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45章 萧老师就是厉害

第45章 萧老师就是厉害

 
    “你干什么?”顾龙目呲欲裂,不管不顾的冲上来,瞪着充血的双目吼道,“今天截你是我的主意,跟老二无关,你有什么就冲我来,跟一个断了胳膊的人动手,算什么英雄好汉?”

    “小爷儿从来就不是英雄好汉!”听着刀下那人的惨叫声,萧晋冷冷一笑,对顾龙说,“看你是条汉子,所以小爷儿今天就教你个乖,不是什么样的兄弟都值得你两肋插刀的。”

    顾龙做事虽然莽撞,但他不是傻子,一听这话,眉头就皱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萧晋没有回答,而是缓缓转动刀柄,对那人道:“如果你不想这条腿也废掉的话,就老实的告诉你大哥,昨天我为什么要断你一条胳膊。”

    那人吃不住痛,更不想变成瘸子,当下什么也顾不上了,一口气竹筒倒豆子,就把昨天自己的所作所为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老子ri你祖宗!”

    顾龙虽然不务正业,但也是个嫉恶如仇的性子,所以一听完,早已是火冒三丈,大骂一声,抬腿就踹在了那人的胸口。

    那个之前被他亲热的称呼“老二”的家伙直接就倒飞出去,就这,他还不过瘾,追上去又是一阵拳打脚踢,一边打还一边骂着:“cao你祖宗十八代!干了那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还有脸找老子来替你报仇?特么老子现在就打死你个王八蛋!”

    他不是在做戏,而是真打,因此没多久,那人就被打得面目全非,浑身是血,起初还能惨叫求饶两句,到最后只能死死抱着脑袋,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

    萧晋见顾龙仍然没有要收手的意思,就上前拉住他,说:“他昨天试图侵犯的人,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他这辈子已经等于是完蛋了,你没必要在这时候再摊上一条人命,不值得。”

    “呸!”恨恨的在那人身上吐了口浓痰,顾龙深吸口气,郑重的对萧晋鞠了一躬,说:“这位兄弟,得亏你功夫好,要不然俺今天可就犯下大错了,对不住!你要是心里气不过,就也扎俺一刀,俺绝对不怨你。”

    萧晋笑了,拍拍顾龙的肩膀,说:“顾大哥言重了,你也是受了小人的蒙骗,事情说开就好了,咱们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我叫萧晋,你要是真想道歉,回头我去青山镇找你,你请我喝顿酒,怎么样?”

    顾龙闻言大笑:“那太好了!萧兄弟你什么时候来都成,到镇上随便找个人打听,没人不知道俺顾龙的。”

    “那就说定了!”萧晋伸手与顾龙握了握,然后道:“今天还有点事,三天后我去镇上,到时候咱们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顾龙是个干脆的人,一听萧晋有要走的意思,立刻就带着俩兄弟、拖着那个被他打得半死的家伙告辞下山而去。

    萧晋站在原处,直到他们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之中,才转身继续赶路。

    之所以会特意与顾龙结交,除了因为顾龙是个比较纯粹直爽的汉子之外,还因为他未来肯定会经常路过青山镇,如果在那里有一个落脚点的话,会让许多事情都变得很方便。

    再者,每次都搭乘长途车太不方便,他想下次进城的时候买辆车,与顾龙这样的地头蛇混熟一点,车停放在青山镇也安全。

    当然,如果以后有一些不方便自己出面的事情发生,顾龙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帮手,不过这都是后话了,算是有备无患。

    剩下的一多半山路,萧晋只用了一个小时左右就跑完了,到达囚龙村的时候,时间才刚刚过了午后两点。

    现在是农闲时节,这个时间点,街道上本该有人在或晒太阳或扯闲篇,但因为“天绣”的缘故,村里的妇女们都待在家里忙活,仅剩的几个大老爷们儿也在村外拓宽山路,所以村子里显得非常安静,偶尔会有条土狗窜出来,去追赶不知谁家散养的鸡。

    在繁华都市长大的萧晋很喜欢这种感觉,如果不是心中的那份执念,或许,他会很愿意老死此地。

    回到家,院门开着,可以看到周沛芹正坐在堂屋门槛里的小凳子上做着绣活,只是不知为什么要背对着门外,不过,这倒给萧晋提供了便利。

    蹑手蹑脚的走过去,他一把将小寡妇拦腰抱起,当然,没忘先抓住周沛芹拿针的手。

    情趣归情趣,伤着了可就不好了。

    周沛芹吓坏了,尖叫一声,本能的就开始挣扎踢蹬起来。

    萧晋一手坏坏的抓着人家的胸前的绵软,笑着开口道:“别怕!沛芹姐,是我回来了,昨晚上有没有想我?”

    听见他的声音,周沛芹的挣扎就停顿了下,然后就更加激烈的扭动起来。

    “萧……放我下来!你快放我下来!”

    萧晋满心的莫名其妙,心说这是咋了?才一晚上不见,小寡妇就变心了?

    就在这时,堂屋里面响起了一道戏谑的声音:“哎呦!沛芹,这儿又没外人,你害什么羞嘛!”

    我去!怪不得周沛芹会背对着门外,反应还这么大,感情屋里有人啊!

    萧晋赶紧把羞红了脸的小寡妇放下来,定睛往里一瞅,这才发现里面坐着的也是熟人——那个软的像棉花一样的梁玉香。

    “呵呵!玉香姐也在呐!”

    他脸皮厚,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打招呼,周沛芹可受不了,胡乱整理了一下衣服,低头说:“萧老师你……你还没吃饭吧?我这就去给你做。”

    话都没说完,她人已经跳出了门槛,像只被狗撵的兔子似的。

    “我这不是在跟沛芹一起做绣活嘛!”梁玉香笑眯眯的起身走过来,瞅瞅在门外低头忙活的周沛芹,妩媚笑道:“萧老师就是厉害,这么些年来,想打沛芹主意的男人不知有多少,你还是第一个碰了她却没挨揍的人。

    不过啊!刚才沛芹可告诉我了,她今天的身子不干净,可怜的萧老师哦!心急火燎的赶回来,却只能干瞪眼,哈哈哈……笑死我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