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想不到你心性如此凉薄

第三百七十五章 想不到你心性如此凉薄

 
    “哦?难道说十一皇兄还活着么……那可真是可喜可贺了。”

    慕容若想象中,小姑娘拉着自己的衣袖可怜兮兮求饶的画面完全没有出现,甚至于,秦穹仍然是那一脸的淡然,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淡淡道:“不过当年我确实喜欢吴道子真迹,可惜……那时我不过是无忧无虑的小公主,而如今,我已是一心向往武道的秦穹,自然不会再喜欢这等于我武道全无进益之物,所以,你便替我将这宝物交还给他吧。”

    慕容若惊道:“你……这可是你哥哥送你的礼物,你便全不动容吗?”

    “为何动容?”

    秦穹惊奇的看了慕容若一眼,道:“天家无亲,我虽贵为公主,但兄弟姐妹没有二十也有十八,十一皇兄身份固然特殊了些,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可……可他时时刻刻惦记于你,哪怕是被人通缉追杀,都不曾将你稍忘,你……你竟然便是这般态度?”

    慕容若蓦然间心头怒火上涌,喝道:“你心性当真如此凉薄吗?”

    “这便是凉薄吗?事实上,我对十一皇兄的事情还是颇有关注的吧……”

    秦穹道:“我知道他杀了二皇兄,而后被人毁了容貌,之后便销声匿迹,再不见其踪迹,本以为是死了,却不想还活着吗?竟然能在大秦铁骑的重重追捕之下逃出生天,果然人不可貌相,十一皇兄虽不通武学,但确实能常人所不能……”

    “这便是你的感想?”

    慕容若心头怒火越发炽热,想起苏景将这幅画卷交给自己的时候,那满脸满心的期待,想起自己当初与卫恭交手之时,施展极情十剑,勾起他心中情思,让他情不自禁唤出小穹两字时的甜蜜……

    他那般将你放在心中,你却……却这般凉薄……

    纤手握住腰间雪狼剑,真是恨不得便想教训这个……

    “做什么?想对我动手吗?”

    秦穹看了他一眼,道:“你虽拥有入道剑技,但我境界到底高你一层,若真打起来,虽然未必是你的对手,但你短时间内怕是也拿不下我,而若惊动了我师父……到时候,你便必败无疑,何必自取其辱?”

    慕容若冷笑起来,道:“也是呢……似你这等负心薄幸之辈,也配让我动手?总算你有些自知之明,可惜……纵然是教训你,也不该是我……哼,苏兄真是瞎了他的狗眼,才会记挂着你这等……这等……”

    她想说难听的话,可这女人脸皮厚如城墙,自己又怎么说的出来……

    呼吸越发急促,胸脯极速的起伏,最后,也只是怒哼了一声,信手将画卷用力掷在地上,喝道:“总之,他托我将东西赠于你,我东西已经送到,如何处置便随你了,撕了也好,烧了也罢,我建议你最好卖了,画圣真迹,起码能卖个百十万两,够你买很多丹药吃的了,吃死拉倒……”

    说吧,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带着满腔怒火……

    秦穹:“……………………………………”

    她古怪的歪了歪头,心道这话是在骂十一皇兄还是在骂我?

    十一……

    哥哥?

    目光在那画卷之上流连而过,掌心那已被握成碎渣的七叶莲心草掉落在地上……

    她慢慢的起身,弯腰捡起那画卷。

    “画圣……真迹么?”

    她喃喃说道,眼底,浮现涟漪。

    而此时……

    慕容若犹还自愤愤不平,边走边喃喃自语的骂着,怒火早已经炽热到了极致。

    “什么狗屁小穹……什么狗屁妹妹,这种凉薄无比的妹妹,要她做甚?亏我之前还担心她们两人会发生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现在看来,完全是苏兄剃头挑子一头热,这家伙,有眼无珠,身边那么多美人,他就是对他的亲外甥女动心也比对这个女人渣动心强,他就是对我也比……可恨,可恨啊……”

    边走边骂,她不会骂人,翻来覆去都只是负心薄幸,为人凉薄……心知也许确实只是苏兄独自对这位青莲公主青睐有加,而这位青莲公主对苏兄却从来都是这般姿态……

    她忍不住在心头里对苏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起来,心道她对你毫不在意,你又何苦这般讨好于她?简直过分……

    想着,一腔怒火就那么直接转到了苏景的身上。

    一开始还是在骂秦穹,如此便转为骂苏景……

    那怒气冲冲的模样,来的时候,尚且有人查她令牌,可如今回去,竟然反而无人敢于查探,毕竟敢在神炎宗内部如此气势汹汹的,定然是有所依仗,还是不要随便上前招惹的好!

    只是骂着骂着,他脸上神情却又忽的转为犹豫忧愁,心道苏兄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定然是抱着满心的期待,自己却给办砸了……日后,却是如何跟他交代呢?

    看来只能……

    也罢,苏兄交托我两件事情,另外一件事情给他办的爽利点吧……不然的话,岂不是显的自己不用心了?

    想着,慕容若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喃喃自语道:“以后,苏兄的事情可不能再胡乱大包大揽了,他的事情……不好做啊。”

    说着,再度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阿嚏……阿嚏……阿嚏……”

    远在数千里之外。

    正在弯着腰整理地面青石地板的苏景突然难以抑制的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聆月坐在旁边看着,关切道:“舅舅……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许是被烟尘给呛了鼻子吧。”

    苏景挠了挠鼻子……抬头看了眼院中那一片片青石地板,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神色,叹道:“果然是不作不死,自己挖的坑,累死也要填上啊。”

    “活该,谁让你控制不好自己的剑气?”

    曲无忆坐在一旁,手中捧着一本游侠传记小说,边看边撇着苏景,看着他的脸色已经不再如之前那般冷冰,当然,这跟苏景前一天晚上特地找她解释清楚他有一个有着血缘关系的妹妹叫小穹的,完全没有半点关系。

    曲无忆自然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

    只是看着院内那密密麻麻的剑气,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几乎都被削的七零八落,没有半点能看之物……

    她叹息了一声,道:“得亏了我知道你是欢迎我来这里的,不然的话,我才刚来便看到这般狼狈的景象,真的是忍不住要怀疑,这是不是你为了驱赶我出去,故意使的手段。”

    “赶你出去?”

    苏景挑眉,脸上露出了一抹明快笑意,道:“我怎么舍得赶你出去?”

    曲无忆本来平缓的眉头立时皱了起来,是错觉吗?感觉这个混蛋……说话越来越放肆了,总是话里话外的调戏自己,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