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8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第88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贾雨娇讲的故事一点都不复杂,而且还有点狗血,听上去像是一出电视里常有的家庭**剧。

    简单来说,就是她与薛良骥都是孤儿,同时被一位江湖中有名望的大佬养大,算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

    现在,大佬身体不行要挂了,但大佬不放心自己辛苦打下的基业,也不想自己死后、跟随自己多年的老兄弟们没了下场,所以迟迟无法决定把位子交给谁。

    至于老头儿手里的东西,除了一些娱乐性产业之外,最重要的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和一间制药厂。

    制药厂属于外包性质,只代工生产,不研发,听上去不咋地,但却是跟凝海药业有着长期良好的合作关系,是只名符其实能下金蛋的鸡。

    而那家房地产公司就更厉害了,去年刚刚买进了几块优质地皮,哪怕什么都不往上盖,就那么放上两年转手卖掉,起码也能换回来几十亿的利润。

    面对这样的利益,也难怪贾雨娇和薛良骥都志在必得了。因此,从前年老头的身体开始出现状况,他们兄妹俩的明争暗斗就一直都没有停止过。

    好在老头儿也是过来人,知道在江湖中谈什么情谊纯属扯淡,为了避免家庭悲剧的发生,就早早的传出话来,言明不管发生了什么,只要兄妹俩中的任何一个人发生了不测,另一人都会自动失去继承资格,所有的产业都将被变卖,然后捐给慈善事业。

    这一招非常管用,直接就把贾雨娇和薛良骥之间的竞争限制在了文斗的层面,两年时间下来,双方各有胜负,谁也没能奈何得了谁。

    最近,老头儿的身体是越来越差了,他自知时日无多,等不到俩孩子分出高低,就定下了今天这个日子,把所有的老兄弟都叫到家里,让两人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自己对未来的规划,并当场立誓,然后再由他和那些老人一起决定该让谁当家主事。

    这就是薛良骥会威胁贾雨娇的贴身助理给她下药的原因。

    今天如果不是萧晋来找她,结果可想而知,一个说话颠三倒四神志都不稳定的人,自然是没资格管理那么庞大的一份产业的。

    贾雨娇讲完的时候,萧晋也已经吃饱了,正小口的滋溜着热茶。

    “事情我已经清楚了,”他点点头放下茶杯,说,“解决起来也不难,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好啦!”

    “你是说也给薛良骥下药?”贾雨娇眼睛亮了亮,随即又暗了下去,懊悔道:“要是我早知道还有这种药就好了,现在时间已经来不及,薛良骥一定不会喝下我给他的东西。”

    萧晋嘴角一翘,起身开门让外面的服务生去拿纸笔,然后看着贾雨娇傲然说道:“我要是只能给你开必须喝下去才管用的药,哪里还有脸管你叫姐姐?”

    贾雨娇顿时就惊喜起来,用力抓住他的手,问:“好弟弟,你真的有办法?”

    萧晋坏坏的挑起眉毛,说:“你再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是不是真的。”

    “去你的!”贾雨娇打了他一下,焦急道,“就会占姐姐便宜,赶紧说,大不了事成之后,姐让你亲个够。”

    “老天作证,这可是你说的!”

    萧晋连忙敲定跟脚,气的贾雨娇就要去拧他的耳朵。

    这时,服务生拿着纸笔推门进来,见自家老板竟然在跟男人拉拉扯扯,顿时就吓得低下了头,像个畏怯的小宫女似的,愣是双手把纸和笔捧给了萧晋。

    待服务生出去,贾雨娇就恶狠狠的掐了萧晋一下,说:“这下好了,我好不容易塑造出来的威严形象全毁了,都怪你!”

    “老板还是和蔼可亲一点好,”萧晋嘻嘻笑着说,“总那么吓人,员工是很难产生归属感的。”

    “怎么做生意,老娘用不着你来教!”贾雨娇瞪他一眼,“快点儿,你到底想怎么做?”

    萧晋坐回自己的位置,拿着笔就开始在纸上写字,口中说道:“不管中药还是西药,用法无非就是内服和外敷两种,薛良骥的那个治疗癫狂病的方子虽然不常见,但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跟你弟弟我的水平可差远了。

    既然他想让姐姐你神志不清,那咱就让他大小便失禁,我琢磨着,就算那几位老人家再老糊涂,也不可能会把自己的养老钱交给一个容易被吓尿裤子的家伙吧?!”

    贾雨娇闻言“噗嗤”一乐,靠着他的身体,点点他的脑门说:“你这家伙,眼睛里就盯着别人的下三路,真是个坏透了的小坏蛋!”

    萧晋转头瞥了眼她汹涌澎湃的前胸,笑道:“这你可说错了,我对姐姐的上三路,兴趣也很大哦!”

    “**上脑了吧你?怎么又扯到姐姐身上来了?”贾雨娇无语叹了口气,“说了半天,你也没说怎么让薛良骥把药服下去,这个问题不解决,你开的药方再好也没用啊!”

    “这个待会儿再说,”萧晋在两页纸上写下了两种药方,郑重的问贾雨娇道:“姐,你的那个跟班可靠吗?”

    贾雨娇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这世界上如果只剩一个不会背叛我的人,那一定就是石三。”

    “十三?这名字倒是个性,不过……”萧晋可怜巴巴的瞅着她,“姐姐你这样说话,人家好伤心哦!”

    “滚!人家姓石,石头的石,另外,你要是再敢这样恶心姐,信不信姐不但让你伤心,还让你伤肾?”

    萧晋一下子就来了精神,点头如鸡吃米:“好啊好啊!事不宜迟,你这就伤吧,狠狠的伤,不用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

    贾雨娇算是对这货的脸皮厚度彻底无语了,头疼的扶着额头,无力道:“咱赶紧办正事成不?算姐求你了。”

    萧晋失望的撇撇嘴,提高声音对着房门喊了声:“石三,进来。”

    名叫石三的那个汉子应声推开了门,却不看他,而是对贾雨娇道:“贾总,您叫我?”

    萧晋翻个白眼,将两张纸递给他,说:“按方抓药,药量上面都有,回来大火熬煮,五碗水熬成一碗,沥去残渣,然后分别盛进两个方便携带的瓶子里。”

    石三把纸接过去,目光依然还是看向贾雨娇,直到贾雨娇点头,才转身离去。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