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9章 谁说女人好欺?

第109章 谁说女人好欺?

 
    “你……你不姓梁,”梁茂才倒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看着萧晋的眼睛里有着小人物不甘时特有的恐惧和怨毒,“你不是囚龙村人,你是谁?”

    萧晋连看都不屑于看他一眼,伸手擦去周沛芹脸上的泪水,然后将她拥在怀里,轻拍后背说:“好了,不用担心什么,有我在,你什么都不需要想。”

    周沛芹的眼眶又开始湿润。以往,她只觉得萧晋是个值得托付的好人,今天一跟丈夫比起来,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幸运。

    作为一个结过婚、还带着一个十岁孩子的女人,居然还能得到一个可以让自己完全躲在羽翼下什么都不用去操心的男人,上天是何等的眷顾,这一辈子,真的没什么好再苛求的了。

    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梁茂才眼珠子都红了,拳头死死的攥着,挣扎着爬起来,却不敢有丝毫的妄动。

    一个仅凭单臂就能轻轻松松将他给举起来的人,显然不是他能够对付的。

    “你还不滚?”萧晋头都不回,声音冰寒,“等着我给你挖坑吗?”

    “你……你等着!”梁茂才咬了咬牙,丢下这句狠话,就抓起行李跑了。

    梁翠翠在外面看了一会儿,就开口说:“干爹,那人好像是去找老族长了。”

    萧晋冷冷一笑,就对女孩儿说:“嗯,我知道了,刚才谢谢你去通知我。”

    梁翠翠摇摇头,甜笑道:“这有什么好谢的?有人欺负干娘,我当然要告诉你。”

    一声“干娘”把周沛芹闹了个大红脸,慌忙离开萧晋的怀抱,对梁翠翠佯怒道:“你这孩子,瞎叫啥?”

    “反正也是迟早的事。”梁翠翠嘿嘿一笑,就摆手道:“好了,干爹干娘你们忙,我去老族长那里看看。”

    女孩儿晃荡着麻花辫跑走了,周沛芹却有点着急,对萧晋说:“回头你可得跟那丫头好好嘱咐嘱咐,那称呼不……不能乱叫的。”

    萧晋点头:“嗯,是不能乱叫。”

    周沛芹松了口气,但心里难免有些失落,可紧接着就听萧晋接着说道:“我才多大啊?叫干爹都被叫老了,以后只让她叫哥,叫你嫂子。”

    周沛芹一阵无语,心里却欢喜的想要爆炸,至于梁茂才那里,她一点都不关心,因为本就是老族长安排她来伺候萧晋的,梁茂才去找他要是能找来帮助,那才是见了鬼。

    这时,萧晋已经在梁小月的身前蹲下,拉着小丫头的手,柔声道:“刚才老师是不是吓到你了?”

    梁小月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紧抿了一会儿花瓣一样的嘴唇,才问:“那个人真的是我爹吗?”

    萧晋沉默了下,笑着说:“如果你娘没有胡乱认丈夫的习惯,应该就是真的。”

    本来,这种话题说起来挺沉重的,可这货偏偏用这样玩笑一般的方式说出来,让周沛芹听的难过不是,开心也不是,一颗心茫茫然,倒是不那么悲伤了。

    “我不喜欢他,”梁小月撅着嘴,很委屈的说,“我不想让他当我爹。”

    “嗯!这话说得好,像我调教出来的学生。”

    萧晋哈哈一笑,将小丫头抱起来,还很得意的冲周沛芹挤了挤眼,似乎在说:“看到了没?你闺女已经被我教坏啦!”

    周沛芹哭笑不得,满心满肺里都是蜜一样的甜蜜和温馨。

    知足了,真的知足了,谢谢你老天爷!只要萧晋能够一直这样对自己好、对女儿好,我真的什么都不需要了。

    “萧老师,”这时,梁小月怯怯的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问,“你……你还愿意当我爹吗?”

    小丫头还记着上次萧晋说要当她爹却被她拒绝了事情,现在发现亲爹根本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比起萧老师来差远了,这才又担心的问,生怕他会生自己的气。

    萧晋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当下便用额头抵住她的额头,亲昵道:“忘了老师上次都跟你说什么了么?你想叫我什么就叫我什么,你想什么时候让我当你爹,我就什么时候是你爹,一切都听你的。”

    梁小月立刻就开心起来,抱住他的脖子,甜甜说道:“爹,你真好!是世界上最好的!”

    萧晋得意的哈哈大笑,周沛芹在一旁看着,鼻子酸酸的,又想落泪。

    一家人正其乐融融着,忽然梁翠翠又快速的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焦急道:“干爹,快……快跑!梁茂才带着老族长过来了,老族长还专门让人去叫上了全村的人,你快跑吧!”

    萧晋闻言一怔,有点不大明白什么意思。

    周沛芹是梁庆有安排给自己的,即便是梁茂才回来了,也没有气势汹汹的带人打上门来的道理呀!再说了,那老头儿想要老师都快想疯了,好不容易盼来了老子,老子还给村子带来了那么大的财源进项,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他都没理由站在梁茂才的那一边才对呀!

    难不成是那老酒鬼喝多了,脑子犯了浑?

    他愣在那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旁边的周沛芹却是小脸煞白,转身就飞奔进屋,出来时手上就多了一个背包。

    “萧,你先带着月月走,去镇上……不,去城里找个地方住下,我知道你的电话,回头会联系你的。”

    萧晋低头瞅瞅她塞到自己怀里的背包,里面除了自己带来的电脑相机之类的数码产品,还有厚厚的三摞钱——那是他放在她那儿用来付给村妇们的绣活儿工钱。

    这个女人,别看平日里柔柔弱弱的,做起决断来倒还挺雷厉风行的。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啊!”周沛芹见他不动,就着急道。

    萧晋好笑的看着她问:“你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走?”

    周沛芹探头看着老族长家的方向,回答道:“事情因我而起,就该由我来了结,老族长对我爹有恩,我不能一走了之。不过你放心,我周沛芹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他梁氏一族的事情,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的。”

    谁说女人好欺负的?即便柔弱如周沛芹这样的小寡妇,也能讲出如此铿锵有力、顶天立地的话,萧晋要是就这样跑了,还有脸说自己是个爷们儿么?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