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三百四十章 我说我是手滑你信吗?

第三百四十章 我说我是手滑你信吗?

 
    “哼,我还道是那老毒物来了我这桃花岛之上,却不曾想……竟然是一群喽啰!”

    看着那架船闯进桃花岛,而后陷入自己阵法之内的那十余名江湖中人,其中也不乏武林好手……但跟欧阳锋比起来,却要弱了太多太多。

    “当真可笑,如此,我要杀你们,甚至都不需要亲自动手,只消困着你们,直接便……大胆!!!”

    黄药师瞬间大怒,却是这些人眼见冲不出这看起来诡异无比的桃花林,其中一名武林中人,竟然从怀中取出了火折子,胆大包天,意图放火烧林。

    这汇聚了他半生心血的桃花林,如何能容忍这些人烧毁?

    当下愤怒的爆喝一声,纵然怀中抱着孩子,仍然动作迅捷轻盈,喝道:“宵小拿命来!”

    眼见有人出现,那些武林中人不惊反喜,一个个欣喜的大叫起来!

    “有人来了,抓住他,逼问梅超风他们的下落!”

    “正愁走不出这鬼林子,就有人为咱们带路了,抓活的。”

    “还带着个小的过来……哈哈哈哈,看来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

    那一众武林高手,一个个都哈哈大笑起来,华山论剑已是数年之前,谁能想象的到在这鸟不拉屎的小岛之上,竟然住着当今武林中武功最高的人之一呢?

    当下便欲擒下他逼问梅超风的下落,而黄药师听的这些人的声音,却心头一痛,知晓这些人定然是追着自己的弟子来的,梅超风之前说她是被整个武林追杀着逃到这桃花岛之上,看来并未说谎。

    只是纵然是叛徒,那也是自己的弟子,如今她既诚心忏悔,自己自然也当为其着想,这些敌人们,便将他们悉数送下去见她吧!

    想着,伸出的手陡然成爪!

    正扣走了冲在最前那人的额头之上……

    “死吧!”

    虽不会九阴白骨爪,但黄药师功力之深,远远胜过梅超风,用力一握,那人顿时脑浆迸裂而死!

    “他也会九阴白骨爪,是梅超风的同党!”

    “抓住他!”

    “哈哈哈哈……今日里,我黄药师要大开杀戒了!”

    接连知晓自己几个弟子的死讯,更亲眼目睹那个素来被自己疼爱的女弟子自绝于自己面前,一腔悲愤无处宣泄,黄药师眼有人袭上自己的桃花岛,反而开心的哈哈大笑。

    冲入人群之中。

    虽然怀中抱着一个婴孩,但他武功之高,远远胜过这些寻常武者,出手便要人命,掌、拳、爪、指……任意招式皆是信手拈来,甚至于连拿手的功夫都没用,周边便已经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瞬间,落英缤纷的桃花瓣中,添加了一抹鲜红的颜色!

    这些武林中人一直都遥遥的吊在梅超风的身后,他们中间,也许有轮回者的存在,也许没有,但无论有没有,在满腔杀心的黄药师手下,这些人的命运都已经被注定了!

    “好厉害!”

    远处……

    遥遥看着这边的丘处机眼底有庆幸神色浮现,道:“这黄岛主的武功竟然高到这般地步,欧阳锋与之齐名,想来也不会逊色太多,如此说来,幸亏他之前被师父他老人家给破了蛤蟆功,不然的话,纵然我等联手,恐怕也无幸理了!”

    慕容若轻叹道:“可惜那欧阳锋没有追上来,否则今日里,怕是要吃亏了,他瞎了一只眼睛,视野定然受限,就算黄药师抱着个孩子,也是各有不便,可他武功却已经不如黄药师了。”

    “多亏了他没来!”

    曲无忆窝在苏景怀里,这么长时间以来,她基本上也习惯了被苏景抱着,甚至于还挑了个舒服的姿势……

    说的话,却让苏景一阵莞尔,这个记仇的小丫头。

    而就在这眨眼间。

    下方十余名江湖中人,已经尽数尸横就里,无一存活。

    “哼,一群废物,也敢上我这桃花岛来?”

    黄药师杀了许多人,一袭青衫却依旧飘飘,不沾半点血迹,甚至于连怀中的婴儿都因为他的动作实在太过轻柔而未曾醒来,依然沉沉睡着。

    注意到旁边的视线……

    他纵身施展轻功跃了过来,道:“我那两个弟子,已然下葬了?”

    “正是!”

    苏景叹道:“可惜陈兄和梅大姐都是身无长物,九阴真经,确实不在他们身上。”

    “这也是天意,让我与九阴真经无缘!”

    黄药师刚刚亲眼看到苏景从陈玄风的怀里掏出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自然不会怀疑,而他如今,也已经对九阴真经没有太大的兴趣,他真正在意的是……

    “你刚刚说阿衡和你们……”

    “对了黄岛主,在下还有一事相求!”

    黄药师皱眉,对自己被打断话颇为不快,道:“什么事?”

    “是这位丘道长,乃是全真教的长春子,此番前来,是听闻全真教周伯通正被囚禁在这桃花岛之上,所以想要来见上一见,而我听闻周伯通乃是王重阳的师弟,实际上却是其亲自传授的武功,所以,想着王重阳真人素来针对欧阳锋颇有研究,而我这位女伴曲无忆,正中了欧阳锋的蛇毒,所以也想见见他,问他是否有解毒之法!”

    “什么?!姓曲?”

    黄药师顿时面色微变,随即反应过来时间似乎对不上。

    可曲这个姓本就极其罕见,怎么这么巧就……

    曲无忆白了苏景一眼,对他的暗示很是不满,道:“黄岛主不必误会,我这个曲和曲灵风的曲可是没有半点关系……我之前压根就不认识他。”

    苏景笑道:“是……是,不认识不认识,无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去见吧!”

    黄药师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道:“他便在远处的一个山洞里住着,只是纵然你们见他,他昔日所立下的誓言,却是不可违背,而这位小姑娘所中之毒,若周伯通无药可解,你们可来寻我,我也许会有办法也说不定!”

    “那是自然!”

    苏景微笑,手微不可查的在曲无忆的大~腿上掐了一记,显然,对她竟然当众拆自己的台颇感不满,可掐完就后悔了,入手滑腻,手感细致柔~软,简直……自己虽然本意是想惩罚她,但这么好的手感,她会不会误会我在占她便宜?

    低头看去,果然看到了一双愤怒的眼睛。

    曲无忆双眼直欲冒火……

    苏景:“我说我是手滑了,你信吗?”

    “你说呢?”

    曲无忆冷冷道:“你该庆幸我现在没办法动手,不然的话,心意双环绝对早就扣到你的脖子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