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三百六十四章 这装逼境界已是极高了

第三百六十四章 这装逼境界已是极高了

 
    从三藏和江流出现后,聆月就一直没有说话,直到他们离开,她这才站到了苏景的边上,问道:“舅舅……我们的心思被那三藏发现了?”

    苏景点了点头,突然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

    “怎么了?舅舅你笑什么?”

    “我笑自己是不是有点太神经质了。”

    苏景叹道:“这山河社稷图实在是太过敏感,我想隐藏自己,并无不可,但现在回头想想,如果我得到的是一件无伤大雅的宝物的话,说不定,仍然会想尽办法隐藏自己的存在,让别人替我去出头露面……”

    聆月好奇道:“为什么?”

    “因为已经习惯隐藏自己了吗?”

    苏景心道看来在阿房宫中多年的生活,加上那一年多的逃亡生涯,让自己已经习惯了隐身于黑暗之中,反而不适应踏上前台了吗?

    害怕被秦国发现?

    不……现在自己眉目已经长开,当年的通缉图,便是拿到自己面前对比,恐怕也仅仅只能得到这两个人长的挺像的嘛这个结论。

    其实……我完全可以大庭广众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我是苏景,楚南已经死了,我完全不必担忧会有人发现我的身份。

    除了那个叫萌萌的姑娘?

    现在想想,确实……自己是楚国世子,但身份地位与皇子无异,而襄桓更是楚国守护神,他让自己来大唐找的人,不可能是一个山野村姑,定然也是极有身份之人。

    说不得就是郡主或者公主,亦或者五姓七望之一的大家闺秀……

    可襄桓会把传承留在这么一个女子的手中吗?

    罢了,先见到再说。

    而此时,聆月犹还在担忧的问道:“那舅舅,唐皇已经知道咱们的存在了,咱们要不要再离开大唐呢?”

    “不必,大大方方的便是,咱们又不是通缉犯,为什么要隐藏自己?”

    苏景微笑起来,道:“聆月。”

    “嗯,舅舅?”

    “帮我把剑典拿出来……我要好好的看一看。”

    苏景微笑道:“那李修缘身份怕是不简单,他手中的这剑典,更是不简单。”

    旁的不说,之前,这剑典之上,只是记载一些简单的内容,但随着自己进入了炼精化气之境,里面的内容竟然直接便尽数变了……如果说之前只是一些修炼灵识,锻炼心神的法门和一些小巧的攻击手法,那么现在,便已经更进一步,里面诸如掌心雷法、控水之术,阵法之道,以及炼器之法等等等等……内容丰富了何止十倍。

    是因为我的道修修为增加了,所以书的内容也随之增多吗?

    那么日后我的道修修为若再增加的话,岂不是……还会再度增多?

    修……

    似乎隐隐约约的,听筱竹说起过,修字辈的话,从辈分来论,还是她的长辈。

    那个李修缘年纪轻轻,辈份看起来却高的出奇,应该不简单。

    想着,苏景接过了聆月从屋内取出的剑典,就那么悠然的坐在了藤椅上,慢慢的翻看了起来,而聆月又乖巧的奉上了一杯香茗。

    他就那么一边慢慢的喝着,一边看着……动作极尽悠然之能事。

    暗处,却有惊奇声响起,喃喃道:“剑典?”

    江流困惑道:“师父你听说过剑典吗?”

    “只在传闻中听说过,但素来未见……阴阳道宗虽然在我大乾风生水起,但在秦国之内,却似乎只是百家之一的道家附庸,而其纵然实力已经胜过道家,却之所以仍只能沦为附庸,无法反客为主,便是因为一本名为剑典的奇书,但后来听说道家被灭,那本奇书也就消失了,莫非是在这小子的手里?!”

    说着,三藏自己也忍不住失笑,“怎么可能,道家虽然被灭,但仍有弟子流传于后世,道家掌门道元更是老谋深算,怎么可能会不安排好传承之事?更何况这书就算落到了这苏景的手里,他一介粗鲁武修,怎么可能看的懂……哼,这小子……果然会装,太会装了。”

    “师父你什么意思?”

    “就那个意思。”

    三藏愤愤不平道:“你看这苏景的做派?于深夜静坐于院中,品着香茗看着书,身边更有红袖添香……额,虽然红袖还小了点儿,书也可能只是摆设,但这种静静等待敌人到来的做派,简直太……太……能装了!”

    他有点羡慕,道:“下次老僧的敌人找来的时候,老僧定然也要如此做,非如此不足以显现出老僧的风采!”

    “可师父……我们两个为什么要待在这里看他呢?”

    江流扒在砖墙上,小心的隐藏着自己的形迹,困惑道:“不是说要走吗?躲在这里……看什么?”

    “能看什么?当然是看看这苏小子的底了。”

    三藏道:“刚刚你也看到那两个家伙了吧,我猜他们就是冲这苏景来的……气势汹汹,怕是来者不善啊,而且其实力不俗,倒是正好看看苏景的实力!”

    “什么?这些人是找苏施主的?那我赶紧去告诉他们……”

    “慢着慢着,你没看出来这苏小子已经有所察觉了吗?哼……倒是装模作样的。”

    三藏有点吃味的看着苏景,年轻俊秀,神采斐然,再加上这一番装腔作势的模样,简直……就好像一张唯美的画卷一般。

    聆月看着皓月当空,天色已晚,她问道:“舅舅……你还不休息吗?”

    “嗯,不休息了。”

    苏景叹道:“本来的话,想着今日的话,无忆怎么也该到了,却不知她怎么还不露面,不过也真是意外之喜了,没等到她,却等到了另外一波人。”

    “人?什么人?”

    “勉强也算是客人吧,只可惜,客无好客,此时正是月黑风高天,杀人放火夜啊。”

    苏景脸上露出了一个莞尔的笑容,嘴唇微挑,道:“来了。”

    “什……什么?”

    聆月一怔,看向了那深邃的夜空。

    而苏景话音才刚落下。

    两道身影如鬼魅般跃上了墙头,而后跳了下来。

    才刚落地!

    见得院中景致,那两道身影同时忍不住怔了,怔怔的看着那正坐在院中手捧古卷的苏景,眼底露出困惑之意!

    而苏景同样一惊,本来胜券在握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错愕神色,惊道:“怎……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