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0章 西厢里的献身

第60章 西厢里的献身

 
    身为名医世家的嫡系传人,萧晋当然不会怕什么下毒,于是,他也没说什么,跟着顾龙就进了院子,心里好奇这俩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菜里不但没有下毒,反而还挺可口,这就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顾龙叹了口气,给他满上一杯酒,说:“老二的婆娘原本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他这一走,这个家就等于断了进项。

    我说给她钱吧!她不要,可到底是兄弟一场,我也不能让他婆娘就这么饿死,所以就把每次跟兄弟们喝酒的地方换到了这里,每次临走之前给她点菜钱,权当这里是家饭馆儿了。”

    萧晋听完,才算是真正的体会到顾龙这个人有多么的义气,这是一个可以托妻献子的朋友啊!

    “顾大哥仗义!有古仁人侠义之风,小弟敬你一杯!”

    这句话,萧晋说的发自肺腑,同时也为自己之前结交顾龙的目的而感到汗颜。

    当然,顾龙也不是一点毛病没有,比如,他就特别喜欢听别人夸他讲义气,于是,这顿酒喝的就越发酣畅淋漓起来。

    只可惜,这家伙看似健壮豪爽,酒量却不行,两瓶六十度的高粱烧还没整完,他的脸就杵进菜盘子里不动了。

    萧晋哭笑不得,在赵彩云的指引下,把顾龙扛进东厢房的床上后,出来一看表,才上午十一点,距离发车还有两个小时呢!不由犯起了愁。

    这两个小时去哪儿呢?

    “萧先生,”赵彩云轻盈盈的开口,“看您也喝了不少,如果不嫌弃的话,西厢房里也有床,铺盖都是刚晒过的。”

    萧晋一想,两天两夜没合眼了,这又喝了酒,眯一觉也行,就客气道:“这个……方便吗?”

    赵彩云抿了抿唇,将耳畔一缕发丝别到耳后,说:“没什么方便不方便的,那本就是给顾大哥和他的兄弟们准备的。”

    “这样啊!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

    来到西厢房,萧晋脱了外套和鞋,小心翼翼的闻了闻被子,确实一股阳光的味道,顿时就放下了心,**闭眼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感觉不对劲,睁开眼往旁边一瞅,顿时就傻了眼。

    赵彩云竟然就侧卧在他的身边,而且,从裸露出来的性感锁骨上来看,她被子下面身体上的布料覆盖面积,绝对不到百分之四十。

    这特么跟到囚龙村的第一晚简直一模一样,只不过,温柔的周小寡妇不会仙人跳,仇人的婆娘会不会,那可就说不定了。

    细心倾听着屋外的动静,萧晋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惊讶:“彩、彩云姐,你这是要干什么?”

    赵彩云瘦削的脸上泛着两抹淡淡的红晕,薄唇上似乎还带着一点酒气,显然是喝了酒之后才来的。

    “别害怕,这不是仙人跳,我是来向萧先生表示感谢的。”

    女人目光灼灼,似是能看透人心。萧晋禁不住心中感叹:顾龙的那个兄弟虽然是个垃圾败类,但娶老婆的眼光和运气,却是一流。

    “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恨陆奎不死!”女人说的咬牙切齿。

    萧晋一怔:“陆奎是谁?”

    女人鄙夷一笑,道:“平时在家里耀武扬威,在外面被人打成了丧家之犬,人家却连你的名字都懒得知道,陆奎啊陆奎,你也有今天!”

    萧晋明白了,陆奎就是被他废掉一条胳膊的那个家伙、顾龙口中的老二。

    听话音,赵彩云似乎真的挺恨他的,这么说,现在的情况就是以身报恩了?

    这他妈也太……古典了吧?!

    “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

    赵彩云叹了口气,没有解释什么,而是一伸手就抓住了萧晋的关键部位,眯眼笑道:“没关系,它明白就好。”

    嘶!这娘们儿看着清冷,做事儿可是够直接的啊!

    虽然萧晋心里还摸不准赵彩云的真正意图,那地方可不受他的大脑控制,再加上酒精的刺激,登时就有了要昂首挺胸的态势。

    赵彩云眼中闪过一丝讶异,随即便凑近了,吐气如兰道:“没看出来,萧先生的本钱还挺雄厚,我已经很久没有……那个了,你……你轻一点……”

    萧晋一把推开她,坐起身,被子随之滑落。果然,赵彩云已经是一丝不挂。

    因为瘦的缘故,她的胸脯不大,像两只孩子吃饭用的小碗倒扣在那里,有点反差的可爱。

    “抱歉!我没有跟女人稀里糊涂**的习惯。”

    说着,他就要起身下床。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下贱?”一滴眼泪从赵彩云的腮旁滑落,浸湿了枕巾。

    “不,我只是不理解,”萧晋说,“就算你真的很恨陆奎,对我说声谢谢也就罢了,没有理由送上这么大的一份谢礼。”

    “我需要男人!”

    哈?大姐,你要不要饥渴到这种地步?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如此羞耻的话,真的好吗?

    “小时候我娘带我去算命,”赵彩云没有看萧晋,自顾自的说着,“算卦的说我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原本我是不信的,但现在看来,一字不差!

    可我不服!以前有陆奎压着我,我没有办法,现在他滚了,我就得抓住这个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

    萧晋静静观察了一会儿女人眼睛里的坚毅,确定了她没有说谎后才问:“照你的逻辑,为什么不选择顾龙,而是我这个陌生人?”

    “顾龙是个好人,但好人都是蠢货!”赵彩云咬牙说道,“我想要的,是一个能保护我、帮助我实现我梦想的男人,而不是一个对谁都掏心掏肺的烂好人!”

    “你娘的,你凭什么就认为老子不是好人?”萧晋忍不住骂道。

    赵彩云嘴角微翘,讥讽道:“好人早就出去了,好人会到现在还不出被窝?好人会一直盯着我的nai子看?”

    萧晋老脸一红,讪讪的又问道:“那你又是如何判定出我能够帮你的?”

    “其实,我早就见过你,”赵彩云说,“在陆奎被打断胳膊的那一天,我看见你和那个城里的漂亮姑娘有说有笑的上了她的车。虽然我是个见识不多的村妇,但我眼睛不瞎,那个姑娘看着你时,双目中的崇拜遮都遮不住。

    一个能被大城市有钱人家小姐在下趟山的功夫就看上的山里人,如果还没本事的话,老娘宁愿这就把眼珠子抠出来当泡踩!”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