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5章 打得你连假牙都戴不上

第95章 打得你连假牙都戴不上

 
    沈妤娴没想到在自己面前一直都很有分寸的萧晋会如此说话,吓了一跳,眼见门外走进来两个汉子,忙走上前拦住,并对那红脸老者道:“钱叔,您消消气,萧先生不是我的什么晚辈,而是我特意请来的非常重要的客人。”

    “客人?”钱姓老者愣了愣,这才知道自己确实倚老卖老卖错了地方,一时间脸上挂不住,就更加愤怒道:“胡闹!都什么时候了?老元哪里还有精神见劳什子的客人?轰出去!赶紧给我轰出去!”

    那两个汉子闻言就要继续上前,可沈妤娴毕竟是他们主子的学生,有她挡在萧晋的身前,他们不敢贸贸然伸手。

    沈妤娴就趁机低声对萧晋道:“萧先生,你对我老师来说很重要,时间不等人,就委屈你一下,跟钱老认个错好不好?拜托了。”

    “认错也不是不可以。”

    萧晋这话一出来,沈妤娴就松了口气,可还没等她的表情有所放松,就听这货又接着说道:“但是,那老家伙必须先跟我雨娇姐姐道歉,否则……恕我直言,您的老师不是我的老师,他瞑不瞑目,与我无关!”

    沈妤娴直接傻了眼,田新桐倒是对他的傲气有些刮目相看,至于那边的钱老头,则是气的暴跳如雷。

    “原来你跟贾雨娇那个小贱人有关系啊!好胆量,既然敢来,那正好就别走了。沈妤娴!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叔叔,就让开!不然,可别怪钱叔跟你翻脸!”

    “钱叔你……”沈妤娴让也不是,不让也不是,左右为难,心急如焚。

    “哎呀!老钱,你消停会儿吧!”这时,坐在堂屋右首的老者开口劝道,“老元都到最后关头了,你小心吵得他不安生,有什么事,等他闭了眼再说,不行吗?”

    “老于,你什么意思?”钱老头瞪眼瞧着那老者道,“老子刚刚被一个小兔崽子指着鼻子骂,你没看到吗?这种时候你让我忍?”

    “不能忍也得忍!”左首脸膛黝黑的老人也发话了,声音冷漠且充满了威严,“难道你挨句骂,比老元的安宁还重要吗?”

    钱老头一滞,脸色顿时就憋的有些发紫,咬了咬牙,又说道:“老李,这是我的问题吗?刚刚那小兔崽子的话,你们又不是没听到,他跟贾雨娇那个小贱人是一伙的呀!

    贾雨娇心思歹毒,当众给良骥下药,现在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个闹事的小兔崽子,明摆就是要快点气死老元,难道你就能忍着看他在这儿大放厥词?”

    李姓老者闻言蹙眉看了萧晋一眼,淡淡开口道:“妤娴,让开。”

    “李叔……”

    沈妤娴还待说句什么,就听钱老头不耐烦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拖的远远的,狠狠打!”

    那两个汉子再不敢犹豫,伸手就要去抓萧晋的肩膀。

    萧晋嘴角冷冷一勾,将董初瑶护到身后,然后双手一探,分别搭上了两人的一只胳膊,并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先是往回一带,再迅猛一推,就听“咔吧咔吧”两声脆响,那两个汉子便齐齐惨叫一声,跌出门外。

    摔下台阶时,他们各有一条胳膊诡异的弯曲着,明显是已经断了。

    这一手,不但惊呆了沈妤娴和田新桐,就连那三个老头脸色都变了,钱老头更是下意识的就后退了一步。

    一对二,一招制敌,并断人肢体。三个老头都是混江湖起家,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概念,一时间都目光凝重的看着萧晋。

    萧晋淡淡一笑,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对钱老头说:“实不相瞒,雨娇姐姐给那个什么亮jj下药,是我为她出的主意,药方也是我开的,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有事儿你们可以找小爷儿我,甭跟我姐摆什么长辈架子。

    另外,老不死的,我警告你,要是你再敢满嘴喷粪,小爷儿就打的你连假牙都戴不上!”

    “有种你就过来打啊!”钱老头梗着脖子吼道,明显年轻的时候就是个愣头青。

    “年轻人好俊的功夫!”萧晋眉头一挑,刚要上前,就听那李姓老者沉声开口说道,“既然你敢光明正大的打上来,想必是有话要说的,那好!我来问你:为什么要让雨娇那丫头给薛良骥下药?”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李姓老者目光微微一凝,问:“你是想说,薛良骥先给雨娇下了药,你们才这么做的?”

    萧晋点头:“没错。”

    “放屁!”钱老头大声道,“良骥那孩子向来乖巧,怎么可能会像贾雨娇那个小……一样卑鄙无耻?”

    好在他还记得萧晋刚刚所说的话,临时把小后面的“贱人”两个字给咽了回去。

    “下药的人现在就在凌光国际酒店关着,那个亮jj是否卑鄙无耻,把人带过来一问便知。”

    李姓老者略一沉吟,就提高声音对门外唤道:“雨娇,进来。”

    萧晋在堂屋里的一举一动,贾雨娇早就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可让她跪在那里的命令是义父下的,她不能也不敢违背,此时听见让她进去,连忙就跳起来冲了进去。

    “雨娇,这个年轻人所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贾雨娇微红着眼眶看了萧晋一眼,低下头说:“听到了。”

    “可是真的?”

    “句句属实。”

    “那好,给你的人打电话,把那个下药的家伙送到这里来。”

    “是。”

    贾雨娇答应着就要掏出手机,却听那钱老头又咋呼道:“老李,这无凭无据的,要是他们随便找个人来乱说一通,你还真准备信?”

    “我信!”李姓老者还没回答,就听里屋内传出一道虚弱却坚定的声音。

    紧接着,里屋房门被打开,那位福伯用轮椅推着一位瘦小的老人走了出来。

    堂屋里的人,除了萧晋和董初瑶之外,全都惊喜的迎了上去,可那老人却不理会他们的呼唤,只是眼含泪水的怔怔望了会儿萧晋,才含笑道:“像,真像!年轻人,闲安兄近年可好?”

    萧晋闻言神情一整,连忙肃容弯腰尊敬的回答说:“劳元老动问,爷爷一切安好。”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