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4章 真是种的
    梁二丫看了看萧晋喷出来的汤,没说什么,但他还是立刻就明白了,小丫头对他的这种浪费行为非常不满。

    “对不起!老师不是故意的。”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和蔼亲切一些,弯腰直视着梁二丫的双眼又问:“二丫,你说的‘种’,是种粮食的那个‘种’?”

    “嗯。”梁二丫轻描淡写的点了点头,然后往锅里又加了半瓢水。

    萧晋还是觉得难以置信,放下手中的碗,拿起案板上的黑色团块仔细端详。

    黑色疣状表皮,大理石样纹路的深褐色切面,散发着森林般的郁郁清香,还有干果香味,确实是松露无疑。

    可……可这玩意儿号称“可以吃的钻石”,之所以会那么的昂贵,就是因为它数量稀少,对环境要求十分苛刻,又生长在地下不易寻找,而且人工种植只存在理论上的可能,从没听说过有什么人成功过。

    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能做成那么多科学家或农学家都做不成的事?这比笑话还要荒谬,总不成她家还有什么祖传的种松露秘方……

    想到这里,萧晋脑海里忽然一亮,心说对呀!我华夏古人的智慧从来都令今人叹为观止,那帮已经被先进文明惯坏的科学家,会比不上他们也说不定哦!

    不行,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必须亲眼见到才可以,要是梁二丫真的能种植松露,即便不能像法国和意大利的松露那么昂贵,也足以让整个囚龙村富得流油。

    眼看着二丫已经重新引燃炉灶,蹲旁边闷声拉起了风箱,萧晋也只好忍住立刻拉她出去的冲动,小心翼翼的问道:“二丫,待会儿你吃完饭,带老师去你种这东西的地方看看,成吗?”

    二丫眼皮都不抬的点了点头。

    在院子里等了约莫二十分钟,在外面抽烟的萧晋才把小丫头从厨房里盼出来。

    她手拿一个小铲子,肩上还背着一个竹编背篓,里面装着一个硕大的窄口瓦罐,压在她瘦削的肩膀上显得又笨又重。

    “走吧。”小丫头语言风格简洁的令人发指。

    “这个给老师背着吧。”萧晋说着便要伸手去提梁二丫背上的竹篓。

    “不重。”小丫头摇着头,便兀自朝院门外走去。

    以前做纨绔子弟的时候,在餐厅帮女人拉椅子、或者为女人开车门之类的事情萧晋也没少做过。但只有这一次,无关礼仪与风度,他是真心觉得女人不该如此劳苦,是应该被照顾和呵护的。

    只可惜梁二丫不领他这个情。

    绕过院墙外的小菜地,穿过屋后竹林,萧晋跟在梁二丫的身后,沿着曲曲折折的小径朝山上走,愈往高处愈发难行,其间几处山坡陡峭,要手脚并用才能顺利攀过。

    萧晋从小修习《养丹决》,身强力壮体能过人,走这种程度的山路当然不在话下。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看起来瘦小孱弱的梁二丫,即使背负着笨重的瓦罐,攀岩过坎之间竟也毫不费力气,体能似乎一点也不比他差。

    萧晋心里暗暗咋舌:昨天刚见识了周沛芹徒手搬200斤米面,现在又领教了梁二丫这身手,囚龙村的女人都这样强悍么?

    已近半山腰,又攀过了一块巨石,梁二丫指着不远处,对身后的萧晋说:“到了。”

    顺着梁二丫所指的方向,只见一片稀稀疏疏的松林,在远离尘嚣、没有被商业开发的囚龙村来说,这样的原生态树林再寻常不过。

    自然生长的干枝随性肆意地伸展着,被遮蔽了阳光的地面几乎寸草不生,仔细看,地面上还有一点黑乎乎的痕迹,像是着过了火。

    萧晋的眉头微微一挑,他记得在一间高档餐厅用餐时曾听名厨介绍过,松露在欧洲还有一个别名,叫“闪电的女儿”,是因为这东西一旦成熟,附近的地表植被都会完蛋,而且还会呈现一种被烧焦的状态。

    眼前虽然看不见“烧焦”的植物,但黑色的土壤似乎也能印证这个说法。

    松露的采集也是个技术活,采松露的人被称为“松露猎人”,他们寻找松露的方法也不尽相同,有的靠松露犬闻嗅,有的借助祖传的、记载着父辈们曾经找到松露的记录的“藏宝图”,甚至还有用母猪来寻找……

    然而梁二丫却没有这么麻烦,她走进松林,就像一个采蘑菇的小姑娘一样,在几棵树的根部看了看,然后在一棵一人环抱粗细的大树前面蹲下,用手中的小铲挖了起来。

    萧晋凑了过去,还没等看出个所以然来,小丫头手里的动作便停了下来。

    她放下铲子,又徒手在泥土里扒了几下,随后便捧出一团黑漆漆的拳头大小的东西,拂去上面沾着的泥土,那东西和萧晋刚刚在她家看到的一样,千真万确就是松露。

    “还……还有吗?”心头的狂喜已经让萧晋按耐不住声音的颤抖。

    梁二丫点点头,环顾一下四周,又在旁边的一棵树下挖了起来,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又挖出一块鹅蛋大小的松露出来。

    手拿着两块松露,萧晋却感觉它们比金子还要重,即使是被称为“华夏松露”的滇南块菌都能卖到几百上千一斤,这么大个头的、货真价实的松露,价格绝对不菲。

    环顾四周这片不大的松林,他心里估摸着产量,问:“二丫,这些真的都是你‘种’的?”

    “嗯。”梁二丫认真的点了点头。

    “能……告诉老师是怎么种的吗?”萧晋问的有点犹豫,甚至脸都有些发热,自小在中医世家长大的他,当然明白随意打听别人的祖传秘方是一件多么恶劣的行为。

    可是,这事关一个村子、好几代人的福祉,他不得不做这个恶人,心里想着,大不了将来让梁二丫几辈子都衣食无忧,总好过她守着秘方过苦日子。

    然而,他这边还正自我安慰着愧疚的心情,那边梁二丫小嘴一张,却说出了一个让他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的答案。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