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偷袭

第三百六十七章 偷袭

 
    三人进了内屋去了。

    整个长安城却就那么热闹起来,那与月并肩的身影,那漫天挥洒的剑气,到底是剑气,还是流星?竟然连这些亲眼目睹了的人都分不清……

    那人是仙是神?亦或者……莫非是月神下凡不成?

    众百姓都纷纷奔出了自己的家,长安热闹非凡,素无宵禁……自然不禁他们脚步。

    所有人都聚到了一起,各条街道都是热闹喧嚣起来,纷纷议论着自己刚刚见到的神奇景象,明明午夜时分,但竟比白日里还要来的热闹。

    有通晓武学之人,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应该是在长安城内有人交手,但这等神奇无比的异象……此人实力不低也就罢了,这武技威力之强,竟然是自己等人生平仅见!

    便是在各大宗门之内,也甚少见到这般威力强绝的武技吧?

    一时间,整个五姓七望,乃至于皇宫都热切起来,皇室也好,世家也罢,正处在凶险万分的争斗之中,无论哪边,都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倘若能找到那施展此等武技之人,将这神奇无比的武技从他或者她的手中骗过来,岂不是大大的增加了自己等人的胜算?

    当下,所有人都已经下了命令,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今晚与人争斗的这神奇之人!

    只可惜……剑气漫天,又是与月并肩,宛若君临整个长安城,却是让他们也无从找起,到底是哪个地方发生了战斗。

    而其始作俑者苏景可不知晓,他的倾力一击,竟然惊动了整个长安城,当然,若是知道,怕是他也不会在意……现在的他,虽然实力仍然算不上太强,但这一击却足可让他将整个长安城方圆数百丈之内的所有生灵尽数斩杀!

    万神劫,威力绝伦,又岂是泛泛?

    虽然他并不会这样做,但那些想要找到他的人却不知道,而他们见过这一招的风采,怕是绝对不愿见到血流成河的景象。

    如今的他,虽然仍然实力低微,但手里却握上了一颗威力强大无比的核弹,姑且也终于算是有了可以面对唐皇的资本!

    这也是他没有选择离开的原因所在!

    当然,他还不知道,此时整个长安城,都在寻找他的踪迹!

    …………………………………………

    院落并没有静谧太久,已经有两道身影便轻巧的跳了进来。

    两人静静的走到了院落中间,看着脚下那一招之下的残骸……

    之前已有一段岁月痕迹的青石地板,已经在那层层交叠的剑气之下,被刮的残缺不全,上面布着密密麻麻的剑痕,看起来,就仿佛是同时被千万把剑给犁过一般!

    声势惊人。

    这两人,可不就是之前已经离开的三藏和江流么?

    此时的三藏,脸上已经浑不见之前的轻浮,带着难以言喻的凝重,弯腰伸手在那剑痕之上轻轻**了一下,深深吸了口气,叹道:“好可怕的剑气……也就是这小子实力尚弱,倘若他实力再强些,怕是……江流,你说你上次遇到这苏景的时候,他才不过是个炼气一脉的弱逼?”

    “这……师父,弟子可没说苏施主是弱逼……但他当时实力确实微弱,比弟子还要弱了不少!”

    “可他现在,已经超越你了,你这家伙肯定是偷懒了吧?日后,定然要更用心修炼,知道吗?”

    三藏借机训斥了自己的弟子一顿,而后才凝重道:“何以短短时间,这小子进步竟然这么快?这已经不是天赋超群能解释的了……而且刚刚,似乎还感觉到了一股让我讨厌的感觉,是错觉吗?”

    “这个……嘿嘿……”

    江流摸着头傻笑起来,心道师父,不是弟子不想告诉你轮回空间的存在,实在是……里面未必是安全的地方,师父您并无心增强自身实力,弟子又何必坑您呢?

    而此时,三藏仍然在沉思,喃喃道:“这等声势惊天动地的招式,已非寻常先天武技所能展现,这小子怕是在炼气之境,便已经掌握了一门入道武技,唔……不简单的小子啊,江流……”

    “啊,师父,您有什么事吗?”

    “你与这苏景,交情不错,是吧?”

    “这……确实不错,苏施主为人诚恳,弟子很是佩服!”

    三藏无奈的白了江流一眼,心道你口中这个为人诚恳的家伙,可是刚刚才坑了你一把,如果不是你师父我机智,怕是这会儿你被人卖了犹不自知。

    他叹道:“那便与其交好吧……日后,若为师不在了,免的你连个能当靠山的人都没有,这小子日后定然非池中之物,现在交好,也算是变相投资了。”

    “师父……弟子并不曾对苏施主抱有功利之心,而且……师父……”

    江流惊奇的看着三藏,道:“听您的话,似乎是在托孤一样,莫非您寿元已近,将登极乐世界?!”

    说着,他瞬间大喜,开心道:“恭喜师父贺喜师父,师父终于修得正果,将登西方极乐世界……”

    “放屁!”

    三藏顿时勃然大怒,狠狠一拳捶在了自己这单纯的过分的弟子头上,怒道:“为师什么时候说要死了?那家伙虽然早晚会找到我的头上,但他不踏出那一层境界,就算佛爷我打不过他,他也别想杀了我……哼哼哼哼,你这逆徒,难道不知道为师死了你就再也见不到为师了吗?竟然还高兴……记得,为师如果真死了,你非得哭上三天三夜,为为师哀悼啊呸呸呸……为师被你给带到沟里去了,为师才不会死,明白吗?!”

    说着,他哼了一声,怒道:“算了,跟你这傻徒弟认真是我的错,走吧,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了……哼,苏景这小子,打起来确实潇洒,刚刚那什么剑招,确实很帅,可惜……明天,这地板我看你怎么办,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撅着屁股修地板吧!”

    话音才刚落下,正准备招呼自己的笨蛋徒弟离开,他却已经忍不住怪叫了一声,脸上蓦然露出了惊奇神色。

    只因为一道隐秘无比的杀气,已经直接自黑暗中现身,直迫他脖颈而来,距离他的喉咙已经近在咫尺!

    虽然远不如之前的万神劫那般杀气四溢凛然,但这股杀气却更为阴冷,宛若夺命的死神般……下手没有半点犹豫和迟疑!

    “师父!!!”

    江流忍不住惊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