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2章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第12章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哪儿来那么多钱?当然是想办法挣啊!羊毛出在羊身上,你们挣的钱,用来给你们修路,正好。

    心里想着这些,萧晋却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当初离开京城时,为了避免被易家查出蛛丝马迹,他所有的银行卡都被废掉了,身上只带了不多的现金,给村里孩子买几本书啥的勉强还行,修路?呵呵。

    因为有了外人和驮东西的三头驴,萧晋自然不可能再像昨天那样飞奔,一路慢悠悠的在山路上走,回到囚龙村时,已经是晚上快九点了。

    山里没什么娱乐活动,村子刚通电没几年,别说没钱买电视,就是有钱,也没人给扯有线,所以到了这个点儿,村民们基本上都已经睡了,唯有周沛芹家还亮着昏黄的光芒。

    虽然知道那小寡妇是在等自己的消息,可萧晋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暖洋洋的,繁华都市太拥挤,夜晚太亮,无法给人这种独一无二的归属感。

    敲了敲门,很快,披着一件素净褂子的周沛芹就打开了门,看见萧晋时,脸上的表情有种如释重负般的欣喜。

    萧晋冲她笑笑,让梁建国和梁胜利把东西卸到院子里,之后给俩人一人一袋白面算是这一趟的酬劳,两人自然又是一番推脱和感谢。

    等两人离开,周沛芹闩上院门,一回身,就瞧见萧晋正笑眯眯的看着她,一双眼睛贼亮贼亮的,让她心头一跳,不自觉的就红了脸。

    “昨晚上没睡好吧?!”萧晋问。

    周沛芹低下头,小声道:“没,挺……挺好的。”

    “是吗?”萧晋凑近了,看着她的眼睛说,“我可不记得走的时候你有眼袋。”

    小寡妇揪着自己褂子的衣摆不说话了。

    萧晋也不为难她,抱起两袋米面往肋下一夹就朝屋里走,“不就是怕我一去不回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要是换了我,估计早就追到城里去了。”

    说着,他把东西放在面缸旁边,一回头吓了一跳,只见周沛芹居然也抱了两袋子米不声不响的跟在后面。

    要知道,两袋子大米可就是两百斤,一个壮劳力在别人的帮助下扛起来没问题,可眼前这娇娇弱弱的小寡妇是怎么办到的?更何况她还是跟萧晋一样,用手臂抱起来的。

    “沛芹姐,你……你……”萧晋张大了嘴巴,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周沛芹反倒还是那么腼腆,把东西放下后,低眉顺眼地说:“以前俺爹是杂耍班子的,小时候跟他练过几年。”

    “练过?卧槽!沛芹姐,你会功夫?”萧晋更惊讶了。

    周沛芹不好意思道:“那哪儿算功夫啊!就是力气大一些罢了,上不得台面。”

    能让一个不到一百斤的小娘们儿抱起两百斤不费劲儿,这种功夫要是还上不了台面,那全国大部分的武校就都该关门歇业了,丢人。

    话说,昨天萧晋还在纳闷儿,这柔弱的小寡妇是怎么带着闺女活下来的,感情是会功夫啊!就冲这力气,要收拾几个踢寡妇门的无赖流氓,简直不要太轻松。

    他有些兴奋:“令尊现在在哪儿?这样的大师,必须得拜见一下啊!”

    周沛芹的双眼黯淡下来,轻声道:“俺爹……已经去世十年了。”

    萧晋一怔,连忙道歉道:“对不起,沛芹姐,我不知道……”

    “没关系的。”周沛芹淡淡摇了摇头,就出门继续搬东西了,萧晋赶紧跟上。

    没一会儿,两人就把东西都搬进了屋,周沛芹蹲在地上,葱段似的手指轻轻抚在一捆书上,鼻子用力的嗅,目光有些痴然和哀伤。

    “小时候,最羡慕的就是别人家的孩子都能背着书包去上学,而我却只能在太阳底下拿大顶。”

    娇柔却坚强的女人最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在周沛芹面前,自然不用提防什么,所以萧晋此时心里涌出的疼惜,比白天面对董雅洁时真诚得多。

    “想读书?这个简单啊!你忘了我是老师了吗?以后我白天教孩子,晚上回来就教你。”

    周沛芹蓦然睁大眼,不敢置信道:“真的吗?我……我还能学?”

    “当然能啦!”萧晋笑道,“而且我保证,你肯定会比孩子们学的快。”

    周沛芹欢喜起来,不过很快又开始犹豫,说:“还、还是不要了,萧老师你又要教孩子,又要帮着我们赚钱,我怎么还能让你晚上再接着劳累?再说了,我都那么大岁数了还念书,怪、怪丢人的。”

    “这是什么话?你才多大啊!在城里,你这个年纪还在读书的多的是。再说了,”萧晋凑过去,嘿嘿坏笑道,“晚上能为你‘劳累’,我是求之不得啊!”

    这句一语双关的话,周沛芹听懂了,腾地一下就又成了大红脸,偷偷瞄了一下在墙角小床上熟睡的女儿,扭头就往外跑。“你还没吃晚饭吧?!我去给你做。”

    看着慌不择路跑出去的小寡妇,萧晋心里别提多痒痒了,恨不得直接化身月夜恶狼扑过去,把她连皮带骨都囫囵个吞下去。

    按理说,以他的风流经验,原本不该这么没定力才对,可是,在这个女人比男人还要彪悍的年代,周沛芹这种原始干净的纯朴,对他来说就像是生活在雾霾下的人直接吸到了带着花草香的氧气,那种沁人心脾的感觉,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不过,他越是看重周沛芹,就越不想胡来,就像美酒一样,得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品,心急可吃不上热豆腐。

    也就几分钟,周沛芹就回来了,手上端着一碗面条,上面还卧了一个荷包蛋。

    萧晋确实饿了,也不客气,抄起筷子就稀里呼噜的开吃。

    “沛芹姐,待会儿你把小月抱里屋去吧,我以后在小床上睡。”

    “那怎么行?我……”

    萧晋摆摆手打断她道:“实话跟你说吧!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要再跟你睡在一起,肯定会把持不住。”

    周沛芹又低下头,搓着手指说:“本……本来就该我……伺候萧老师你的。”

    “是心甘情愿的伺候吗?”萧晋反问。

    周沛芹咬着嘴唇,不说话了。

    萧晋哈哈一笑,说:“那还是算了吧!我等着你心甘情愿的那一天。”

    周沛芹感激的望了他一眼,起身去把女儿抱进了里屋,再出来时,萧晋又道:“对了,明天早晨你把村里会刺绣的都叫过来,告诉她们,只要是愿意干的,我会先付给她们每人五百订金,七天之后再给五百块。”

    “七天就一千块钱,这么多?”周沛芹因为吃惊,险些把板凳碰翻。

    萧晋得意的冲她眨眨眼,“怎么,害怕了?怕我让乡亲们富裕的太快,你来不及心甘情愿?”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