完全摧毁他的身体,如果任由他这么继续吸食下去,不出一年,人肯定完蛋。

    同样,这也为萧晋的治疗增加了不少难度。

    约莫五分钟后,他长出口气,站起了身。

    “萧先生,怎么样?”钱老头迫不及待的问道。

    萧晋想了想,说:“令公子吸毒的时间太长,体内毒素积攒太多,我暂时只能用针灸先抑制住他大脑一部分区域的气血运行,这样可以使他不用再饱受毒瘾发作的折磨,但是同样,这也会让他的反应和思维都变得非常迟钝,基本丧失生活自理的能力。”

    钱老头闻言,顿时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要不是贾雨娇及时扶住,非一头栽地上不可。

    “多……多谢萧先生了,”老头老泪纵横道,“只要文远能够不再遭受那样的痛苦,比什么都强,反正我也还有不少积蓄,纵然他一辈子都需要人端屎端尿,也足够了。”

    “拜托,我话还没说完呢!你瞎激动啥?”萧晋翻个白眼,道,“人的大脑至关重要,要是长时间封闭住那里的气血运行,他不是痴呆也会变成痴呆的,所以,我说的暂时,是指每七天算一个极限,到了第八天,无论如何都必须将封路重新打开。

    也就是说,在第八天的时候,他照样还是要承受毒瘾发作的痛苦。”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