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2章 他咋不上天呢?

第92章 他咋不上天呢?

 
    沈妤娴要见萧晋,目的是为了打听他的医术和针法,原本就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再见的机会而着急,一听董初瑶的邀请,顿时大喜,连连点头答应下来,只不过,在她的坚持之下,负责掏钱的那个人又成了田新桐。

    对此,田新桐也只能欲哭无泪。

    分别将各自所买的东西放到车上,四人又乘电梯来到购物中心的餐饮娱乐区,由沈妤娴做主,选了家专营江南菜的餐厅坐下。

    点完单,沈妤娴不理会生闷气的闺女,跟萧晋和董初瑶唠起了家常,言语亲切,态度和蔼,而且一点长辈的架子都没有,菜上来时,还特意为他们讲述了每道菜的典故。

    “对了,听桐桐说,萧先生仅凭一针,就改变了一个人的免疫系统反应,导致他对于平日习以为常的东西产生了过敏,实在是令人惊叹。”

    从菜品聊到养生,又从养生聊到中医,沈妤娴这才将话题扯到自己真正想问的方面来,“想来,你的医术必定已然登堂入室,不知可曾听过‘九宫五行,阴阳同根,乾坤颠倒,灵枢一针’这句话?”

    饶是萧晋对于沈妤娴要见自己做了各种各样的猜测,在听到这十六个字之后,还是下意识的瞳孔急缩,靠着低头喝汤的动作才掩饰过去。

    《养丹诀》中包含了道、法、术、生四个大类,其中“生”类的下面又有养、食、针、灸、草五个小项,而这五个小项中的“针”项,指的就是一套名为《阴阳灵枢针》的针法。

    沈妤娴所说的那十六个字,他当然听说过,因为《阴阳灵枢针》的开篇第一句话,就是那十六个字。

    这就不得不让萧晋感到震惊了。他记得很清楚,爷爷说过,当年那位道士将《养丹诀》赠送给他家祖上时,曾言明世间仅此一本,世外再无传人,而那位祖上更是直接将书传给了他爷爷,他爷爷又跳过他老爸传给了他。

    也就是说,就算那个道士和萧家祖上都还活着,这世界上懂得《阴阳灵枢针》的人满打满算也就四个人而已,沈妤娴为什么能准确的说出那十六个字?

    是那道士撒了谎?不应该,这完全没有必要。

    亦或者,他在离开萧家之后,又将本事传给了别人?

    萧晋百思不得其解,沉吟片刻,还是决定先试探一下沈妤娴再说。

    “嗯,记得好像听老师提过,伯母,您也对针灸感……”

    话没说完,因为沈妤娴已经站起身,并激动的抓住了他的手,连衣摆沾上了菜汤都没注意到。

    “你的老师在哪儿?请务必带我去拜访一下他老人家。”

    萧晋挑了挑眉:“伯母,您先别激动,有什么话,咱们坐下慢慢说。”

    沈妤娴这才醒过神来,看看眼睛都瞪的溜圆的女儿和董初瑶,就讪讪的坐了回去,尴尬道:“不好意思,有点失态了。”

    萧晋笑笑,说:“看伯母这么激动,想必那十六个字对您来说,一定很重要吧?!”

    沈妤娴点了点头:“那十六个字出自一套早已失传的神奇针法,名叫《阴阳灵枢针》,我的老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跟我说过,他曾有幸败在这套针法之下,只可惜当时他太年轻,太爱面子,白白的与难得机缘擦肩而过,这么多年一直将之引为平生最大憾事。

    如今,他已经卧床多年,时日将尽,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在闭眼之前再看一次那神奇的针法。

    除此之外,我有一个朋友的女儿得了一种怪病,一接触到阳光,皮肤就会长出许多色斑和水泡,痛痒难当,可无论去多么好的医院检查,得出的结论都是她非常健康,我的老师诊过之后就断言,此病非‘阴阳灵枢针’不可解。

    所以,我在听到萧先生的老师知道那十六个字之后,才会那么激动。”

    说完,她便用满怀希冀的目光看着萧晋,等他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

    而萧晋却犯了难。

    萧家家规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得见死不救,现在有一个似乎只有他才能治疗的病人出现,他根本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可是,他现在不是萧家大少,而是一条正在躲避追杀的丧家之犬,要是冒险施为,一旦风声传了出去,难保就不会被易家放出来的鬼闻出什么味道。

    是保自己的命?还是救别人的命?

    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很简单。

    苦笑着摇摇头,萧晋看着沈妤娴的双眼,问:“伯母,我可以信任你吗?”

    “姓萧的,你什么意思?”

    田新桐一听这话又火了,猛地一拍桌子就要起身,却被她母亲死死的摁住。

    只见沈妤娴对萧晋郑重无比的点了点头,说:“我以我的人格起誓!”

    萧晋深吸口气,缓缓说道:“您猜得没错,我对付那个小流氓,用的正是‘阴阳灵枢针’。”

    沈妤娴闻言,瞬间就犹如瘫软一般的靠在椅背上,泪水滚滚而落。

    田新桐吓了一跳,慌忙问道:“妈,你怎么了?”

    沈妤娴摇摇头,笑道:“别担心,妈是高兴的,你不知道,萧先生的那句话意味着你熙柔妹妹有救了,也意味着你元爷爷可以安心闭眼,妈妈最大的两桩心事一朝解决,实在是开心的有些忍不住。”

    田新桐呆住,机器人一样僵硬的转头看向萧晋,满眼都是见了鬼一般的不敢置信。

    其实,在派出所里的时候,她就知道萧晋的医术应该很厉害,要不然也不会在回家之后就向母亲询问,可她怎么都没想到,萧晋竟然会厉害到这样的地步。

    “阴阳灵枢针”是什么,她不懂,可她知道好友陆熙柔得的病有多么可怕,世界顶级专家团队都治不好的绝症,那姓萧的年纪撑死也就跟自己一般大,凭什么就敢说会治?一个口花花的臭流氓能有这么大的本事?他咋不上天呢?

    这时,萧晋开口道:“伯母,我虽然会用‘阴阳灵枢针’,但这并不代表就一定能治好您好友的女儿,因此,我劝您还是先不要抱这么大希望为好。”

    看吧看吧!这家伙怂了,这么早就开始为自己的失败铺路,一定是怕大话被戳破,心虚了。

    混蛋,竟敢忽悠的我老妈掉眼泪,本姑奶奶不真把你打成猪头,都对不起请你吃饭而花出去的钱!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