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16章 恐怖的仇人
    “寒泉甘露”太过珍贵,萧晋不知道山洞里的那个泉眼到底能流出多少,所以他一滴都不舍得浪费,一桶水里面只需添加十分之一,就已经足够植物生长的需要,像梁二丫种松露那样的浇法儿,其实大多数的精华都被旁边那颗该死的松树给吸收了。

    正哼着小曲儿浇着水,他忽然感觉不对劲,一回头,就瞅见郑云苓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来了,就站在院门前,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他被盯得浑身发毛,就苦笑道:“云苓,这大晚上的,有事儿你就说,杵那儿扮鬼吓唬人是几个意思?”

    郑云苓掏出随身的小本本,低着头开始写字。

    萧晋见她没有要过来的意思,只好放下水瓢走了过去。

    唰!小本本杵到了他的眼前,上面写着一个问题:你喜欢沛芹姐?

    萧晋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

    郑云苓咬了咬下唇,又写:你会娶她吗?

    “这个……”萧晋挠挠头发,实话实说道,“目前还没有考虑过这件事。”

    郑云苓的表情立刻就变得愤怒起来,大眼珠子愤愤的瞪着他。

    “用不着像看阶级敌人一样的看着我吧?!”萧晋干笑一声,说,“我的意思不单单是指不娶沛芹姐,而是连结婚这件事都暂时不会考虑,与她是不是寡妇、有没有孩子都没关系,你能明白么?”

    郑云苓愣了愣,又写:为什么?

    “这个……”萧晋犹豫了一会儿,掏出一支烟抽了三分之一才开口问:“还记得我说你是我最重要的人,给了我快速接触到某个阶级层面的机会吗?”

    郑云苓连他平日里说的废话都记得,又怎么可能会忘记这一句?也是直到今天中午她才知道一直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最重要,跟喜不喜欢,完全没有一点必然的关系。

    “我需要接触到某个层面,”萧晋继续说道,“是因为我要借用那个层面的力量往上爬。我现在做的每一件事,不管是天绣也好,松露也罢,亦或是‘玉颜金肌霜’,其实都只是在打基础。

    也只有在短时间内积攒出大量的财富,我才能相对更加从容的去做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郑云苓静静看了一会儿他隐在黑暗中的脸,低头写道:能告诉我你真正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吗?

    “报仇!”

    萧晋声音冰冷的像是来自九幽地狱,让小哑巴有些不寒而栗。

    “我的仇人很强大,强大到我都不知道这辈子到底有没有机会击败它,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它发现行踪,然后悄无声息的死在某条肮脏**的臭水沟里。

    云苓,你根本无法想象它会冷酷到什么地步,这个世界对它来说,除了自身利益之外,是没有什么值得去在意的。

    如果某一天它发现我娶了沛芹姐,那死亡对于沛芹姐和月月来说,都算是最幸福的结局。所以,在击败它之前,我是没有资格拥有家人的,至少,不能让它知道我有家人,你能明白么?”

    郑云苓惊呆了,她长这么大,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青山镇,见过的最可怕的人是镇上的一个屠夫,因此,她根本就想象不到萧晋心目中的敌人是个什么样子,更不明白,到底是怎样的仇恨,值得他甘愿赌上一生去报复?

    良久,她又低头写道:“我不明白,现在沛芹姐就没有危险了吗?”

    “不,”萧晋摇摇头,说,“除非我躲进深山老林一个人生活,否则,任何跟我有过深接触的人,都可能有危险,包括你在内,这个根本无法避免。不过……”

    说到这里,他又自嘲笑笑,接着道:“我以前的名声很不好,尤其是在女人方面,是出了名的喜欢胡来,所以,只要不是被它贴身跟着看到了,它就应该不会认为我对沛芹姐是真心的。

    如此一来,既然沛芹姐也只是一个被我‘欺骗’的可怜女人,它自然就没有出手的必要了。”

    郑云苓睁大了眼睛,里面满满的都是不敢置信,在纸上写道:你以前是个不要脸的臭流氓?

    萧晋看的哈哈大笑,忍不住就在她嫩滑的小脸上掐了一把,坏坏的说:“我现在也是个不要脸的臭流氓。”

    郑云苓瞪了他一眼,又写:那你要做到什么程度,才不用再担心仇人?

    “什么程度啊……”萧晋叹息一声,抬头望向村外黑漆漆的山峰,说,“当我随随便便下一道指令,就会有人为我搬走一座山的时候,应该就可以了。”

    郑云苓倒吸一口凉气,小嘴张成了“o”型,看的萧晋特想往里面塞点什么。

    “对了,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告诉了你,我这儿也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忙,正好你可以参考我的那些话好好考虑一下。”萧晋又道。

    郑云苓歪了歪头,等着他的下文。

    “是关于‘玉颜金肌霜’的事情。”萧晋说,“因为要跟国家合作生产,上面的领导要见一见药膏的发明人,我担心被仇家发现,不好露面,所以就想请你来做这个发明人。”

    郑云苓眨了眨眼,紧接着便用力摇了摇头。

    萧晋眼中闪过一抹失望,然后笑道:“我明白,没关系的,毕竟这也算是一件挺危险的事情。”

    郑云苓表情有些无奈,低头在纸上写道:药方是你的。

    萧晋这才明白过来,她不是害怕危险才拒绝的,只是不想占有他的成果。

    心里对这姑娘的纯洁正直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他就又笑着说:“可金肌草是你发现的啊!没有金肌草,我那个药方就是一剂普通的外伤药或护肤品,说是你成就了它,一点都不为过。”

    郑云苓还是摇头,低头拿笔正要再写什么,笔尖却在半途停住,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落下去快速写道:“你觉得我能骗过那些领导?”

    这意思就是答应了,萧晋顿时大喜,忍不住握住她的手说:“你本来就是中医,又这么聪明,要骗几个当官的还不简单?再说了,我会全程跟在你身边,给你当翻译的。”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