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5章 该我出出汗了

第105章 该我出出汗了

 
    小寡妇含羞带怯的去厨房烧热水洗澡了,萧晋强迫自己耐下性子,开始批改走之前给孩子们留下的作业。

    这是当时就交代过的,孩子们写完了就把作业本都交给梁小月带回家里来。

    不一会儿,作业批改完,他见周沛芹还没有完事儿,就索性把还在里屋兴奋的摆弄文具盒的梁小月叫出来,开始为她讲解她做错的那几道题。

    谁知小丫头太兴奋了,一直都心不在焉,每道题都要讲四五遍才能记住,周沛芹早就洗完澡回来了,就坐在一旁安静的给女儿缝补衣裳。

    尽管萧晋心里着急,却也不敢糊弄,耐心的讲完,确定小丫头真的全都懂了,这才让她收拾东西去里屋休息。

    周沛芹也过来帮忙整理孩子们的作业本,梁小月抬头看看她,忽然开口问:“娘,你的脸好红呀,是不是生病了?”

    周沛芹摇摇头,说:“没有,娘只是有点热,别瞎操心,天不早了,明天还要上课,快回屋里睡觉去吧!”

    “哦。”梁小月答应着回了里屋。

    一开始,萧晋以为小寡妇只是习惯性的羞涩,嘴角还带着坏坏的笑,可当周沛芹转过身来,一看她的脸色,顿时表情就变得凝重起来。

    伸手抓住周沛芹的手腕把了一会儿脉,他就松了口气,说:“没大事,有点感冒发烧,待会儿我帮你针灸一下,晚上发发汗,明天就好了。”

    “本来就没事,”周沛芹微笑道,“除了有点乏之外,我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这算什么病啊!”

    “你是医生我是医生?”

    萧晋没好气的把她拉到床边坐下,又问:“是不是洗澡的时候没关好窗户,受了风?”

    周沛芹的脸色一下子就更红了,低下头,下巴戳着鼓囊囊的胸脯,用不比蚊子哼哼大多少的声音说:“是那……那套衣服太……太不好穿了。”

    瞬间,萧晋就脑补出了一幅画面:昏黄的灯光下,水汽氤氲,一个身材凹凸火辣的小少妇站在那里,正满脸羞涩和为难的手拿一套白色情趣内衣犹豫,忘记擦干的身体反射着晶莹的水光,一滴水珠顺着丝绸般的肌肤滑下……

    他感觉自己鼻血都快流出来了,慢慢凑近了,轻吻着小寡妇的脖颈,说:“沛芹姐,我不想给你针灸了,我们来推拿,好不好?”

    周沛芹心头一颤,但下一刻就忘记了跳动,颤抖着声音说:“萧,明……明天好不好?”

    “为什么?”萧晋一边解着她的衣扣,一边问道。

    “我怕把病气过给你。”

    “傻女人,我是大夫,哪有大夫会因为怕过病气就不治病的?”

    褂子已经掉落在地上,周沛芹知道自己今晚再无幸理,只好弱弱的说:“那你等我……等我把灯关掉。”

    “不行,灯关掉了,我还怎么看你穿那套内衣的样子?”

    周沛芹从鼻腔里发出一声抗议般的娇**,认命的闭上了眼。

    约莫两分钟后,萧晋就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呼吸了。

    精美的蕾丝花边,性感的三分之一杯式,带着小蝴蝶结的吊带袜里,是两条丰润修长的美腿。

    许多人都以为红色才是最诱人的颜色,这显然是没什么经验的人臆想出来的,但凡一个经历女人比较多的男人都知道,白色这种代表纯洁的颜色,一旦用来表达性感,其视觉冲击力才是最刺激的一个。

    萧晋怔怔的望着羊羔一般的周沛芹,心中狂呼:这哪里还是一个穷山沟里的小寡妇?分明就是一位都市夜色里最引人犯罪的魅魔啊!

    周沛芹手脚都不知道要往那里放,眼睛用力的闭着,却能清晰地感受到萧晋那火辣的目光,极度的羞耻让她恨不得直接昏过去。

    “萧,我……我冷……”

    这是她唯一能想出来的理由,好在萧晋是真的疼她,连忙将她抱回到床上。

    感受到褥子的支撑,周沛芹那颗七上八下的心才算是安定了些,睁开眼,可怜兮兮的哀求道:“求你……关了灯吧!”

    萧晋无奈的笑笑,伸手熄灭了灯光。紧接着他就明显的感觉到,女人的身体瞬间放松了下来。

    黑暗让人恐惧,也能给予人勇气,关键就在于你干的是不是能见人的事情。

    虽然很想立刻马上把小寡妇吃掉,但毕竟人家还病着,萧晋强行让不多的良心压制住**,**轻轻吻了吻周沛芹的鼻尖,说:“姐,为了避免我兽性大发,麻烦你翻个身呗!”

    周沛芹这会儿是又害怕又期待,脑子里热的一塌糊涂,倒像是病的很厉害一样,根本就没有思考的能力,闻言立刻就翻身俯卧在床上。

    尽管黑暗中根本看不清什么,可她还是本能的觉着,只要不面对萧晋,就不用那么害怕。

    只是她不知道,萧晋是从小就经过残酷修炼的,功夫讲究的就是速度和反应,如果无法做到耳聪目明,哪里可能登堂入室?

    区区一点黑暗,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个事儿,更何况,窗外还有一点点的月光洒进来。

    萧晋跪坐在周沛芹的腿上,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看了会儿她优美的脊线,这才深吸口气,稳定心神,将内息运于掌心,缓缓的落在她尾骨两侧的腰窝上。

    “唔……”

    声音一出来,周沛芹就死死的咬住了枕巾,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抵挡那两团从萧晋双手钻进自己身体的火焰。

    那火焰像是要将她融化一样,滚烫灼热,带着让她难耐的痛苦,也带来了让她心神**的舒爽,整个人都软绵绵的提不起一丝力气。

    而萧晋却似乎已经进入了状态,神情专注,凝气静息,手掌沿周沛芹的督脉,自大椎至腰俞,缓缓而下,源源不断的输送着内息。

    不知过了多久,当萧晋的手再一次推至腰俞后,才缓缓停止内息运转,抬起了手。

    此时的周沛芹已是浑身香汗淋漓。她感觉到床单已经被浸湿了,就想起来换一床新的褥子,却不料后背一沉,被萧晋死死的压住了。

    “萧,你……”

    话没说完,因为她的胖次和丝袜吊带都已经被褪到了臀下,紧接着萧晋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

    “亲爱的沛芹姐,你已经发完了汗,现在,该我也出出汗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