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4章 万事有我
    说话的时候,车子已经拐上了一条只有两车道的小路,路的前方是一座黑漆漆的山,路两边郁郁葱葱,偶尔从窗外掠过的一盏盏路灯也造型精致。

    即便萧晋对龙朔市不熟,也能看得出来,这一片一定是有钱人住的地方。

    跟着田新桐的高尔夫一路开到山顶,当一扇朱红色的大门出现在眼前的时候,饶是萧晋出身富贵之家,还是下意识的高高挑起了眉毛。

    那是一座古意盎然的硕大门楼,门上面的铜钉在灯笼的照射下蹭明瓦亮,门楼顶端的挑檐复杂宏伟,下面挂着一面宽大的匾额,上面的“元府”二字银钩铁画,尽显大家风范。

    停好车,萧晋牵着董初瑶的手,跟在沈妤娴和田新桐后面走上台阶。大门已经开了,一名身穿长衫的老人站在门槛里面,刀刻一般的皱纹里满是愁容。

    “福伯,”沈妤娴迎上去过去,拉着老人的手问,“老师他怎么样了?”

    老人黯然的摇摇头,说:“人还在,但时间不多了,小娴你还是快过去吧!”

    “哎!”沈妤娴跨过门槛,又回过头道:“萧先生,不好意思,要麻烦你走快一些了。”

    “这位先生是谁?”福伯皱眉问。

    “他是……”

    沈妤娴刚要说,萧晋就出声打断道:“我是元老先生要见的人。”

    沈妤娴微微一怔,就连忙附和道:“是的,福伯,他很重要。”

    福伯深深的看了眼萧晋,又看看沈妤娴,不知想到了什么,就点了点头,说:“那就快走吧!”

    说完,老人就当先在前面引路。

    元府里面跟外面的大门一样,依然还是纯古风式的建筑,无论是曲道回廊,还是亭台楼阁,都极为讲究,除了廊下灯笼里发光的灯泡之外,竟然看不出一点现代社会的痕迹。

    可想而知,那位元老爷子一定是个非常懂得享受生活的人。

    快步走了约莫三四分钟,董初瑶就有些气喘吁吁了,萧晋看了看在前面依然健步如飞的福伯和沈妤娴,就暗暗输送了点内力给她。

    董初瑶只感觉掌心一热,整个身体瞬间就变得轻松起来,不由瞪大了眼,转脸望着萧晋,目光里满是惊奇和不可思议。

    又过了一会儿,福伯终于领着他们进了一间小院儿的月亮门。

    院子是正统的四合院结构,正房坐北朝南,东西各有一间厢房,中间的天井里种着一株粗壮的石榴树,树上已经结满了果子,眼看就要成熟了。

    此时此刻,一个女人正跪在石榴树下,面向正房的台阶,正房门开着,里面灯火通明,可以看见有三名老人坐在堂屋里,似乎正在低声争论着什么。

    萧晋走进月亮门,一看见那个跪着的女人背影,顿时就惊讶的张开了嘴。

    那不是别人,赫然竟是贾雨娇。

    如此说来,她的那个快要挂掉的义父,和沈妤娴的老师是同一个人?

    这特么还真不是一般的巧。

    只是……她为什么会跪在这里?那个薛良骥呢?难不成她不但下药失败了,还被人给当场抓了现……

    忽然,萧晋脑海中闪过一道亮光,贾雨娇跪在那里的原因,心里就有了一个非常合理的猜测。

    沈妤娴说过,她的老师曾经败在“阴阳灵枢针”之下,这足以说明元老头也是一位高明的中医大家,下药这样的小花样,自然逃不脱他的眼睛。

    萧晋如果事先知道这一点,绝对不会给贾雨娇开那么简单的药方。

    “雨娇,你这是……”沈妤娴自然也是认识贾雨娇的,看见她跪在那里,就上前问道。

    “妤娴姐,”贾雨娇一脸惨然的笑笑,没有解释什么,只是道,“你快进去吧!”

    “娇姨。”田新桐也上前打了个招呼。

    贾雨娇点点头,刚要开口,却看见了后面的萧晋和董初瑶,不由愣住了。

    “雨娇姐。”董初瑶对于在这里碰到贾雨娇虽然奇怪,但更多的是尴尬。毕竟贾雨娇在外面可是威风八面的黑寡妇,现在如此狼狈跪在这里的样子,自然不适合被外人看到。

    而贾雨娇这会儿却根本没心思在乎这些,只是在愣神之后,就死死的盯着萧晋,目光里满是幽怨。

    萧晋讪讪的摸了摸鼻子,走上前,弯下腰小声问道:“是不是你义父闻到了你手上的药味?”

    “你都知道了?”贾雨娇诧异的瞪大眼,随即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就变的冰冷至极,“萧弟弟,你玩儿的这一手可真漂亮啊!”

    萧晋满头黑线,叹息道:“别那么快就下结论啊喂!我也是在半个小时之前才知道老爷子是位中医的,话说,这么重要的事情,上午的时候你怎么都不跟我讲啊?”

    贾雨娇眨了眨眼,似乎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他所说的话。就在这时,沈妤娴站在正房门口出声道:“萧先生,请随我来。”

    “安心等着,万事有我。”

    留下这么一句话,萧晋就踏上台阶,跟着沈妤娴走进了堂屋。

    堂屋里坐着的三位老人显然也都跟沈妤娴很熟,其中一位红脸膛的老者一见到萧晋就皱起了眉头,教训道:“妤娴,你一向都很懂事,怎么今天也跟跪在外面的那个贱人一样犯起了糊涂?

    想提携晚辈,我们三个老家伙谁不能帮你办了?这种时候了还带外人进来做什么?”

    萧晋闻言双眼一眯,不等沈妤娴回答就不客气道:“这人老了呀,他就得服老,眼睛不行了,戴副老花镜不丢人。

    如果不想戴,那就少说话,起码也得扮出一个德高望重的样子来,别一张嘴就犯贱,好不容易活到了这么大的岁数,要是让人给抽上几个嘴巴子,多没面子,您说是不是?”

    “放肆!”

    那老者怎么都没想到今天会被一个年轻后生给骂的狗血淋头,登时一张红脸就变成了炭炉,猛地一拍桌子,大怒道:“来人!给我把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拉出去打,一直打到他懂得什么是敬老为止!”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