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二百九十二章 挨打都不知道为什么

第二百九十二章 挨打都不知道为什么

 
    “娘,这是我给您熬的丹参汤,您喝几口吧,补补身子,大夫说了,这对您的身体特别有好处。”

    面容清秀的少女,小心的捧着一碗热汤,侍奉着躺在病榻之上的虚弱妇人坐起了身子,满脸关心神色,用银勺舀了一勺汤,吹了吹,慢慢的送入了她的口中。

    那妇人配合着抬起头,她身体似乎极其虚弱,喝几口便忍不住低低咳嗽几声。

    待得一碗汤喝完。

    已经是累的一头大汗,只是到底丹参汤颇有效果,她的脸色却好看了不少,被服侍着躺倒在床上,而后那少女又帮她按摩起了四肢,动作极其纯熟,看来经常这般做,而累的额头沁汗之余,她还不忘和自己的母亲说些话儿解闷。

    “娘,今日里,那家伙又把大哥吊起来抽了。”

    “是吗?看来你大哥又闯祸了,能将老爷气成这样,看来他这回闯的祸事不小。”

    那妇人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可惜,你若能将你的懂事体己分你大哥一半,怕是你父亲都要乐疯了!”

    少女脸上带上了几分不屑神色,道:“我的懂事,为什么要分他?那家伙每日里赏赐他那么多珍宝奇物,也没见他给我点,如果能多吃点药的话,娘您的身体早就康复了,至于这么缠~绵病榻的……”

    妇人叹道:“清川你就是性格太要强了,不然,你父亲何至于对你这么冷淡?”

    “我也不稀罕他的亲近。”

    少女脸上露出了几分不屑,看起来,哪里有之前面对苏景和慕容若时候的淡然。

    李清川,之前曾经和苏景等人有过一次短暂合作的少女,她似乎并不欲在这方面多聊,转而变换了话题,轻笑道:“不过说起来,这回大哥到底犯了什么事儿,我倒是还知道一二。”

    “犯了什么事?”

    “大哥这人最爱装腔作势,那家伙在他的书房里放了那么多珍贵之物,连带着大哥也喜欢趁着那家伙不在,在他的书房里玩乐……前两日,我亲眼看到他的属下带着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进了那家伙的书房!”

    李清川吃吃的笑了起来,幸灾乐祸道:“那个贼眉鼠眼的家伙,可是御盗宗之人,御盗宗素来号称贼不走空,大哥把他带进了那家伙的书房,岂不是相当于把老鼠带进了无人的厨房?那还不是敞开了怀吃?”

    她嘴角露出了轻蔑的笑容,道:“就算那家伙真正宝贵的东西都藏在隐秘的机关暗格里,可御盗宗最为擅长便是机关之术,看来是趁大哥不注意,偷偷摸走了那家伙真正宝贵的东西了,可笑大哥竟然还懵懂无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我还偷偷躲在角落里偷听了一阵子,大哥被打的哭叫的那叫一个凄惨,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看来,他平日里从书房里拿的东西太多,连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自己拿的了,这回,连带着大娘也跟着跪在那里哭,可那家伙一点留情的意思都没有,看着真解气。”

    妇人脸上露出了不快神色,道:“看的很有意思?”

    “嘻嘻……母子俩抱头痛哭,难道不好看吗?”

    李清川不满的撅起了嘴,道:“我知道娘您又要说什么一家人不该幸灾乐祸之类的,但娘你就是不会争,所以才会落到这个地步……”

    “唉……若你是个男儿,我说不得也要去争一争的,可谁让你不争气,偏偏是个女儿家呢?想想就生气……可一看你这么体己的照顾我,我又突然觉得庆幸是个女儿真好……”

    妇人叹息了一声,道:“罢了,你还是去帮帮你大哥吧,旁的不说,最起码你若帮他说了话,日后,你在这里的日子,也能好过些,就算为了你娘了……”

    “也是,虽然不知道那家伙丢了什么东西,但若我帮他寻回来的话,最起码,日后娘您的药总该是有了吧。”

    李清川眼睛一亮,动作突然快了几分,匆匆忙忙的帮妇人按了几下完事,道:“娘,女儿出去一下,还有,你可别忘了吃药哦。”

    说着,扶着那妇人休息,然后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

    “唉……这孩子……”

    妇人脸上露出了慈爱神色,喃喃道:“以前也恨你为何不是男儿身,可现在看你大哥二哥的样子,再看看你,我却突然觉得,是个女儿真好啊,只可惜……却生活在了这么个地方,可怜的孩子啊,都是娘连累了你,让你空有高飞之志,却只能窝在这么个地方。”

    她轻轻叹息了几声,把手伸到了枕头下面,轻轻摸索出了一壶药,倒出一粒,然后含进嘴里咽下去。

    而此时……

    大厅外的练武场上!

    一名满脸长须,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正满脸怒气重重,手中持着一根满是棱节的皮鞭,沾着盐水,狠狠的在那被吊起来的男子身上抽打。

    啪~啪~啪的响声不绝于耳,连带着凄厉的惨叫。

    之前面对铁心狂的时候尚且还满是高高在上神态的俊逸男子,此时却如鸡仔一般惨叫不绝,穿着的绫罗绸缎早已经被打的褴褛不堪,身上满是血痕密布,看起来,是当真下了狠心了。

    而在那男子的脚下……

    还有一名华服宫装妇人死死的抱着那中年男子,大声哭喊着哀求。

    可中年男子却理也不理,只是狠狠的抽打着自己这不争气的儿子,良久之后,低头看了眼哀求不绝的妇人,怒道:“慈母多败儿,都是你,惹的我李府有今日之祸!”

    说着,狠狠一教把她踹开,大喝道:“逆子,还不老实交代,你把东西弄去了哪里?!”

    “我……我说,我这就说!我把东西都送去了长安东市的永安当去了!”

    李家长子李景仁,今天仍然在很尽责的给自己的父亲闯祸中……

    “胡说八道!我已经派人到永安当去问了,根本没有我要找的东西!”

    “可我从您书房里偷的东西都送去了那里啊!”

    李景仁哭嚎的更大声了。

    “父亲,我可以保证,大哥并没有说谎!”

    在旁边,一名相貌与李景仁有三分相似的年轻男子上前一步,满脸不忍神态,道:“父亲,儿子可以保证,大哥除了跟那些朋友们赌钱输了抵押的东西之外,其他但凡偷了您书房的东西,都会送去永安当的,大哥他并没有说谎,所以,父亲,手下留情啊。”

    “还有抵押给旁人的?”

    看似说情,反而是火上浇油了!

    李宗道大为光火,喝道:“快说,都给了谁了!”

    “那么多东西……我我我哪里记的清啊……”

    李景仁这回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逆子……你到底偷了我多少东西?!”

    李宗道气的手都哆嗦了。

    而在暗处。

    一名相貌清秀的少女脸上露出了冷笑,喃喃自语道:“蠢货,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因为什么犯了错吗?”