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三百七十八章 你不如去抢

第三百七十八章 你不如去抢

 
    她竟然想跟我要好处?

    李宗道眼前忍不住发黑,气的脑仁都是一阵的疼,自己的女儿,现在却拿着关乎自己等人性命的东西下落,来跟自己做生意……她便不知晓,若此物当真就此遗失,引发的连带反应,便是他安定王府,也远远无法抵挡吗?

    到那时,若真引发了最恶劣的事态,恐怕连她的性命都要有危险,自己这也是在救她,可她却……却……

    李宗道狠狠的咬着牙,道:“好,说吧,你……你想要什么东西?”

    “钱!”

    李清川道:“一万两!一点都不能少……”

    李宗道深深的看了李清川一眼,道:“好,我答应你。”

    李清川补充道:“我可能没说的很清楚,我的意思是……黄金!”

    “什么?!!!”

    李宗道喝道:“你不如去抢。”

    一万两黄金,十万白银……两三两白银便足够一个四口之家一月过的舒舒服服。

    若换算一下,一两白银起码也折合前世里六百多块的钱财,而一万两黄金,便是整整六千万……李宗道固然身份尊贵,但毕竟没有太多的产业,这笔钱财纵然是对他而言,也可算是一笔巨款!

    他怒道:“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

    “我要这么多钱是为了什么,你还不知道吗?”

    李清川终于怒了,喝道:“我娘亲当年诞下我的时候,便已经伤了元气,当时只要你肯稍稍慈悲一下,她又何止于如今病榻缠绵,更需要丹参续命……我娘下半辈子都离不开丹参,若只是靠我洗衣服的话,怎么攒到足够的钱,而不准备足够的钱财,我又如何维系她的性命!?”

    “你……”

    李宗道顿时无言以对。

    “好好想想吧,是钱重要……还是人重要……你们安定王府林林总总加起来,怕也是有数百口人吧?这么多人的性命,包括你自己的,到底值不值这个价钱,你说的算!”

    “好!我便给你一万两黄金!现在的话,可以告诉我山河社稷图的下落了吧?”

    “先签字画押再说!”

    李清川小心的自怀里取出一张白纸,道:“这是借据,日后你若反悔不给,我便去告你,看你堂堂安定王爷,丢不丢的起这个脸!”

    “你……我这父亲在你眼中,便如此不值得信任吗?”

    “呵呵……你可以选择不画,没人逼你。”

    “你……好,我签!”

    李宗道感觉自己的酒气已经完全的醒了,与其说是被巨大的惊喜给惊醒,倒不如说,是被自己的这个女儿给生生气的。

    他死死咬牙,在那张才已经写好的欠条上签字画押,怒道:“现在的话,你可以告诉我那山河社稷图的下落了吧?”

    “我可没说只要一万两黄金吧?”

    李清川淡淡道:“这只是我的第一个条件而已……”

    “你还有几个条件!?”

    “不多,总共也就三个而已!”

    李清川道:“第二条,我要你取消我娘的奴籍,从今以后,她便是自由身……不必再对任何人卑躬屈膝,包括我的那个以仁善著称的,喜欢给我安排各种各样的工作的大娘!”

    李宗道冷冷道:“你想做嫡出大小姐?!”

    “你未免把我看的也太低了……我的第三个条件便是,日后,我与你,断绝父女关系,再无半点瓜葛!”

    李清川说道:“我告知你山河社稷图的下落,便等于救了你全家的性命……这份恩德比天还大,你不能否认吧?”

    李宗道咬牙道:“是呢……一万两黄金买来的恩德,自然比天还大。”

    “钱是死物,再重要,难道还能比你那两个能干的宝贝儿子还重要吗?”

    李清川道:“不过我这人素来施恩不望报,我虽救了你,却也不想你报答我什么,只盼我们能断绝关系,翌日待我娘身体好些,我便带着她离开王府,去哪里你不必问,反正你也未必在意过那个为你生下女儿的笨蛋女人的性命,日后,咱们相见无期!”

    她轻轻叹息了一声,道:“我真是讨厌你到了极点了,可到底你是我的父亲,若没有你,便没有我……这份恩德却是不得不还,我要你恢复我娘的籍贯,这是你早就该为她做的,我要那一万两黄金,也是看了她这些年为你养育孩子的功劳,才厚颜张口,而如今我救了你全家的性命,只求一个自由身,这不过分吧?”

    “我都答应你,快说,山河社稷图在哪里?!!!”

    李宗道怒喝道:“不要再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耐性了!”

    李清川淡淡笑了笑,道:“山河社稷图在皇宫!”

    “什么……皇宫?!”

    “或者说,在陛下的手里!”

    李清川正色道:“大哥在你的书房里招待御盗宗的人,结果被他们盗了图出去,后来,机缘巧合之下,他们又盗了梵天禅院的三藏法师袈裟,被三藏法师抓住,直接将其打死,而山河社稷图,则被他们当作庆贺陛下生辰的礼物,送了上去!”

    “竟……竟是在陛下手里?这……这怎么可能……”

    “哼,你大可不信,但我是如何知道这个名字的,你难道就不困惑吗?我大哥到现在挨了不下十顿打了,依然不知道自己到底丢了什么东西,若非把握了山河社稷图的下落,我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个名字?”

    李宗道:“……………………………………”

    “糟糕!!!”

    他面色突然变的煞白,惊道:“不好!!!”

    说着,竟然毫不犹豫的转身便跑,向着书房里奔去……脸上神色惊惶无比,看起来,便宛若有恶魔在后面追赶一般!

    李清川的声音犹还在后面遥遥响起,大声道:“记得赶紧把钱给我送来,我娘还等着买药吃呢……”

    “这个逆女,等我日后再来收拾你!”

    李宗道狠狠的回头看了一眼李清川,这个自小便阴阳怪气的女儿,素来不招自己喜欢,如今更是趁着自己落魄落井下石,钱?我自然会给你……只是,你也得有命花才行!

    想着,他冷冷的笑了起来,可想起接下来的事情……

    冷厉的笑容再度转为颓然和惊恐。

    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有办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