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22章 娘在做什么?

第22章 娘在做什么?

 
    越是传统的女人,就越是离不开男人,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周沛芹无疑就是一个标准的传统女人,尽管独自拉扯女儿**年已经足以说明她的坚强,但这并不代表她心里不会渴望男人。

    这种渴望,更多的是想找一个人陪伴和依靠,找一个人呵护和保护自己,因此,以往村里对她有意思的男人都被她拒绝了。

    她知道,她想要的感觉从那些人身上得不到。

    现在,萧晋来到了她的身边,虽然一开始是被迫的,但萧晋给予她的尊重让她感受到了与心中男人概念上的不同。

    他很坏,却没有强迫和欺凌;他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个安分的人,却随随便便就能为村里找到巨大的财源;他很有文化,会说一些以前从没听过、但一听就能明白的话。

    他的眼睛很不老实,他的手也总是在占便宜,他像个流氓痞子,他不是好人……但他的身上却能让人感到浓浓的安全感。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吸引着周沛芹,就像一只饥饿许久的野猫看见了食物,很想扑上去大快朵颐,又担心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所以,要说爱上了萧晋,那肯定还不至于,但她的潜意识里已经将萧晋当成了自己家的一份子,希望他能成为自己的男人。

    然而,寡妇的身份和女儿的存在,都让她深深的自卑着,她知道自己配不上萧晋,也就始终无法真正的放下心结。

    而萧晋的彻夜未归,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郑云苓那样漂亮又有能力的黄花大闺女,才应该是他的良配,自己这样的残花败柳,还奢望那些,实在是太不要脸、太白日做梦了。

    可是……真的不舍得啊!

    一时间,周沛芹柔肠百结,眼泪也断了线的珠子般,扑簌簌的往下掉。

    这可把萧晋吓坏了,心说我把你身子摸遍了都没事,这只是亲了下鼻尖而已,至于掉眼泪么?

    “沛芹姐,你、你千万别生气,我不是要强迫你的意思,我只是……只是……”

    话没说完,因为周沛芹捂住了他的嘴。

    “萧、萧老师……”女人下唇已经咬的毫无血色,却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喜欢云苓妹子么?”

    诶?这咋扯到郑云苓身上去了?难不成……这小少妇是在吃醋?

    那么多年的风流经验到底不是白给的,萧晋立刻就明白了周沛芹为啥会哭,哭笑不得的摇摇头,也不解释什么,直接就一个翻身压在女人的身上,一手伸进衣服用力握住一团丰腻的同时,也紧紧吻住了她的嘴唇。

    周沛芹的瞳孔猛然一缩,紧接着又缓缓放大,慢慢闭上了眼。

    良久,唇分,萧晋放缓了手上的力道,轻轻挑逗着那颗小樱桃问:“现在你明白了么?”

    周沛芹呼吸急促,双眼雾气弥漫,粉脸如桃花一般,男人的手指每动一下,身体都会跟着轻颤一下,哪里还能说什么话?只能无力的摇头。

    萧晋无奈的叹口气,抽出手,捧住她的脸,认真的说:“沛芹姐,我之所以会想方设法的赚钱,除了某些私心之外,剩下唯一的理由就是你呀!难道我说了那么多遍‘等着你心甘情愿’,你一句都没当回事么?”

    周沛芹娇躯一震,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有些酸,有些甜,还有一点点疼。

    活了将近三十年,这是她第一次品尝到被男人放在心尖尖上的滋味儿。

    停止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她伸出手臂用力的拥住萧晋,委屈的抽泣道:“我……我以为你是……是在逗我……”

    “我的傻姐姐诶!”萧晋轻吻着她的耳垂,柔声说,“就算不为别的,只为了你这香甜嫩滑的身子,也值得我那么做啊!”

    男人粗鲁的荤话,周沛芹听过很多,也很厌恶,但她此时却觉得自己愿意听萧晋说一辈子。

    拥抱的手臂更紧了些,她呢喃般地说:“萧老师,你要了我吧!我、我心甘情愿……”

    这话听在萧晋的耳朵里,完全不亚于几十吨tnt被点燃了引线,顷刻间就将他一直压制的**完全燎燃。

    半句废话没有,他双手往两边用力一分,就将周沛芹的上衣扯开。

    因为他的手之前已经到访过里面,所以肚兜早已被掀到一边,两团洁白的雪堆就那么直接暴露在他的面前,颤巍巍的,光是看就知道味道会有多么香甜。

    萧晋的眼珠子已经红了,一低头就将一颗红豆叼在了嘴里,而终于敞开心扉的周沛芹也不再羞涩,一边强忍着胸前和心里的麻痒,一边伸手到下面主动去解萧晋的腰带。

    可以预见,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场惨烈的大战马上就会来临。然而,著名的墨菲定律曰过: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意外不可避免,所以它总是来的很及时。

    就在萧晋埋头于品尝红豆和雪堆、周沛芹也已将手伸进了他的裤腰时,里间的房门忽然开了,梁小月走出来,揉着眼睛埋怨道:“娘,天还没亮呢,你在做什么啊?”

    “唰”的一下,周沛芹就扯过被子将身上的萧晋盖住,只露着自己的脑袋说:“那个……没事,小月你回去睡吧!娘不会再吵你了。”

    “哦!”梁小月答应着转过身,忽然又扭过头来,奇怪道:“娘,你怎么睡在外面?萧老师呢?”

    “呃……萧老师他……他去锻炼身体了,你以前不是听搬走的狗蛋说过,城里人喜欢早起锻炼身体么?至于娘……娘是还有点困,所以就在这儿睡个回笼觉。”

    此时太阳还没出来,屋里还比较暗,所以梁小月并没有看清母亲被子中鼓起来一大块,闻言点点头,说:“那我跟娘一起在外面睡吧!”

    “不行!”周沛芹吓坏了,连忙阻止道,“娘……娘已经不困了,马上就起,你还是回里屋睡吧,萧老师也快回来了,别打扰到他。”

    “噢!好吧!”梁小月不疑有他,打个哈欠,回了里屋。

    眼看着里屋房门重新关上,周沛芹这才长长松了口气,刚要掀开被子,忽然一声娇**,双腿就死死的夹住了来犯大手。

    “沛芹姐,”萧晋从被窝里钻出来,咬着她的耳垂坏笑道,“你骗女儿的样子,好可爱!”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